快訊

曾沛慈突中斷演出 哭到唱不下去驚曝:想轉行了

獨/星卉打3劑疫苗出現後遺症 停經10個月憂提早更年期

強尼戴普告安柏赫德誹謗 脫線焦點成熱議話題

2022-05-27 15:54 中央社 華盛頓26日綜合外電報導
0
好萊塢知名男星強尼戴普對前妻安柏赫德提告誹謗。美聯社

「神鬼奇航」男星強尼戴普與前妻安柏赫德為誹謗一事走上法庭,法律攻防戰中除揭露兩人火爆的過去,還意外出現軟糖、馬芬等引發網友熱議的焦點。

兩人離婚後互告對方誹謗的官司是4月11日展開,現已進入最後階段,5月27日言詞辯論。

58歲的強尼戴普(Johnny Depp)與36歲安柏赫德(Amber Heard)的婚姻2017年正式結束。但男方之所以提告,是因女方2018年12月投書「華盛頓郵報」撰寫自己慘遭家暴經歷,文中她未指名道姓,但強尼戴普控告她影射自己是家暴男,求償5000萬美元。

女方隨後提出反訴,指控強尼戴普稱她騙子是污衊,並稱遭到強尼戴普「嚴重肢體暴力與虐待」,求償1億美元。

維吉尼亞州費法克斯郡巡迴法院(Fairfax County Circuit Court)審理期間,兩人均提出讓外界目瞪口呆的證據與證詞,包括安柏赫德控遭強尼戴普酒瓶性侵,他還在牆上寫「血書」;強尼戴普則指控安柏赫德在床上拉屎。

新聞週刊(Newsweek)和美國娛樂網站「娛樂線上」(Eonline)等多家外媒整理出這場攻防戰中,引發網友熱議的焦點:

強尼戴普在法庭上塗鴉 自備小熊軟糖

4月27日,有網友看到強尼戴普在便條紙上塗鴉,不久後他把便條紙遞給身旁辯護律師,辯護律師甚至認真地戴上眼鏡仔細看,微笑對他點點頭。

也有眼尖網友發現,演出過「巧克力冒險工廠」的強尼戴普開庭時會準備小熊軟糖,甚至還會和其他人分享。

女方律師鬼打牆 竟反對自己的提問

安柏赫德的律師納德爾哈夫特(Adam Nadelhaft)一次自打嘴巴的失誤,讓強尼戴普笑出聲。犯罪與法律頻道(Crime and Law)發布的影片顯示,納德爾哈夫特向強尼戴普的澳洲豪宅管理人金恩(Ben King)詰問2015年導致強尼戴普手指被切斷的事件。

他問金恩:「3月8日時,你不知道戴普先生手傷的原因,對嗎?」金恩開口回答,但講到一半突然被納德爾哈夫特打斷:「反對,這是傳聞。」

此時法官提醒納德爾哈夫特:「且慢,這是你自己的提問。」他愣了一下,尷尬地請證人繼續說下去。一旁的強尼戴普聽到對方律師大喊「反對」時,忍不住笑了出來,跟旁邊的律師交頭接耳。

女方律師緊咬馬芬蛋糕不放

臨床和法庭心理學者柯瑞(Shannon Curry)是強尼戴普法律團隊聘請的專家證人,執業15年的她告訴陪審團,她認為安柏赫德有邊緣型人格障礙(BPD)時,引發譁然。

但安柏赫德的律師卻緊抓著一個細節不放:馬芬蛋糕。

柯瑞提到,為安柏赫德做心理評估那天因為快遲到,所以她請丈夫去烘焙店幫忙買馬芬;安柏赫德的律師卻想證明柯瑞這麼做別有目的,藉此打擊證人信用。

由於安柏赫德的律師不肯對馬芬的議題罷休,柯瑞沒好氣回答說:「我可以澄清一下事情經過,這樣我們就可以停止談論馬芬了嗎?」

柯瑞解釋說她常帶馬芬到辦公室,因丈夫「把馬芬帶回家,我把它們拿進辦公室。安柏赫德小姐和我一起享用馬芬。我想我當時對她(安柏赫德)說『我老公今天幫我們買了這些馬芬』,意思是我丈夫付錢買了馬芬,因為有他,我們現在才有這樣的口福」。

私處遭公審 強尼戴普笑到趴桌

「戴普先生有在公寓門口小便嗎?」這是強尼戴普的保鑣康諾里(Malcolm Connolly)被安柏赫德律師團問到的尷尬問題,引發強尼戴普當場皺眉。保鑣斬釘截鐵否認後,沒想到律師卻接著問:「戴普先生有掏出他的陰莖,對嗎?」讓一旁的強尼戴普搖頭苦笑。

沒想到前保鑣卻回答:「如果我有看到戴普先生的陰莖,我應該會記得吧!」超荒謬的問答讓法庭爆出笑聲,就連強尼戴普都憋不住,當場趴在桌上狂笑到顫抖。

犀利攻防 男方王牌女律師爆紅

強尼戴普的王牌女律師瓦斯蓋茲(Camille Vasquez)5月18日滴水不漏的防守,讓坐上證人席的安柏赫德根本說不出話來。這段剪輯成2分鐘的影片數天內就在TikTok吸引超過2700萬人次點閱。

安柏赫德的律師當天請被告陳述鼻子遭強尼戴普打斷的細節時,瓦斯蓋茲立即提出抗議:「反對!這是無依據的傳言。」

安柏赫德的律師接下來一連串問題都遭瓦斯蓋茲擋下,安柏的辯護律師一度結巴,場面尷尬,坐在證人席的安柏赫德也從頭到尾沒有發言的機會。

瓦斯蓋茲10分鐘內提出12次的異議,讓安柏赫德的律師無力招架,直說「我在努力…我在努力了」。

馬龍白蘭度不是死了嗎?精神科醫師作證反覆無常

研究親密伴侶暴力的精神科醫師兼專家史匹格(David Spiegel)5月23日在證人席上稱,強尼戴普拍戲時記不住台詞,得靠耳機提詞,是毒癮引發健康下滑的跡象。

強尼的律師則反駁,過去與強尼拍過「這個男人有點色」(Don Juan DeMarco)的已故演員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在拍戲的時候也使用耳機輔助。

史匹格聽到這番話不解的問「他不是死了嗎?」強尼的律師回應說,「我用的是過去式。」史匹格才突然驚覺自己會錯意,並承認自己不懂演戲,說如果用耳機提詞是演藝界普遍的做法,「那我道歉,是我搞錯了」。

史匹格多次證詞反覆無常,甚至有時上一秒才剛說完,再被問時又立刻改口說「對不起,剛剛是我說錯」;被律師問道「你要推翻你上一秒剛做的證言嗎」。有時面對強尼戴普律師的問題,他還轉頭問法官「我需要回答這題嗎?」完全狀況外的表現讓強尼戴普憋笑到低頭抖動。

更多新聞報導

最新文章

裘莉送養女上大學 感動放話:忍住眼淚不哭!

裘莉送養女上大學 感動放話:忍住眼淚不哭!

「閃電俠」一再觸法 電影遭連累 恐和蝙蝠女孩一樣被砍

「閃電俠」一再觸法 電影遭連累 恐和蝙蝠女孩一樣被砍

「民雄鬼屋」打造3D建模楊謹華頭顱 老公竟想帶回家

「民雄鬼屋」打造3D建模楊謹華頭顱 老公竟想帶回家

鄭雨盛買票力挺「獵首密令」 竟成糖果小偷?

鄭雨盛買票力挺「獵首密令」 竟成糖果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