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變傳言報導滿天飛 福原愛忍不住吐心聲

雀雀/《今際之國的闖關者》與《Sweet Home》神呼應2020的末日寓言

日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10日上線後,在全球引爆熱議,24日宣布確定會製作第2季
日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10日上線後,在全球引爆熱議,24日宣布確定會製作第2季,主角山崎賢人(左)、土屋太鳳(右)再度演出。Netflix提供
2020-12-26 17:00聯合報 雀雀

若你曾體驗過被淹沒在東京澀谷人群裡的感覺,那麼觀看《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就免不了會被這部日劇所驚豔──劇中主角群在開演的第一刻鐘就突然置身於空無一人的澀谷街頭,那畫面霎時讓人了解到,原來「留白」也是一種戲劇的浩大場景呈現。

也跟呼應時事有關: 2020 年最魔幻寫實的全球性現象,便是疫情讓總是充滿人潮的國際各大都市街道突然出現了被清空的可能。而這樣的故事情景,當初在 2010 年的原著漫畫上面被創作出來時,此名場面還因此被認為是「最難翻拍成真人版戲劇」的 IP 之一。而如今這個不可能任務,卻神奇地被拍出來了。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二季製作確認。圖/Netflix提供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二季製作確認。圖/Netflix提供

每集發展一個闖關事件、敘事節奏不拖沓,限時的生存遊戲時而燒腦、時而傷身,有時還會考驗人心,端看關卡的撲克牌花色而定。而這些攸關角色群生死與否、幾乎每集都有人領便當的重口味情節,強化了日本戲劇的生猛度,也是讓人眼睛一亮之處。

既然《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是漫改作品,就會維持多數日本漫畫的勵志敘事傳統,意即平凡甚至魯蛇型主角最終都會變得卓越而閃亮。

在冒險過程中,山崎賢人所飾演的男主角「有栖」重新尋找到自身存在價值、與他不可被取代的獨特性。你本來以為他就只是個臭宅男,誰知道他竟比金田一和柯南更有發展潛力,每過一個關卡就能看見他的進化!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二季製作確認。圖/Netflix提供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二季製作確認。圖/Netflix提供

不只男主角,所有進入到「今際之國」的角色,都帶有濃濃被社會否定乃至遺棄的人設質地:包括主演《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黑澤」一角而大紅的町田啟太(劇中他以高反差的暴力混混角色形象示人而讓劇迷跌破眼鏡,同時更讓人肯定他的演技)、同樣飾演男主角好友的平庸社畜,以及為求高昇而走偏門的 OL ,乃至於第一季末驚爆與家庭斷絕關係的變性人身世...... 一個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其背後皆有著令人不忍卒讀卻又動人的故事作映襯。這些角色都豐富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文本內涵,讓全劇不只停留在單純追趕跑跳碰的冒險動作懸疑劇集檔次,而具有更形而上的批判意識。

說到底這齣劇集就是針對亞洲文化乃至功利世界在瘋狂追求全球化後、質疑過度單一崇尚某些特定價值體系的群眾思維,控訴多數暴力忽略包容多元的必須性、甚至社會 無法友善對待被戴上失敗標籤的「邊緣人」的議題宣揚之集成。《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就是專屬於這些就算有特殊才華也不被認可之人的「反撲遊戲」,只是這遊戲殘酷太多了,參賽者唯一能梭哈的只有自己的性命。

日本漫畫永恆不變的唯一信念就是,主角群永遠都能堅持人類靈魂的可貴在於死到臨頭也要堅持善良的勇氣,這也是末日劇型最能淨化人心的重點關鍵篇章,總能潛移默化成為受眾群想要好好活下去的心意。

事實上,《今際之國的闖關者》與網飛隔壁台現正熱播的韓國活屍劇《Sweet Home》頗有異曲同工,角色群生命背後的問題一大堆,不爭氣的人生和不夠光彩的履歷成了各個人物內心中不可說的致命傷痛,社會嫌棄他們爛泥扶不上牆,泥娃娃們卻在臨死之前也要爭得最後一口氣捍衛僅剩的生存權益。

「Sweet Home」。圖/Netflix提供
「Sweet Home」。圖/Netflix提供

最有趣的莫過於當一切的苦難無法被歸咎為「來自上天對人類的考驗」之後,戲裡角色和戲外觀眾終於明白:原來真正玩弄大家的,是體制太僵硬、是文明有惡垢,是人性更險惡。人類最大的敵人永遠是人類,在 2020 歷經了最有末日既視感的我們,不如把《今際之國的闖關者》這一場華麗的戰鬥當作一份提醒,而它也的確是部值得你我一看的勸世好戲。

「Sweet Home」。圖/Netflix提供
「Sweet Home」。圖/Netflix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吳孟達 周星馳 福原愛 江宏傑 周潤發 王祖賢 楚留香 孫協志 葉全真 趙小僑 罔腰 Angelababy 釋小龍 張衛健 飢餓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