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光平/在變化中找進化 鄭宜農的奮力破繭

2022-05-23 00:08 聯合報 左光平(音樂人)
0
鄭宜農。圖/火氣音樂提供

今年的大港開唱我幾乎待了足足兩天,在整個場域裡或坐或站,或醒或微醺地恣意看演出,坦白說整個演出看完的不多,其中一個就是鄭宜農尤其她的前作「給天王星」更是我個人心中覺得當年度被低估的一份音樂成就。

「水逆」專輯簡而言之講的是「溝通」。先講聲音,鄭宜農這次和製作人Chunho合作,聲音上的相位、聲響與音量都和過去的作品相比更有靈活度,細節也多。配唱製作人何欣穗也做了適切的拿捏,「親愛的」一曲Vocal與編曲表現精采,我在還沒看資料的時候某次聊天得知她為了要做這張專輯,在聲韻上找了很多指導老師加入,反覆修正倒音或咬字問題,倒是讓我相當敬佩。

「人如何學會語言」以作家吳明益的「苦雨之地」第二篇內容取材入歌,我們學的是「語」還是「言」?說的是「字」還是「話」?這首歌言簡意賅,可以是解答,也可以是困境。有阿爆的地方,大部分的音樂就有了律動,「或許就變成書裡的風景」流暢地轉換了三種語言,尾聲編曲轉向續駛後不著痕跡緊接末曲「無人看見的所在」,以舒緩的電吉他聲響作結,事實上我常在鄭宜農的音樂裡聽見強大的能量,但是她本人有時卻會有一種奇妙的不自信,我暫時歸類為有一種創作人是這樣的,社交不太入世也不是壞事,我深信有些人是需要很確定很多事之後才能放心的。

「做風颱」似乎讓我看見她和奶奶坐在我面前對話,除了感動之外對我來說更有點浪漫,好像燭光遇到再大的風都不會被吹熄,有些堅強其實是流動的,在某種頻率當中。「新世紀的女兒」除了懷抱夢想,更拉高理想高度,很多事情不是得到或失去了什麼,而是我們選擇相信了什麼,或許成功有時只是信任問題。

很多時候,會不會我們就卡在那個「本來以為」會是怎麼樣,而只能這樣了呢?這張專輯如果你願意理解,或許會得到一種對自我勇氣的反饋,而且非常強大。鄭宜農走到這裡是足夠整理狀態再前進的時刻,從她作品中的堅定,已經完完全全可以感覺得到。

最新文章

懷舊片/湯姆克魯斯「死對頭」是這位名導 今年還要鬥

懷舊片/湯姆克魯斯「死對頭」是這位名導 今年還要鬥

潘光中/《月升滄海》無縫接檔《星漢燦爛》 古偶劇文藝復興期來到?

潘光中/《月升滄海》無縫接檔《星漢燦爛》 古偶劇文藝復興期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