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酸民逼哭炎亞綸 「地質學家」嘲諷萬箭穿心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2018-10-11 15:19聯合報 記者梅衍儂╱即時報導

恨意能支撐一個人多久?炎亞綸遍體鱗傷,把復仇當拐杖,一步步走到現在,為什麼要進演藝圈?他淡淡笑著:「我要報復。」

沒接觸過炎亞綸的人大多怕他,實在是因為不知道他的地雷在哪,一個誤觸就死無全屍。就像他的超級好朋友鬼鬼,在媒體上開玩笑說「這也要問我,我又不是地質學家」,炎亞綸「轟」的一聲就爆炸了。

3年前炎亞綸在臉書寫「好一陣子沒下雨,這周狂下雨把乾燥的土壤淋溼,因此地質鬆軟造成今天地震不斷」,引發外界批評,更戲稱他是地質學家。鬼鬼不經意拿此事開玩笑,「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啊,是我的好朋友你怎麼會不知道我的痛處,當下覺得一把刀正中這裡。」他比了比胸口。

當晚鬼鬼就打給他,2人講開後就沒事。可是過沒多久,公司舉辦尾牙,同事想要用「地質學家」介紹他出場,他再度被打擊,「我整個傻眼,自己的公司開這種玩笑,我可以表面上沒事,可是你們有想過我的感受嗎?我是必須要讓自己堅強,但我還是會難過啊!」

或許大部人的人都沒想過,「地質學家」這件事會帶給炎亞綸這麼深的傷害,「這件事會讓我差點回到那個情緒裡(指國中遭霸凌),那時候的輿論壓力鋪天蓋地,所有的關注和嘲諷......」陷入回憶,炎亞綸再度哽咽,「那感覺就像是...像是天差點要掉下來...」

「沒有人會幫我承受,也沒人能幫我承受,我也不願意家人幫我承受,他們也承受不了。」那是臉書上日以繼夜的攻擊,夾雜各種不堪的語言,甚至辱罵家人。最後,到底是怎麼把自己拉回來的?

「我就一直告訴自己『沒事、沒事的』,就是當年的經驗跟我說,雖然不知道要多久,但只要等到過去的那天就過去了。」他輕聲說,彷若當時的呢喃自語,眼睛含著淚水。沒有呼救、沒有聲張,就只等著傷害慢慢過去,他苦笑:「我就只有這個方法,最笨的方法。」

幸好,和國中的吳庚霖不一樣的是,現在的炎亞綸有朋友了,「他們會用開玩笑的方式...」少見的溫暖讓他感動,炎亞綸再次哽咽,「他們講的那種語氣,其實是在告訴我『沒事啦,我們一般人也覺得這件事情還好』,所以我拉著朋友的衣角吧...(哽咽)不斷告訴自己會過去、會過去。」真正讓事情過去,花了他足足1年的時間。

有個問題想問很久了,為什麼炎亞綸要當公眾人物,為什麼非要當那個箭靶?

他笑了笑,「真的要講這個嗎?」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活在報復的情緒中。」講的依舊是被霸凌的國中歲月,「我覺得要好好的活著,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報復,我唯一想到的辦法,就是讓你們每天都看到我,這麼不喜歡的我。」

他坦言,那是他進演藝圈跟繼續待在這個圈子的動力之一。

出道10多年,報仇算成功了嗎?他說:「我早就放下了。」他畢業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和國中同學聯絡,就連偶遇也不曾,有一年卻特別奇怪,「那陣子我接連在台北街頭遇到3個國中同學,我們聊了起來,有人結婚、有人當爸了,還有人中年發福,我在想或許是老天叫我放下,要我別傻了,這個仇恨能支持你多久啊!」

他發現,即使報仇成功了,也得不到滿足感,「看別人痛苦我好像沒有比較開心,也沒有贏了的感覺,我本來做這件事(進演藝圈)就不是因為仇恨,而是本來就喜歡,我只是take advantage of it,我投機占了報復這個便宜,我只是想要往前,但沒有這根報復的拐杖我走不了。」

他還記得,國中時有一個對他忽冷忽熱的朋友,2人再見面,炎亞綸已經沒有情緒,「我才知道自己已經放下,對方記不記得也不重要了。」

「搞不好我還有點感謝他們,如果他們沒有給我這段歷練,我就走不過地震那段時間,我知道我能承受這些,一樣的東西而已,最糟的狀況我已經看過。」原來一直以來,真正支撐他的不是報復,而是想證明就算是怪物,那也得自在地活著。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吳東諺 Bo妞 金來沅 孫儷 白家綺 鄧超 吳宗憲 金賢重 魏如昀 福原愛 劉詩詩 陳子強 李亮瑾 魏如萱 蔡淑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