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炎亞綸被當怪物 遭霸凌爆淚哽咽「到底做錯什麼」

2018-10-11 15:30聯合報 記者梅衍儂╱即時報導

「不要再站起來了...再忍一下就下課了...」14歲的吳庚霖不想被同學當怪物,他也想要得到他們的認同。可是當他發現書包又被丟在垃圾桶,課本像破布一樣被丟來丟去,他好恨,「我做錯什麼事,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對我......?」

新歌很直白,「親愛的怪物」講人們因為害怕和這世界不一樣,怕被別人當作怪物,只好磨去稜角,炎亞綸高唱拒絕活在虛擬殿堂,不想做一隻複製的羊。

你覺得你像怪物嗎?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一個...」他停下,重新開口:「我一直覺得我主觀意識很強,我會從別人口中得知,原來我有些說話方式和行為,你們會覺得我是這樣子。」

比如說,那年隨著爸爸工作結束從美國回來,14歲的炎亞綸從西方開放自由的校風到東方高壓教育,他被迫成了格格不入的一頭怪物。

「在美國老師講完課,你想放鬆可以站起來走一走,教室中間有一個自由閱讀區,你可以坐在懶骨頭上面...」這場景放在台灣國中課堂,怎麼想怎麼不搭,「在台灣你必須坐滿45分鐘,我坐最後一排,有蒸飯箱、調味乳、打掃用具的味道,我有時受不了就起來走一走,他們覺得你怎麼那麼奇怪。」

炎亞綸不是天生愛特立獨行,他也曾想要融入團體,「我告訴自己不要再站起來了,再忍一下就下課。」那個需要同儕認同的吳庚霖,也曾經努力想站在界線裡。

可是,當他一次又一次發現自己的書包出現在垃圾桶裡,課本像破布一樣被丟來丟去,他好恨,「我做錯什麼事,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對我......?」

曾經想結束生命嗎?炎亞綸未置可否,「我每天都很喘不過氣,很想逃離學校。」他開口向爸爸求救,「我說我想要去找醫生聊聊,那是我用最後一絲力氣說出這個很理智的抉擇,我覺得再不去我會不行了。」

看了一個學期的心理醫生,同時服用「百憂解」,起初他覺得世界變緩和了,心裡的黑開始淡化,但終究只是介於混沌的灰,「你像蒙了一層紗,世界是灰灰的,你不會很開心也不會很難過,有點像活屍。」他擔心持續吃下去就再也沒有情緒了,只好先停藥,幸好,表面上病情也沒有繼續惡化。

但是那個被當成怪物的他沒有消失,轉而化成心裡的獸,在深處蠢蠢欲動,一不小心就衝出柵欄,尤其當他看到同類的時候。去年,韓團SHINee成員鐘鉉因憂鬱症過世,他在臉書發了長文,「我很害怕看到這樣的新聞,因為會勾起那種感覺...」他哽咽說,「那感覺...是很可怕的,結束自己是非常可怕的事...。」

「你必須要承受多大的痛苦才能做這決定,我完全可以體會,常常人都是走在edge上面,我到底要放棄還是堅持要走完?」

他的感同身受,或許能解答部分人質疑他炒新聞、博版面,「我關注很多社會事件,因為我知道很多人沒有被適當的引導,性平教育、體罰、霸凌這些事情,我覺得,怎麼能...怎麼能不談...」

炎亞綸再度哽咽,淚眼盈盈,彷佛正在拯救當年的自己,「許多人很痛苦,是沒有人去發現的。」

同理心讓他變得極為敏銳,一有不對馬上能察覺對方發出的求救訊號,「我很敏銳,敏銳到我有點承擔不了,承擔了太多別人的情緒,好比說有人比較孤僻、有人被冷落,我會想了解他幫他,這幾年我有刻意關掉一些感受,我覺得我會承受不住,我會沒辦法專注在自己身上,因為我也是很需要被關注的。」

炎亞綸得向自己爭寵,他見不了別人受傷,只好把對自己的愛分給別人,明明是這麼溫暖,為何大家都覺得炎亞綸難以親近?他笑笑:「我知道我不是難相處的,我不想要給你們一個不真實的我。」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孫安佐 熊熊 張柏芝 蒼井空 廖人帥 延禧攻略 楊謹華 館長 指原莉乃 謝霆鋒 陳冠希 余苑綺 韓瑜 王樂妍 隋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