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東區爆發藝人逃命潮 吳姍儒嘆空無一人

吳姍儒、莎莎、藍心湄、納豆。圖/報系資料照
吳姍儒、莎莎、藍心湄、納豆。圖/報系資料照
2019-03-08 18:38聯合報 記者葉君遠╱即時報導

台北東區曾是天龍國最熱鬧的地方,這些年卻因店租連年喊漲,導致各店家大退潮,連藝人的店也不例外,吳姍儒在忠孝敦化捷運出口最繁華地點開了「無聊咖啡」,她坦言房租最近開始下降,但人潮早如陶喆的「沙灘」歌詞「空無一人這片沙灘」還要空無一人。

東區從經營數十年的頂呱呱、永福樓陸續退場,附近一堆娃娃店、特賣會,造成來逛街的民眾愈來愈少,雖然原本堅持不降店租的房東已經開始鬆動,但似乎無法挽回頹勢。

納豆經營3年的的創始燒肉店「滋滋咕嚕」第一年還是排隊名店,去年12月31日宣布永久歇業,他說,「其實我很聰明,跟房東一開始就簽3年,每月13萬,這個房東並沒有獅子大開口,換約時看時機不好,還願意降到每月8萬,但我被嚇到的不是房租,而是東區的『景氣』和『人潮』,沒客人上門,店租再便宜也沒有用。」

房租和人潮,互為因果,東區人多的時候房東們連年喊漲,等店一家家做不下去收了,驚覺不對要降為時已晚,他嘆,「一開始生意真的很好,到了第2年感受到附近的人潮明顯下滑,為了挽救生意,我們後期甚至改成吃到飽,但燒肉餐廳玩吃到飽等於是最後一招,最後一年慘賠也夠了,乾脆收掉。」藍心湄的kiki川菜館做了20年歷久不衰,但進駐東區一級戰場卻仍宣告失敗,她說,「房租和一例一休是大問題,房租每年以2成的漲幅攀升,後來我另外4家店乾脆自己花錢把店買下來,不必看人臉色付高額房租。」

莎莎之前也在東區開服飾店,坦言6年裡房租每年按高比例上漲,她說,「我跟房東合約是一年一約,每次換新約就漲一次,所以後來我們還換了地方經營,最後真的沒辦法了只好收掉,改到松隆路開咖啡館,現在生意還過得去。」而住在安和路20多年的熊海靈說,「我常運動走遍各店家,一整排好多店面空了好久,其中一個開服裝店倒了換紅酒店也撐不久,房租確實太貴,當年租有一家房租11、12萬,最近談了8萬成交,能租出去的,就知道這些房東們願意降價了。」

昆凌4年前在西門町開設咖啡廳「Machi Doggie Coffee」最近宣布營業到月底。而在東區開「無聊」咖啡館年餘的吳姍儒說,「東區房租最近開始降價了,但東區的景氣真的如陶喆的歌,空無一人,我最近打算在店裡找一些名人來為女人上課,彩妝、品水、睡眠心理學、理財等等,讓店裡有不一樣的感覺。」她開課收費,但強調只是拿來付給講師授課費和餐點費用,為了責任,她會把店開下去,不被不景氣打垮。

莎莎東區經營6年的服飾店之前就喊卡,她說每年漲租是必然的。本報資料照
莎莎東區經營6年的服飾店之前就喊卡,她說每年漲租是必然的。本報資料照
熊海靈住在東區,對東區沒落很感慨。圖/熊海靈提供
熊海靈住在東區,對東區沒落很感慨。圖/熊海靈提供
問吳姍儒東區咖啡生意如何,她竟唱起陶喆的「沙灘」來比喻。記者余承翰/攝影
問吳姍儒東區咖啡生意如何,她竟唱起陶喆的「沙灘」來比喻。記者余承翰/攝影
藍心湄的kiki東區店也不敵每年漲二成的高店租鎩羽而歸。本報資料照
藍心湄的kiki東區店也不敵每年漲二成的高店租鎩羽而歸。本報資料照
納豆的燒肉店敗給景氣和人潮。本報資料照
納豆的燒肉店敗給景氣和人潮。本報資料照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姜至奐 夏宇童 謝忻 Clara 李成敏 鄭弘儀 楊小黎 小甜甜 炮仔聲 茵聲 詹惟中 理科太太 羅大佑 言承旭 TW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