峮峮敬業復工強顏歡笑 背後落寞神情讓人心疼

辜莞允沈寂8個月首發聲談偷拍案 暗酸鮪魚「謝謝關愛」

辜莞允。 圖/擷自辜莞允IG
辜莞允。 圖/擷自辜莞允IG
2020-01-20 09:15噓!星聞 綜合報導

Nono(辜莞允)去年遭鮪魚(徐瑋吟)控訴偷拍她剛洗完澡的照片,兩人為此鬧上法庭,而Nono也因此神隱了8個月,去年12月台北地檢署做出不起訴處分,而18日她也接受訪問談論此事的真相,19日也在臉書發文寫下這個8個月來的感受。

Nono 19日在臉書上發文除透露近況,也為自己發聲還原當時的始末,「去年十二月的時候我收到不起訴書,代表這八個月的劇情已經告一段落了,好漫長的一年」,不過她也暗酸「這段期間我沒有多做說明,除了靜待調查證明清白之外,也真的不想再給誰機會去做文章,因為當我發現我失了代言、停了工作,但有人粉絲人數暴漲可以在台北置產時,大概也知道這個劇本的走向了」。

接著Nono也在再次談到事件的始末「我在出外景的時候拍了很多照片,其中有些有對方身影在內,即使在房間穿著較少也都衣著完整,且整理手機的時候就已經刪除了」、「對方手機故障時,我主動出借平板給她使用,但她翻閱了我的相簿及垃圾桶,接著就找協調人來質問我為什麼要拍她」,「事後回台也傳了好幾次訊息真心誠意的道歉,雖然我從未抱有惡意,拍到未經同意的照片本來就是我不對,她認為我有傳照片給交往對象,我也把電腦手機都給對方檢查」,「後來說要到她的經紀公司跟法務談話我也都配合,結果到現場法務講了很離譜的條件,我私訊她說我們可以自己談不要透過妳公司嗎她沒有回應,沒多久新聞週刊就大報特報了」。

Nono也強調自己的清白「在不起訴上明確的寫到,證人均無看過對方指述的照片,除了對方片面指控之外,查無事證我有拍攝對方裸露身體隱私部位的照片,更別提有傳送給交往對象,若是我拍了不該拍的照片,我為什麼要主動借出我的ipad?這個連檢察官也說不合常理。」,另外她也質疑對方執意要提告是別有用意「『沒有照片』是在告我之前就知道的事,結果花了這些法律資源,為了『讓我受到應有的懲罰』,對方背後是有著新聞媒體的經紀公司,幾個月以來沒有報導偏向我,反之時不時就受訪放話,到了最後還說心疼我,我真的謝謝關愛,請她高抬貴手讓我回歸平靜」。

辜莞允發長文還原偷拍案始末。 圖/擷自辜莞允臉書
辜莞允發長文還原偷拍案始末。 圖/擷自辜莞允臉書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