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曾因挺民主遭北京封殺 沒戲拍零收入

黃秋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黃秋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20-05-12 15:46中央社 台北12日電

香港金像獎影帝黃秋生銀幕上經常扮演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反派角色或變態殺手,現實生活中卻因力挺香港民主而直言無諱,並因此遭遇對岸封殺,曾經完全沒戲拍、零收入,戲外更嚐人情冷暖。

黃秋生今早在臉書貼文說,「人在台灣,隔離十四天,自得其樂」,有粉絲留言「入籍台灣吧!」沒想到他居然回應「準備中」,不少人直喊興奮、期待。

58歲的黃秋生是英中混血兒,英國籍的父親在他4歲時拋妻棄子,與母親相依為命的黃秋生童年歲月有著躲不過的貧困和黯淡。中學畢業後做過修車廠學徒、裝修工人,直到1982年入讀電視演員訓練班而進入演藝圈。

五官輪廓深邃的黃秋生在1980年代末期從電視轉戰電影圈,初期曾接拍豔情三級片,也扮演過變態連環殺手,形神兼具的演繹讓他成為首位憑藉三級片(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而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的影星,也奠定了他日後在電影圈的性格演員地位。

從影以來,黃秋生共拿到7次香港電影影帝獎,其中3次是香港電影金像獎,但幾乎每次都是飾演反派、甚至所謂變態的角色,許多觀眾對他的印象也頗受影響。

2014年秋天,香港風起雲湧上演了爭取民主的「雨傘運動」(占中運動)。有別於大多數香港藝人避談政治的立場,黃秋生選擇站出來,明確表態同情示威學生,並公開譴責港警暴力,也因此被貼上「港獨」的標簽。但他當年底曾在新浪微博宣布,「嚴正聲明:我不是什麼港獨份子,亦從來未支持過任何港獨行動,未曾發表過任何港獨言論」。

在北京的壓力下,沒有「明哲保身」的黃秋生,演出工作果然出現可能是意料之中的變化。一年後,他接受港媒訪問時坦言,整整一年無戲可拍,「完全沒有(戲),零收入」。而面臨中國封殺之際更見人情冷暖,一些過去與他有來往的人也不見蹤影。

但是挫折並未改變黃秋生直言的性格。2018年他受邀擔任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獎」頒獎人,致詞時似乎意有所指地針對親中的港星成龍同年3月「香港電影也是中國電影」等言論而侃侃而談。

黃秋生說,編劇手法必須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還表示「明年還有沒有香港電影呢?這個就是出人意表,你猜不到的。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呢,就是,我們年年都有香港電影喔,很合理嘛!」

黃秋生一番話當時引來台下一片靜默。但他事後強調不是針對成龍,還說「成龍人很大量(大器),這是他的優點」。

去年6月香港爆發震動國際社會的「反送中」運動期間,警民屢屢發生流血衝突,黃秋生曾以此類比1933年的德國納粹,在臉書寫下「Hello darkness my oldfriend」,更曾在電影座談會直言「大家暫時都不要到香港去,因為警察真的是瘋了!」

憑藉「淪落人」一片, 一度無戲可拍的黃秋生去年第5度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並獲最佳男主角。「淪落人」由香港新銳導演陳小娟執導,港媒曾披露,由於愛惜人才,黃秋生演出這部電影沒有收取片酬。

獲得金像影帝當天,陸媒愛奇藝娛樂得獎名單上「最佳男主角」刻意被消失;對此,黃秋生當時回應港媒說,「可能(愛奇藝)頒影帝的時候睡著了,愛奇藝是什麼我都不知道,是電影公司嗎?沒就沒吧」。

雖然如此,他也表示這種封殺獨漏是「白色恐怖」,「每天吃飯也怕、穿衣也怕,從早怕到晚,我不知道是誰造成的,但這就是白色恐怖」。

有分析說,「反送中」運動後,香港社會嚴重撕裂,人與人之間變成只有「黃絲」(支持反送中)和「藍絲」(反對反送中)之分。反送中立場清晰的黃秋生準備入籍台灣,可說與當前香港政治氣氛有關。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許孟哲 辰亦儒 黃姵嘉 台北電影獎 林志玲 炮仔聲 陳冠希 曾之喬 王淨 歐陽娜娜 隋棠 本土劇 莫子儀 台北電影節 林依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