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就沒人知道!孫德榮氣控華納侵權 損失近億元

紀曉君大姊掀家醜 妹妹家家回應了

大姊紀莎莎(中)掀家醜控訴紀曉君(左),右為老三家家。圖/摘自臉書
大姊紀莎莎(中)掀家醜控訴紀曉君(左),右為老三家家。圖/摘自臉書
2020-06-16 15:48聯合報 記者林士傑/即時報導

紀曉君家家姊妹都在歌壇打拚,兩人的大姊紀莎莎(紀曉雯)今突在臉書掀家醜,透露4年前母親過世當天,媽媽託紀曉君拿東西去醫院,但紀曉君說累想睡覺,媽媽因此改叫中風的爸爸拿著東西搭公車到榮總,「也正因為這樣,媽媽出狀況在病房搶救到斷氣,爸爸全程看到。」

搶救不久後宣告無效,紀莎莎收到消息後立刻在家人群組說媽媽過世,「我人還沒到醫院,紀曉君已經將這訊息發文在臉書上了。」後來紀曉君渾身酒味趕到醫院,親友見狀都忍不住搖頭,她也質疑「不是說很累想睡覺」。

紀莎莎說自媽媽生病之後,就是自己照顧,後來爸爸中風、罹癌也是她在媽媽家、自己家、醫院三邊跑,「為何我要這麼累?因為那時紀曉君大肚子準備要生產,家家負責爸爸媽媽的醫藥費,剩下沒在賺錢的我照顧著。」媽媽過世之後,她把媽媽的奠儀跟勞保拿去養活爸爸跟自己,前2年爸爸癌症沒復發時,錢拿來繳爸爸的房租、管灌、營養補充品、租車帶爸爸兩日遊、來回台東的費用以及生活日用品。

直到第3年爸爸癌症復發,動刀切除左臉頰,差點進加護病房,她說:「醫師要我帶爸爸回家,說帶回去等時間,有可能就這樣沒了,也有可能變好,要我有心裡準備!」這時仍是她獨自照顧爸爸,她要求紀曉君、家家分擔爸爸的開銷,「家家負責爸爸的房租1萬元,紀曉君負責爸爸的管灌跟尿片5千元,因為紀曉君收入時有時無,家家沒讓紀曉君知道私下多給爸爸五千,是代替紀曉君的不足,所以紀曉君有給算是額外賺到的!」

紀曉君的助理未接電話,尚未回應。家家透過所屬的「相信音樂」回應:「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對於家務事不足為外人道,感謝各界關心。」

紀莎莎臉書全文:

八卦文~文字很長,但,我已盡量縮短了

我想,知道我的人都曉得幾年前媽媽生病開始,就是我在照顧,後來爸爸中風、罹癌也是我一個人媽媽家、我家、醫院三邊跑,為何我要這麼累?因為那時紀曉君大肚子準備要生產,家家負責爸爸媽媽的醫藥費,剩下沒在賺錢的我照顧著。

讓我對醫院產生極大的反感,是爸爸住院期間,原來,躺在病床並不是戲裡演的那樣,咳咳嗽、有氣無力的躺著而已

拉屎腹瀉要清理,以為護理人員做嗎?不是,是陪病者!不會嗎?護理人員指導你把你教到會,鼻胃管管灌、每天的復健、有狀況時家屬要陪著推床做檢查、記錄著醫護人員要求的數值,我沒有一天睡飽過!

我好需要好好休息,在醫院的半年裡,我沒有假日的照顧著,脖子緊到吸不到空氣,好想出去玩,沒人跟我交接照顧,看著老公跟朋友們出去玩,連陪我訴苦的時間都沒給我,我能躲起來哭,爸爸復健又不配合,我沮喪到谷底

當下,我真的好累好累,累到連呼吸都覺得吃力,有過想結束生命的念頭,只是.....我無力到沒那個勇氣

當爸爸的狀況比較穩定後,換媽媽進醫院,媽媽打給我要我照顧她跟爸爸,我從土城要去榮總照顧媽媽,又要負責在永吉路爸爸的三餐,紀曉君就住在媽媽家樓下,我打給她要她負責爸爸的三餐,她拒絕我了.......

我生氣的打給媽媽,媽媽說:那妳照顧爸爸,我自己可以

所以,媽媽走的那天發燒肺浸潤,沒人注意到,當天媽媽要紀曉君拿東西去醫院,紀曉君說她累想睡覺,媽媽才叫中風行動不便的爸爸自己坐公車到榮總拿媽媽需要的東西,也正因為這樣,媽媽出狀況在病房搶救到斷氣,爸爸全程看到......

榮總打去土城家時,我正在做飯要送去給爸爸,聽見醫院的消息當下我全身軟軟的,在趕去的捷運上,我將媽媽的消息傳到家人群組,我人還沒到醫院,紀曉君已經將這訊息發文在臉書上了

趕到醫院時,爸爸坐在病房門口哭泣著,中風的他只能哭,做不了什麼,我抱著爸爸的頭,我不敢哭,只能安慰著爸爸,之後第一時間來的人不是發文那位,是媽媽的學生陳健立 (陳傑瑞) 他在外面聚餐,有喝了點酒,帶著酒意來找我,說了要我節哀之類的話,就從口袋掏出四萬元現金,要我收下先用這筆錢處理媽媽的事,說後續會用到很多錢,不夠的話之後再跟他說,又說,他很忌諱晚上到醫院,可是,為了拿錢來,他喝點酒微醺的來,這就是為何後來我改口叫他哥的原因,是尊敬,更是感激!(喪禮結束後,就馬上把錢匯還給傑瑞哥了)

再後來到的人是南勇舅公跟佩吟,因為老公怕我動手打紀曉君,叫他們來拉住我,但是,我老公太多心,發生這樣的事,我是先處理完再來算帳的人,事情有分輕重,才能處理好事情。

後來,她來了,不是說累想睡覺所以沒拿東西來?結果她~滿.身.酒.味的來,傑瑞哥搖頭、佩吟臉垮下來、南勇想罵人被佩吟攔下來,因為只有我可以處理媽媽的事,只好請爸爸自己回去,看著爸爸跛著腳哭著的背影,好想抱著爸爸大哭,可是,我不能,我連哭的機會都不能有,我要保護爸爸,爸爸只剩我了......

媽媽病逝後,照顧爸爸的責任落在我肩上,只因為大家一句:因為妳是大姊,之前爸爸就是妳在照顧的

所以媽媽的奠儀跟勞保,我拿去養活爸爸跟自己,前兩年爸爸癌症沒復發時,這些錢拿來繳爸爸的房租、管灌、營養補充品、租車帶爸爸兩日遊、來回台東的費用、生活日用品。

第三年爸爸癌症復發,動刀切除左臉頰,這時爸爸元氣大傷,還一度差點進加護病房,在病床躁動、出現譫妄胡言亂語,之後醫師要我帶爸爸回家,說帶回去等時間,有可能就這樣沒了,也有可能變好,要我有心裡準備!這時的我,還是只有自己擔著照顧爸爸的責任,只是,怨恨少了一點點,我要求兩位妹妹分擔爸爸的開銷,家家負責爸爸的房租一萬元,紀曉君負責爸爸的管灌跟尿片五千元,因為紀曉君收入時有時無,家家沒讓紀曉君知道私下多給爸爸五千,是代替紀曉君的不足,所以紀曉君有給算是額外賺到的!

術後回診第三個月,癌細胞再度復發,腫瘤快速的長大,主治醫生幫我們轉臺大腫瘤教授,這時爸爸的體況不能做電療,而且化療還要搭配標靶治療,一次標靶將近五萬,我把媽媽留下來的錢用在爸爸的治療,只因為爸爸的一句:我想活!

接下來的開銷還要增加無障礙計程車,雖然有申請長照2.0但是派車須在一個月至兩星期內打去登記幾點上車哪家醫院、幾點回程,爸爸在臺大治療,教授的早上診可以看到下午三點後,之後才接著是下午診,時間不確定是無法登記派出,偏偏無障礙計程車非常難叫車,我還上網叫過無障礙計程車從臺大醫院到土城,單趟要$850不然沒人要載,沒車回家爸爸怎麼辦.....?

每次回診,我就像帶孩子出門一樣,推著佳琪給的輪椅,背後揹著大包包,裡面是爸爸的尿片、管灌、空針、水壺、長短袖,候診時間太長,只能在走廊給爸爸餵管灌,讓爸爸小睡在輪椅上,一樣,只有我自己帶著爸爸

爸爸管灌一個月將近一萬六,全口無牙只能鼻胃管灌營養補充品,嘗試過換便宜的營養品,回診抽血報告出來缺乏很多元素,建議改喝什麼樣的管灌,所以這些省不了

問題是,我搬去跟爸爸住24小時照顧,根本零收入,只能找慈善團體幫忙,這些團體有自己的志工,會來爸爸家訪視,了解狀況,問到爸爸的小孩時,總會轉彎的問:為何爸爸的管灌要我想辦法?兩個妹妹不是藝人嗎?怎麼會沒錢?

我老老實實說,讓他們知道我的難處在哪,請他們幫幫忙

後來,我申請到三個月的營養補助,廠商直接將營養補充品寄到家裡,三個月後,志工再度訪視,說明申請資格已不再,畢竟救急不救窮

為了照顧爸爸,我睡地板一年多了,在陪病床上也很多次,越了解爸爸越是心疼可憐,女兒看我身心疲憊,主動要幫忙我照顧爸爸,我也善用長照系統申請喘息服務,讓我可以好好休息

這次住院是因為長期化療抵抗力下降,腸胃道細菌感染,嚴重會引發器官衰竭,爸爸腹瀉不停,燒退燒退的腳又無力,我學習如何在床上替病患沖洗更換尿片、床單,昨天請教醫生、護理師如何導尿,今天也要求護理師教我如何抽痰,我只希望在爸爸最後的生命裡,是盡我最大的能力照顧著,別人可以做得到,我也一定行,其他人不想照顧你,你還有我,媽媽往生前最擔心你,雖然,我沒親口答應媽媽,但心中的決定與實行,比嘴巴上講的還更實際。

深信一句話:活著的人比死者重要

常因思念亡者而哭泣,是因為沒做好的遺憾,我正為未來的不遺憾進行著,做我該做的事

至於那位嘴巴只會說「妳辛苦了」說到要幫忙分擔的話題時,說我威脅

我要告訴妳,對我而言,妳的名字已經是過去式,無論事業、親情,我看到的只有「虛偽」

我不缺妳的五千元,只是希望這五千元能代替妳的孝心,更是照顧爸爸的愛心,這兩年妳給的用十根指頭算還足足有餘,我更沒催妳一定要給,只會提醒「今天20號有就給沒有就算了」

雖然我曾經氣家家拒絕爸爸暫住她家,但至少我跟家家還可以溝通討論,我也很老實的說,爸爸目前不能少家家的房租費,不然,爸爸真的要去妳們家輪流照顧了!

我相信看完此文會有兩派人馬,我必須說,你們怎麼想我、怎麼說我都無所謂,有一天當你們遇到了,感同身受後就會明白的

明白我真他媽的是的仙女!!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海倫清桃 許聖梅 柯以柔 郭宗坤 吳淡如 林志玲 金馬獎 言承旭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陶子 賈靜雯 周興哲 趙又廷 大S 咘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