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鎬準備回歸!相隔5月祭出國際級鉅作

獨/7年婚藏1關鍵因素 朱海君驚爆險不嫁NONO

朱海君笑稱很喜歡把自己搞得很悲情。記者侯永全/攝影
朱海君笑稱很喜歡把自己搞得很悲情。記者侯永全/攝影
2020-09-01 18:57聯合報 記者林士傑/即時報導

朱海君今年再度角逐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歌手獎,無奈癌父在7月底病逝,父女無法一同步上紅毯,讓她留有遺憾,難過掉淚表示:「告別式那天有跟爸爸稟報10月3日要邀他到現場,身邊會留位置給他。」

爸爸的相伴讓她有安全感之外,也有好運加持的意義,她想起過往四處參賽,爸爸不僅是司機,也像保鑣般霸氣盯場,「爸爸不笑臉滿嚴肅的,會跟我說下次別穿那麼短的裙子,比較擔心安全這塊。」朱媽媽邊拿著相機記錄,另一方面又怕她忘詞,會拿著歌詞本站在台邊一字一字對照,朱海君笑說:「媽媽會站左邊,所以我喜歡看右邊。」

而身為美濃客家人的她之所以踏入台語歌壇,鄰居和恩師簡玉明是2大關鍵人物,她童年常到鄰居家門口聽對方唱家庭式KTV,耳濡目染下學會唱台語歌,接著被家人送到簡玉明的教室上課。專業教法和私下歡唱差異極大,她打趣爆料媽媽花了很厚的錢,「光一個字『人』的發音,我就學了半小時。」

幸而她學有所成,四處征戰成績斐然,抱回不少獎盃,今年若順利封后就是人生首座金曲獎,回首12年台語歌壇生涯,台語哭腔是她鍾情的元素,她笑說:「我看起來很樂觀,但我很喜歡把自己搞得很悲傷,像是小媳婦或是被拋棄的路線。」

雖然愛裝苦情,但她與NONO結婚近7年,感情穩定又共同創業,於公於私黏踢踢,她突然自爆有愛照鏡子的怪癖,在交往期間到NONO家首要之務就是觀察有沒有擺放鏡子,「他家有超級大的鏡子,跟他人一樣高,如果沒鏡子我就不嫁給他了。」原因笑翻眾人。

朱海君再度角逐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歌手獎。記者侯永全/攝影
朱海君再度角逐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歌手獎。記者侯永全/攝影
NONO(右)跟老婆朱海君於公於私都黏踢踢。圖/淘禧娛樂有限公司提供
NONO(右)跟老婆朱海君於公於私都黏踢踢。圖/淘禧娛樂有限公司提供
朱海君是客家人,自幼上課苦練台語歌。記者侯永全/攝影
朱海君是客家人,自幼上課苦練台語歌。記者侯永全/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