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立友否認性騷擾雞排妹 一度想輕生「我才是受害者」

翁立友。記者余承翰/攝影
翁立友。記者余承翰/攝影
2021-02-05 15:35聯合報 記者王郁惠/即時報導

翁立友今(5)日針對性騷疑雲召開聲明會會,雞排妹也現身,不過豪記唱片堅持不讓兩人同場,待雞排妹離場後才讓翁立友露面。翁於下午2點54分穿著一身白西裝與襯衫、雙手合十入場,在發言前先多次深呼吸與抿嘴、無奈直視上方,許久才解釋這段時間不是躲起來,而是無奈在思考這次事件,原以為謠言會止於智者,但是天不從人願,這段時間過得非常不開心、不舒服,更一度有了輕生的念頭,「我不是不勇敢的面對!要來面對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已經想了很久,我是一個受害人,為什麼我要來解釋這個事件?這個事件的開端引起不是我,從頭到尾都不是我引起的,但是變成我要來面對,這個事情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

在他說話的同時,雞排妹又折返回聲明會外頭,與外方聲援翁立友的粉絲發生言語衝突,翁立友說到一半也看向門口,他也表示:「性騷擾這個名詞,我深深的思維過,讓我非常的痛苦,我要跟大家報告,過去、現在、未來我從來不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跟男性,我再一次懇切的跟大家報告,我從來不會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跟男性,如果有任何人請他們提出告訴,讓司法讓法院來證明我的清白,這樣才比較公平一點。」

孝順的他也心疼媽媽在事件發生後,天天以淚洗面,講到媽媽一度哽咽忍淚,「我想要發洩情緒告訴大家,我沒有做過什麼,為什麼會有人說我做這件事情,這麼不堪,本來以為讓有智慧的人來去作判讀,但是又不行,最後我甚至連想自殺的權力都沒有,我有想過為什麼我沒有這個權力,我想到阮玲玉,留給是人最後的遺言是『人言可畏』,人言可畏的可怕、恐怖,在這一次的事件當中,我才能深深的體會,她當初是多麼的無助、無奈」,他之所以放棄輕生的念頭,是不希望媽媽低著頭過日子,也希望在未來娶妻生子,翁立友這名字都是清清白白,除了拜託所謂的受害者對他提出告訴,也希望法官可以還他清白。在離場時,媒體向他喊保重,翁立友也雙手合十表示「感恩,辛苦了」。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翁立友。記者余承翰/攝影
翁立友。記者余承翰/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福原愛 江宏傑 李國毅 李又汝 霍正奇 陳美鳳 全明星運動會 邵庭 林心如 小甜甜 江俊翰 張立昂 陳珮騏 何孟遠 王柏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