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排妹不告翁立友!律師發函「只是想要一個道歉」

雞排妹今天本想與翁立友當面對質。記者潘俊宏/攝影
雞排妹今天本想與翁立友當面對質。記者潘俊宏/攝影
2021-02-05 19:34聯合報 記者李姿瑩/台北即時報導

雞排妹鄭家純今天到翁立友記者會對質未果,她稍早請律師代為發函,詳細說明自己的動機與立場,也再次重申不會對翁立友提告,而她最終要的,其實只是一個道歉。

【雞排妹律師文全文如下】

針對今日翁立友先生舉辦記者說明會一事,為定紛止爭、消除猜疑,鄭家純小姐委託本人,向社會大眾說明如下:

1.鄭小姐之初心,是希望透過捐出案發當時的全部收益,來抗議當日遇到的困境,也想藉此呼籲大家重視「尊重」一詞,僅此而已。在後續發生了這麼多預料之外的演變後,鄭小姐今日到場,是為了尋求一個直接對話的機會。不想繼續被外界干擾、不想再被誰挑撥離間,只想勇敢的面對自己遇到的性騷擾事件,動機相當單純。

2.所謂性騷擾,只要有單方面的不舒服,即可成立,任何人都不應該為了「舉證困難」的理由而選擇忍氣吞聲或隱忍。在本次事件中,鄭小姐獨立的、主觀的性別寧靜遭到破壞,這就是毫無疑問「性騷擾」,沒有任何人具有評價對錯的資格,更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對被害人下指導棋。

3.至於鄭小姐不提出告訴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相信這起事件可以是臺灣社會一個反思的機會,而不單單是一宗犯罪行為。翁立友先生雖然真心的認為自己從未有傷害女性的動作,但那些橋段、那些肢體接觸、那些理所當然的調侃,都會在某一天某一刻再次傷害另一個人。「社會」說可以,不代表「你面對的那個人」就一定可以,尊重每一個個體差異,才是真正的尊重。

4.所以,鄭小姐要的是一個道歉、一個示範,而不是更多社會資源的耗費,我們將不會對翁立友先生提出性騷擾告訴,但在追求改革「貶低性秀場文化」、「毫無根據的社交觸摸」上,相信鄭小姐不論受到多大的中傷,也不會停下腳步,因為這終究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

5.最後,我們相當遺憾翁立友先生於記者會最後仍以「被害人」自稱,這對於真正的受騷擾者而言,是結結實實的二度傷害,是更嚴重的惡意。鄭小姐絕無憑空誣陷翁立友先生之動機,更不需要為了「感到被冒犯」而道歉。沒有人願意成為被害人,都只是不情願的深陷其中而已,期許我們的明天,都能更好。

雞排妹委託律師發函。圖/水舞國際提供
雞排妹委託律師發函。圖/水舞國際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徐睿知 采子 邱鋒澤 李玖哲 全明星運動會 徐玄 黃鴻升 張小燕 于冠華 江宏傑 朴寶劍 小鬼 張柏芝 吳姍儒 福原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