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送不賣!飯店打造「五星零食套房」

專訪/兒時被父母反鎖房中 女星罹幽閉恐懼症

青峰著作權戰師徒翻臉 星媽情緒潰堤:林暐哲太可惡!

吳青峰開庭結束後快步離開台北地方法院。記者王聰賢/攝影
吳青峰開庭結束後快步離開台北地方法院。記者王聰賢/攝影
2021-05-11 15:37聯合報 記者王聖藜/台北即時報導

吳青峰(中)到法院開庭,不發一語低頭直奔台北地方法院。記者王聰賢/攝影
吳青峰(中)到法院開庭,不發一語低頭直奔台北地方法院。記者王聰賢/攝影

歌王青峰被恩師林暐哲控告違反著作權法,青峰、青峰的母親廖碧珍主持的哈里坤的狂歡公司被訴。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傳喚林暐哲出庭作證,青峰、林暐哲師徒法庭中翻臉,廖碧珍為兒子際遇感到不值,情緒潰堤嗆林「你太可惡了!」

著作權法案件處罰自然人、也處罰法人,法官請哈里坤的狂歡公司代表廖碧珍發表意見時,廖女情緒激動,青峰見母親即將失控,緊握母親的手示意忍耐。

廖碧珍說,被告2年多來很委曲,所有的歌都是青峰絞盡腦汁寫出的作品,「東西怎能用搶的?不然大家都去搶不就好了?」;廖女說,她是生過大病的人,林暐哲如此對待他們母子實在太可惡,她沒讀過什麼書,一生沒進過法院,對於所受的困擾「要找誰賠償?」

青峰表示,他與林暐哲合作十多年,無條件信任對方,始終以新人和林續約,2014年起一年復一年續約4年,他努力創作累積500件作品,沒日沒夜地懷抱熱情,「作品都是歷經傷痛寫出來的」,林卻以提假處分、刑、民事訴訟奪他的創作。

青峰說,2014年林暐哲要他單飛,他斷然拒絕,與林暐哲談簽約50首創作,只是形式上的說明、不必然要執行;2017年時蘇打綠被迫休團,是蘇打綠接受林暐哲的建議才休團,且林暐哲希望他5年內不能參與蘇打綠,也很誇張。

青峰說,林暐哲一再強調所有解約後利益都已釋出,不過,如果沒有詞曲授權,要如何跟別家公司談合約;青峰說,林除了要蘇打綠過往的歌曲授權,還想要他未來的歌曲授權,又叫他為臉書上未指名道姓的PO文道歉,甚至連流言也要他負責。

青峰說,「小情歌」中的歌詞即「歌頌者」3個字,林暐哲竟然可以認為是出自林自己的主意, 「提告的人是他,受困擾的人是我」;青峰說「林暐哲已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了」,更盼望以後不要再有創作人遭受如此待遇。

林暐哲今天以告訴人兼證人接受檢、辯詰問。林暐哲說,與青峰簽有經紀、唱片及詞曲創作授權合約,青峰2017年9月20日第一次表達不續約時,他認為多年情誼不能只以一紙存證信函就一筆勾銷,所以希望雙方去找律師妥善處理。

林暐哲說,青峰想解約,他遂其所願,但不包括詞曲創作授權合約的解約,林說,偵查庭中檢察官嘗試勸雙方和解,並告誡他是長輩、要禮讓等,不過,調解過程許多只是情緒上的發洩,青峰還一度破口大罵「3個約只解2個是要害我被告嗎?」,調解破局。

林暐哲告訴法官,青峰從他的「林暐哲音樂社」離開要自立門戶,他於是把合約轉給青峰,「我移轉了一億多元的合約給青峰」,他已經算淨身出戶,卻仍被外界閒言閒語講壞話。

林暐哲說,過去2年發生的訴訟,他感受前所未有的壓力,但對提訟沒有後悔,認為將有爭議的事情提出證據在法庭說清楚,才是理性解決問題的方法。

林暐哲說,他不覺得訴訟見不得人,有機會把事情說出來,已經滿足,如果要說訴訟有得到什麼教訓,就是不能與人共用律師,否則討論的策略、所關切的利益都要擔心律師會不會跟別人說,「想到這件事就覺得恐怖」。

檢方指控,本名吳青峰的青峰2008年8月與「林暐哲音樂社」簽訂創作詞、曲版權授權合約,約定2008年10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簽約期間,青峰所創作的詞曲等音樂著作,專屬授權「林暐哲音樂社」,如果未於合約屆滿前3個月前以書面方式提出反對,合約自動延長1年。

青峰2018年10月26日以存證信函通知林暐哲不續約,林暐哲2019年4月2日、4月9日以存證信函告知青峰因未在合約屆滿前3個月前反對,合約仍有效,青峰卻於2019年4月12日至9月6日公開演唱已授權「林暐哲音樂社」的著作,違反著作權法;台北地院審理今天辯結,合議庭訂全案6月15日宣判。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金宣虎 蘇晏霈 傅子純 羅大佑 林志玲 大S 連千毅 小嫻 賈永婕 全明星運動會 魷魚遊戲 汪小菲 安妮 吳姍儒 王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