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小嫻發揮正能量 自曝艱辛求子歷程

小嫻和何守正,是人們眼中的真愛了。本報資料照
小嫻和何守正,是人們眼中的真愛了。本報資料照
聯合報 記者葉君遠╱即時報導
WhatsApp

不能不看的超夯「噓!短片」都在這

小嫻國中開始發現月經沒來,後來檢查出原來是萬分之一的「無子宮患者」,她和何守正4年前在美國登記結為夫妻,返台卻一直沒去註冊,14日她坦言:「在美國登記是非不得已的,因為要找代理孕母資格一定要夫妻,後來取卵3次失敗後,回台灣這件事就沒那麼急迫了。」她從小就知不孕,當年何時把真相告訴何守正?曖昧期?告白前?還是交往之後?

小嫻回憶,她認識何守正後兩人很快就決定要在一起了,但確定交往那一刻,她必須把自己不孕的事實告訴他,「這事非得先坦白,如果他無法接受,還能選擇到底要或不要在一起,不要瞞到後來才知道,最終會痛苦。我記得他沒特別驚訝,沒做表情,聽完後想了一下回我『如果這機率只有十萬分之一,那你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我們可以一起努力』。」

然後她面對的是何守正的母親,何守正是家中獨子,這事更不易開口,她選在第一次碰面,何守正剛好離開,她和何媽媽單獨坐下來的時機,「其實有件事要告訴妳。」娓娓說完後,何媽媽沒做任何反應,卻在後來用各種行動默默包容、支持小嫻,讓她終於放寬心,但從被接受到最後放下,小嫻還是經歷了奇幻過程。

「我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個異類,每每聊到這事時我眼淚停不了,所以從小到大,我都默默承受。」台灣娛樂環境就是交往時被問何時結婚?結婚被問何時懷孕?「2012年我跟何守正在美國花了一年時間做人工受孕失敗,回台灣後常有人包括藝人朋友問我何時生小孩,一開始我不知怎回答,慢慢的,我收拾心情,直接回答對方『不是不要,我是沒辦法生』,我發現當我願意自然而然把話說出來時,大家竟然也都正面回應我,那是我終於放開的關鍵。」

小嫻說,「那刻我知道自己存在價值不是只為了生小孩,不該再為這事不斷鞭打自己,把自己逼到死路,當有一天轉念面對,當家人、老公、婆婆都這麼全力的支持我,一切就慢慢沒事了。」而且當她決定把話說出口,才發現原來世上有那麼多跟她一樣問題的人,「真的還有人跟我一樣,香港那邊就兩個,台灣也有,這條路上原來我並不孤獨。」

何守正是獨子,小嫻仍想為他傳宗接代而努力,當年她花了一年時間在美國做了3次人工受孕都失敗,「打一次針要45萬,找代理孕母的仲介費100萬,從等到會面、抽血,到移到子宮,兩周後抽血沒有就沒有了,如果成功,孕媽媽懷孕成功期間的營養費、孕婦裝到各種因懷孕而衍生的支出,都是我們要付,所以是很大一筆錢,就算我當藝人也很吃力,所以我正在努力賺錢存錢,未來找機會再去試試,但說真的,得失心已經沒過去那麼重了。」

她32歲就經過一整年的失敗,如今下個月就37歲了,成功率更低,擁有小孩的方式很多,領養是沒血緣的,有沒有想過拿何守正的精子,和其他人的健康卵子結合?小嫻回問記者:「如果是你,你願意嗎?就算我願意,守正也會覺得怪吧。」代表此路不通。那除了沒子宮、沒月經,小嫻和一般女生有何不同?她說:「完全沒有不同,我是個健康的女生,不健康的大概是其他人的指指點點,但我現在的心態,沒那麼脆弱了,一切盡了力,就會自在面對。」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金曲獎 五月天 阿信 盧凱彤 黃子佼 Lulu 瑪莎 許維恩 林宥嘉 蕭敬騰 丁文琪 豬哥亮 天心 賈靜雯 草東沒有派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