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高凌風死於血癌 金友莊擔心禍延子女做出這件事!

金友莊(中)和兒子寶弟及女兒阿寶參加春酒。 記者葉君遠/攝影
金友莊(中)和兒子寶弟及女兒阿寶參加春酒。 記者葉君遠/攝影
聯合報 記者葉君遠╱即時報導
WhatsApp

不能不看的超夯「噓!短片」都在這

高凌風4年前突然罹患血癌,前妻金友莊看得遠,去年未雨綢繆抽血存下T細胞預防,才開完年,拉著阿寶、寶弟跟著抽血儲存,她說:「家人若有癌,下一代會高風險,高凌風的父親50幾歲得大腸癌,高60幾歲血癌,我不得不為兒子、女兒多想一步。」這是一種新的生物科技,抽血後透過技術訓練它將來回打後清楚找到癌細胞,是一種免疫細胞,跟臍帶血的幹細胞不同,而它常用於血癌或淋巴癌,所以金友莊會注意到。

高凌風從發現血癌到離世僅僅年餘,在末期時,甚至帶著阿寶到大陸去換血,可惜後來因為費用高達600萬台幣,加上技術問題最終失敗,阿寶說,「當時跟著老爸去大陸,抽了一堆血,最後沒幫到忙。」高走後留下一堆遺憾,阿寶、寶弟常夢到他,「但都是生活片段,剛醒來時印象深刻,不久就忘了。」如今金友莊懂得預防,她說抽血儲存費用約20幾萬,有一天真的用到,還得外加百萬醫療費,「至少在放化療之外,真的生病了還有別的選擇。」

金友莊15日帶著阿寶穿旗袍跟寶弟喝好友春酒,兩人嬌豔如花,看來似一對姊妹,金友莊曾當過很長一段空服員,不過從未穿過旗袍。阿寶力讚媽媽美麗,前一天是西洋情人節,有愛慕者送了香水給金友莊,阿寶、寶弟會反對媽媽再接受新感情?兩人異口同聲說不會,阿寶說:「只要不傷害媽媽,她喜歡的我們都接受。」寶弟則有旦書:「若敢傷害我媽,我會開卡車去撞他。」金友莊說:「其實若真的找到伴,我不介意有一天跟阿寶、寶弟3個人同時辦婚禮。」

阿寶外型出眾,念台北城市大學演藝系四年級,根本是父親本業科班出身,歌藝又是高家最好的一個,不過她對演藝圈企圖心不若寶弟強,至今還在猶豫要不要進這行。寶弟積極進取,天天花2個小時健身,2個小時練舞,寶弟已經185公分,高大健美,他說:「我喜歡自己穿西裝筆挺的模樣,老爸才172公分,他的西裝我早就穿不下了。」

金友莊(左)和兒子寶弟及女兒阿寶參加春酒。記者陳瑞源/攝影
金友莊(左)和兒子寶弟及女兒阿寶參加春酒。記者陳瑞源/攝影

金友莊(中)和兒子寶弟及女兒阿寶參加春酒。記者陳瑞源/攝影
金友莊(中)和兒子寶弟及女兒阿寶參加春酒。記者陳瑞源/攝影

高凌風。圖/本報資料照
高凌風。圖/本報資料照

金友莊(中)和兒子寶弟及女兒阿寶參加春酒。 記者葉君遠/攝影
金友莊(中)和兒子寶弟及女兒阿寶參加春酒。 記者葉君遠/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金曲獎 五月天 阿信 盧凱彤 黃子佼 Lulu 瑪莎 許維恩 林宥嘉 蕭敬騰 豬哥亮 丁文琪 天心 賈靜雯 植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