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仍須努力 亞裔拉美裔獎座在哪裡?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圖/傳影互動提供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圖/傳影互動提供
中央社 洛杉磯5日綜合外電報導
WhatsApp

不能不看的超夯「噓!短片」都在這

非裔電影工作者今年在奧斯卡金像獎大放異彩,似乎象徵著一向「一片白」的好萊塢似乎終於振作,努力整頓圈內存在的種族多元問題。

然而,若看得深入一點,你會發現這場戰爭才剛起步而已。好萊塢娛樂產業中,無論在拍片劇組或是片商董事會,亞裔、拉美裔與其他少數族裔所占比例仍嚴重不足,更別提女性的占比。

法新社報導,奧斯卡金像獎連續2年沒有任何少數族裔入圍演技獎項後,2016年推特出現「#奧斯卡好白」的主題標籤。所幸2017年奧斯卡終於不再「一片白」,非裔導演巴瑞賈金斯(Barry Jenkins)的「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2月26日就以對當代非裔美國人生活的動人詮釋,打動評審的心而榮獲最佳影片大獎。

今年奧斯卡一共有6名非裔演員入圍,另有3部述說非裔故事的紀錄片角逐小金人,巴瑞詹金斯與編劇夥伴塔雷爾麥卡尼(Tarell McCraney)則抱回最佳改編劇本殊榮。

不過,批評者指出,種族並非只是黑人與白人的問題。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上個月發表的最新年度好萊塢多樣性報告(Hollywood DiversityReport)指出,撇開奧斯卡入圍名單不談,「好萊塢排擠有色人種和女性仍是隱憂。」

少數族裔占美國人口40%,但只占演員13.6%,製片圈更只占10%。

入圍今年奧斯卡演技獎項的演員,只有1人既非黑人也非白人--英籍印度裔男星戴夫帕托(Dev Patel)。整個中東電影業也只能由競逐最佳紀錄短片獎的敘利亞片「白盔」(The White Helmets)、「瓦塔尼:我的家鄉」(Watani: My Homeland),和伊朗電影導演阿斯哈法哈蒂的「新居風暴」(The Salesman)作為代表。

這並不是只存在於奧斯卡的問題:西語裔、亞裔與美洲原住民在整個產業的代表性最顯不足,而中東裔演員更是一再飾演恐怖分子角色。

負責好萊塢多樣性報告的韓特(Darnell Hunt)表示,儘管奧斯卡主辦單位近年來已著手改革,增加成員多元性,但「那不一定象徵著產業已經改變,或是電影中含有更多多元性。製片管理階層仍是白種男人的天下。」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張小燕 郭靜 陸明君 張惠妹 李康生 波多野結衣 沙西米 本土劇 陳珮騏 王心凌 少女時代 姚元浩 豬哥亮 蔡依林 楚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