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可熙罵三字經入戲 「血觀音」壓力大難抽離

吳可熙演出「血觀音」。圖/双喜提供
吳可熙演出「血觀音」。圖/双喜提供
2017-11-03 15:18中央社 記者鄭景雯台北3日電

演員吳可熙在電影「血觀音」突破以往演出,導演楊雅喆要她抽濃菸、對著他大罵三字經,吳可熙全都照做,拍戲拍到壓力大,每天在倒數殺青日,花很長時間才從角色中抽離。

「血觀音」今年入圍金馬獎7項提名,吳可熙沒能入圍是最大遺珠之憾,日前她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提到,這次在「血觀音」的演出得「把情緒往外放」,有別以往在電影「冰毒」、「再見瓦城」必須要「把情緒往內收」的演出方式,對她來說是一大轉換。

尤其在拿到劇本時,看到第一場就是有裸露的床戲、而且還是3P,吳可熙坦言:「當下很震驚」,不過,從小學街舞的她,把演床戲想像成在跳舞,也建議楊雅喆可找學過舞的男演員,對戲起來也更自然。

楊雅喆表示,他希望吳可熙的床戲著重在「戲」本身,而非肢體動作,為此貼心找了現代舞者陳武康,以及出身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的演員施名帥,讓三位演員不會因為肢體上的接觸而彆扭,開拍時,三人反倒像是舞者一樣自在。

反倒是工作人員拍得很緊張,楊雅喆笑說,一來是在冬天拍攝,很怕演員感冒,「二來是沒和屋主說我們在拍3P,很怕屋主突然出現,拍得我滿身是汗。」

拍攝期間也傳出吳可熙嗆楊雅喆「不會導戲」,訪問時,楊雅喆再度否認傳聞,「完全沒有的事」,但他也透露,確實為了幫助演員入戲,要吳可熙直接對著他大罵三字經。

吳可熙起初有點猶豫,但拍這場戲時,她只穿平底鞋,踏在凹凸不平的礁岩上,腳底有如被針刺一樣痛,當時已經拍到身體、精神上快要無法負荷,當楊雅喆要她大罵三字經時,「在片場情緒就像角色一樣,想要發洩」。

演出這個角色讓吳可熙吃盡苦頭,拍攝時為了融入情緒,在片場幾乎都是一個人,也不和其他人說話,收工後也很封閉,很少和朋友聊天,私底下也把自己變得很冷酷,最後壓力大到每天在倒數殺青日。

片中楊雅喆設定吳可熙的角色是個老菸槍,原本不會抽菸的吳可熙,開拍前每天抽一根菸幫助入戲,可是,到了片場才知道要抽紅色萬寶路,「抽第一口就站不穩、頭暈」,為了符合角色需要,也只好硬抽。

楊雅喆說,一般女生多半抽薄荷菸,會抽到紅色萬寶路,「可見這女人有多滄桑」,不過,他也是在採訪時才知道吳可熙抽濃菸會頭暈,「怎麼不早說,可以把菸草用少一點啊」;然而,吳可熙就像個好學生一樣,對導演的要求,只要她能做得到,就不會討價還價。

※ 提醒您:抽菸,有礙健康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福原愛 楊晴 林采緹 杜詩梅 雪碧 吳佩慈 食尚玩家 賈永婕 胡睿兒 阿信 林青霞 潘迎紫 小S 走光 木村拓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