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雄影畫出在地狂野 洪添賢插畫中藏樂趣

2017高雄電影節主視覺「慾望之味」由插畫家洪添賢(Croter)操刀,在他的創
2017高雄電影節主視覺「慾望之味」由插畫家洪添賢(Croter)操刀,在他的創作中,除了有偏向商業風格的可愛設計,也有濃厚諷刺意味的藝術插圖。圖/中央社記者江佩凌攝
2017-11-03 15:22中央社 記者江佩凌台北3日電

今年高雄電影節主視覺「慾望之味」,不走影展偏高級質感的設計風格,反而以鮮豔火紅色調結合豬的奇幻面貌引注意,其背後是由已和雄影兩度合作的插畫家洪添賢(Croter)操刀。

對於影展來說,主視覺往往能直接感受到影展的印象風格,然而,高雄電影節「慾望之味」的視覺意象,除了呈現今年的電影作品與電影節的特色,構圖上還有小吃攤車化身成「移動城堡」,上頭甚至載著各種如人類樣態的豬,奇幻風格令人充滿無限想像。

「慾望之味」出自2015年曾和雄影合作過的洪添賢之手,日前他在高雄接受中央社訪問,受訪這天他頭戴鴨舌帽,配著黑框眼鏡,臉上有些鬍子,語調輕柔地說著「慾望之味」的想法,以及走上插畫之路的甘苦談。

對於「慾望之味」不採如金馬影展及台北電影節整體設計的高級質感路線,洪添賢說明,高雄電影節一直希望視覺上有「狂野」、「在地」的印象特色,因此他把生活中常見的麵攤、冷氣室外機等地方元素及庶民生活都注入設計中。

對於庶民文化的觀察,洪添賢發現,無論是吃、情慾或是賺錢,都驅動著人們的生活,所以他在主視覺圖中最下方畫上2隻豬,「雖然騎著攤車,可是卻被錢遮住眼睛」,暗諷著盲目的生活。

洪添賢的設計中經常帶有諷刺的元素,他笑說,其實是常畫一畫會忍不住流露在作品中,「我們雖然從事畫插畫,但其實都滿血汗的。很拚、工作時間很長,可是好像也無法怎麼樣,所以有時候畫著畫著會生氣,就把一些東西塞在裡面」。

今年39歲的洪添賢,已被冠上「高雄插畫家」,但他其實是台北人,8年前因台北房價貴和種種因素下離開台北,加上當時高雄有「文創設計人才回流駐市計畫補助」,每個月持續創作圖文作品給高市府,就可以固定領新台幣2萬元,讓他決定和太太前往高雄定居。

時空回到2009年的高雄,當時有關文創產業的發展仍尚未臻熟,駁二藝術特區甚至還沒完成,洪添賢則笑笑地說,還好他來得算早,運氣好有卡到一些位置,現在只要提到高雄插畫家,往往一不小心就會聯想到他。

從北台灣到南台灣,洪添賢走過漫長的摸索之路,現在他常受邀到學校演講,然而洪添賢教的不是畫插畫,而是如何接到案子;他知道,許多初出社會的人都希望畫出自我風格,「但其實那樣就沒有案子」。他強調,商業插畫不僅要「無害」,而且要不會刺傷人的圖,才會讓業主喜歡。

洪添賢提到,起初他也都會很想畫充滿藝術面又帶點諷刺意味的圖,但這種風格感過於強烈的構想,往往讓業主認為不適合放進商品,反而錯失許多「賺生活費」的機會,因此,他某天突然覺悟,「不排斥畫可愛的圖,有錢都可以」,讓他開始迎向市場偏好的可愛風格,案子也越接越多。

其中,洪添賢畫了一幅濃縮版高雄市地圖的「高雄物產圖」,圖中有許多高雄地景和農漁產品,包含那馬夏鄉水蜜桃、旗山香蕉、大寮紅豆、前鎮魷魚,還有北高雄的虱目魚和龍膽石斑等,當然也有熱鬧的市區旗津、壽山及污染源的工業城。該作品曾在高雄兒童美術館外牆展出,挑起小朋友找故事的樂趣,十足生動趣味。

洪添賢的創作,除了有偏向商業風格的可愛設計,也有濃厚諷刺意味的藝術插圖,有趣的是,每張圖都會偷偷置入他養的賓士貓。他說,有時畫商業插畫很無聊,就會在他擅長「畫好畫滿」的插圖風格中,暗中鋪藏一些設計,他笑說,這樣不容易被發現的樂趣很好玩。

但身為自由接案的插畫家,洪添賢明白,「若這個月偷懶,在某個月就會得到報應」,為了太太和5歲小孩一家3口的生活,他必須讓案子不間斷,「因為有些客戶一旦拒絕,可能之後就沒有機會」。

受惠於現今網路的方便,定居高雄的洪添賢反而接到很多台北公司的案子,問他回頭看8年前搬到高雄的決定,洪添賢說:「應該是滿正確的,至少換一個環境會逼迫自己。」同時也喜歡這邊的狂野、隨意,包含有時有些糟的交通狀況。

洪添賢鼓勵年輕插畫家「堅持想做的事情」,雖然他為了畫畫分裂出不同風格,但最終還是走在畫圖的路上,同時也鼓勵新鮮人,「有很會得獎的插畫家,但其實畫得好卻從來沒得過獎的人也很多,大家都是默默在做事,就是要堅持自己想做的」。

2017高雄電影節主視覺「慾望之味」的視覺意象,構圖上由小吃攤車化身成「移動城堡...
2017高雄電影節主視覺「慾望之味」的視覺意象,構圖上由小吃攤車化身成「移動城堡」,還載著各種如人類樣態的豬,充滿無限想像的奇幻風格。圖/擷自高雄電影節官網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陶嫚曼 瓊瑤 迪麗熱巴 丁國琳 孟耿如 顏永烈 張少懷 Bo妞 劉立立 咘咘 李國毅 狄鶯 簡廷芮 吳亦凡 張軒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