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曾英庭談最後的詩句 拍離別戲淚流不止

導演曾英庭以「最後的詩句」拍出台灣青貧世代的戀情悲歌,入選第17屆紐約亞洲電影節
導演曾英庭以「最後的詩句」拍出台灣青貧世代的戀情悲歌,入選第17屆紐約亞洲電影節。他回憶說,拍攝男女主角機場離別戲時特別有感,一度淚流不止。 中央社
2018-07-07 23:18中央社 紐約6日專電

導演曾英庭以「最後的詩句」拍出台灣青貧世代的戀情悲歌,他感嘆年輕人即使努力,也難實現夢想。拍攝男女主角機場離別戲時,曾英庭特別有感,一度情緒失控,淚流不止。

「最」片是公共電視首部新創電影,去年3月首播後好評不斷,除獲4座金鐘獎,也陸續在國際影展曝光,包括6月底展開的第17屆紐約亞洲電影節(NYAFF)。曾英庭獲邀出席與紐約觀眾交流,今天下午與媒體暢談幕後點滴。

曾英庭表示,「最」片劇情侷限在台灣,但探討的貧富差距問題具有全球共通性,他很好奇美國觀眾會怎麼看待這部電影。

「最後的詩句」描述一對青春愛侶相戀16年,歷經3次政權更迭,卻不敵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大環境,年輕時懷抱的夢想逐漸幻滅,感情也禁不起社會現實的摧殘,日漸變質,最終分崩離析。

曾英庭從青年貧窮命題出發,拍出這部悲傷的愛情電影。他說:「台灣的愛情不是都這麼悲傷,而是他們剛好運氣不太好,彼此也有些問題沒有好好去審視,所以不只是時代或社會原因,最主要是他們自己沒有好好把握這段感情。」

曾英庭特別談到片中男主角,一直沒有看清很多事,反而不斷責怪社會大環境,最後才從別人口中,發現最大問題其實是自己,「算是我身為男性,這個世代男生對自己的反省吧」。

被問到拍攝時印象最深的場景,曾英庭認為是男女主角在機場的離別戲。他回憶說,那場戲要刻意壓抑悲傷,祝福彼此邁向更好的未來,他本來想和主演的傅孟柏與溫貞菱溝通,沒想到才準備開口就哽咽,心情沉澱後還是說不出來,好在兩位主角最後都能抓住他想呈現的感覺,詮釋到位。

曾英庭說,人世間離別很常見,但非常不容易,寫那場戲他就特別有感覺,拍攝時演員還沒開始演,他就控制不了情緒,真正演出時,他在監看螢幕前已淚流不止。

「最」片劇情歷經3次政黨輪替,主角際遇卻每下愈況,35歲的曾英庭從同年紀的朋友觀察到,台灣社會階級流動確實愈來愈難,政治人物擘畫的美好願景,往往無法實現。

他說:「這個世界正在轉變,我們年輕人始終努力,卻不一定能得到原本想要的夢想,而且這個夢想基本上非常簡單,就是幸福和安居樂業的未來,如此而已。」

紐約亞洲電影節副總監克里明(Stephen Cremin)去年5月就在坎城影展注意到「最」片,他認為這部電影巧妙連結台灣社會困境和小人物感情故事,而且曾英庭對自己的影像語言很有自信,初試啼聲就展現個人執導風格。

克里明表示,曾英庭和楊德昌一樣,不畏碰觸政治、歷史及成年男女關係題材,這是他15年來首次見到台灣電影人有這樣的勇氣,是「台灣影壇的絕佳典範」。

曾英庭關注社會議題,曾以長片「椰仔」講述在台外籍勞工逃跑的背後故事。他透露,下一部電影想拍女警與移工的故事,因為台灣移工人口愈來愈多,「是我們必須溫柔對待的族群」。

最新文章
+ 噓!超多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金馬獎 古力娜扎 謝金燕 Bo妞 張曼玉 謝盈萱 胡歌 劉傑中 劉德華 吳東諺 白冰冰 汪東城 林志玲 張靚穎 丁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