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下的電影創作 金牌製片:會更精彩

台北電影節15日下午二時在中山堂舉辦楊士琪卓越貢獻獎得主陳國富和台灣新生代製片劉
台北電影節15日下午二時在中山堂舉辦楊士琪卓越貢獻獎得主陳國富和台灣新生代製片劉蔚然、曾瀚賢的座談會。(photo by胡幼鳳)
2018-07-15 23:06台灣醒報 記者胡幼鳳╱台北報導

台北電影節歡慶二十周年的頒獎典禮後,緊接著15日下午二時在中山堂舉辦楊士琪卓越貢獻獎得主陳國富和台灣新生代製片劉蔚然、曾瀚賢的座談會,由資深媒體人張士達主持,吸引了眾多電影人及新生代電影創作者來參與。

陳國富開創電影想像

大家共同關心的是台灣電影新進創作者的出路。要爭取大陸市場,審查制度不是最大問題,台灣年輕人應提昇競爭力與企圖心,才能登高望遠。

當年在台灣電影谷底時刻,陳國富導的《雙曈》開創台灣商業片之新局,開創了台灣電影對於資金與市場的想像。

曾經參與創辦第一屆金馬國際影展、台北電影節的陳國富,是影評人出身,在台曾經執導多部電影<徵婚啟事>、<國中女生>等,現在身份是大陸金牌製片,合作的導演包括徐克、馮小剛等中港名導,在大陸創造了數十億人民幣的票房,過去他曾經因為看了一本台灣出的書<轉山>,就找了從未拍過長片的台灣新導演拍長片。

自資引進經典名片

近年他在大陸成立功夫電影公司,為華人新導演提供創作出路,他的公司除製作電影,並以製播網劇來培植新導演,他說:網劇的成本相對於電影,面對的風險較低,

陳國富並非電影科班出身,他自承在求學過程中相當受挫,一切電影知識技能全靠電影發燒友的一腔熱血自學而來。他大量看電影,甚至在台灣極少引進好萊塢電影之外影片的年代,和朋友自資在試片間引進經典名片拷貝包場觀賞,若尋覓不到拷貝,就去原文書店去找劇本書看。像柏格曼的原文劇本,及經典名片<去年在馬倫巴>這些原文劇本,他都是硬嗑下去的。

當初籌拍《雙曈》時,是因他與美商哥倫比亞有合約,要提出中港台可行之電影企畫案,香港的周星馳丶大陸的馮小剛等人都在他計畫之列。

而《雙曈》他最初推荐的是由魏德聖導演,還把魏導一部六十分鐘的影片附上為參考,但未獲美方同意,因此最後只好自己上陣。

激勵年輕導演

最初他並不太能接受蘇照彬寫的劇本,他考慮的因素包括:這樣的故事可能在台灣發生嗎?國際市場的賣點何在他思考當年台灣正邁向科技島丶大家正在尋找新的信仰,自己感情落點何在?因此他和編劇一起修改劇本後,運用好萊塢的資金拍出《雙曈》,當時在台灣賣座八千萬,海外成績也很不錯,激勵了擔任副導的魏德聖,讓魏認為夢想中難及的<賽德克巴萊>有拍攝的可能,而一大票受到影響的年輕人還包括黃志明、戴立忍都認為台灣電影從此不一樣了。

但可惜當時台灣電影大部分要倚賴政府的輔導金,如果沒有輔導金幾乎都拍不成,而輔導金當時規定不得任意修改劇本,他為追求更好的資源,也因為哥倫比亞的合約,他赴大陸發展,原本一開始在兩岸奔波來去,但最後決定要「接地氣」,深入瞭解大陸市場,讓自己對市場的敏感度能深入基因中,他常住北京,現在若有人問他如何開發大陸市場,他唯一的答案就是「來住」

由基本功做起

他在電影路上靠自學揣摩,前期猶如瞎子摸象,他自承作品創作並不成功,但也打下電影分埸丶 分景丶控制節奏等基本功,而現在年輕的電影創作者很容易取得坊間的書籍,包括劇情人物設定丶情感落點分析,他認為電影創作還是要由基本功練習做起,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昆汀塔倫提諾或史匹柏。

陳國富說:「我去大陸並非北上淘金,而是想要有足夠空間完成心目中的電影,到大陸所有人都和我聊電影,台灣電影圈當時卻無人聊電影,去大陸讓我找到了拍電影的新動能。」

他現在已在大陸市場累績了十五、六年的經驗,對於市場的敏感度已經深入基因,他認為,大陸的電影政策時鬆時緊雖非好事,但去理解去應對,就會找到竅門。

要先想「不要輸」

曾瀚賢監製的<紅衣小女孩>系列在台灣票房一連兩部都是年度票房前茅,他認同魏德聖導演在擔任《KANO》監製說的話「不要先想怎麼樣會成功,要先想不要輸」,他和新導演有很多合作,而現在致力於培訓新導演,讓他們先上故事開發的課,舉辦提案大會,讓新導演磨劍霍霍。

曾瀚賢最近剛在韓國參加了亞洲製片論壇,發現即使在亞洲市場已獲得成功的<與神同行>的製片,仍志在取得中國大陸市場。<屍速列車>原本也是在韓國影界都不看好的情況下開拍完成,但在各地票房都高,因此突破了韓國電影界對預算的想像,拉高預算拍了更大製作的<與神同行>,搏得更多票房肯定。

拉高標準提升競爭力

他說,大陸電影市場資訊快速翻新丶競爭強丶年輕創作者有強烈努力出頭的企圖心,審查不是問題。他期盼台灣年輕的電影創作者,要拉高自己的標準,提昇競爭力,勇於突破,不要沈溺於台灣視角及小確幸裡。

《血觀音》製片劉蔚然多年前製作的<星空>是由導演林書宇改編幾米作品,初登大陸之作。她認為大陸是很大市場,「資源和可能性都在那裡」,而當初她也是受到陳國富的鼓勵,要她試著「爬到山頭去看看不同風景」。她認為大陸市場雖大,競爭力也高,台灣電影創作者不妨先在台灣拍出一部電影做為基礎再說。

限制下保持創作力

大陸的創作雖然受審批所限,但大陸創作者早就習慣了這樣的限制,反而在限制下的創作更精彩,她建議有志進軍大陸的創作者要隨時保持資訊的更新,並且接受限制與審查,努力在限制下保持創作活力。

陳國富特別強調: 爭取中國市場, 台灣最大優勢就是同為中文創作者。台灣也曾遇過題材限制的年代,但現在一切開放,台灣身為華語電影創作空間最大的地方,可惜卻不見更多不同類型電影的出現。

幾位金牌製片都有和新導演合作,爭論到面紅耳赤翻臉的地步,陳國富有時就會重剪一個版本, 劉蔚然也會找另組編劇重編劇本,讓導演有一個更多更好的選擇,他們相信靠著溝通,不論身處何地市場,只要真心想要拍好電影的導演,總會找到出路。

陳國富說:「華語電影市場非常敏感,常有蝴蝶效應,一件小事也可能有軒然大波,但先把自己弄好,時代不會辜負你的。」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鈕承澤 熊熊 解婕翎 Bo妞 盧廣仲 劉德華 蔡少芬 孫安佐 劉駿耀 愷樂 張宇 周潤發 咘咘 鄭人碩 安柏赫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