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到極限了」 網曝現場攤倒人影讓人揪心!

網評有雷/決戰中途島 Midway,牛仔與職人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2019-11-11 18:32噓!星聞 文/小羊

本文由網友小羊授權轉載

我對軍武與戰史不熟,看這部片比較是抱著學習的心態,一方面想把以前沒好奇也沒了解的這段戰史建立一點視覺印象以供今後進一步認識,另一方面則想看看我一直很感興趣的羅蘭艾莫瑞奇 Roland Emmerich 這次又想拍什麼好玩的。

圖/双喜提供
圖/双喜提供

羅蘭艾莫瑞奇,捕捉瘋癲

羅蘭大導,這個來自斯圖加特出身慕尼黑電影學院、在一群藝術片同學之間特立獨行地獨鍾特效大片的德國小子,我們廣大觀眾認識他應該多半是在《ID4 星際終結者》,然後大規模特效災難片還有《酷斯拉》《明天過後》與《2012》而有個災難大師的形象,不過他也有一些很新奇的古文明片如《史前一萬年》、很神經質的愛國戰爭片《決戰時刻》、也有瘋瘋癲癲的總統逃殺片《白宮末日》、很出奇的翻案歷史片《莎士比亞的秘密》、以及很熱情的同志運動片《石牆風暴》、甚至上一部令台灣觀眾尤其頭痛的是中資置入片《ID4 星際重生》... 我竟從 ID4至今每片都看過!

說羅蘭是災難大師罷,把這片單回顧起來顯然也不全是;說羅蘭愛拍大美國主義罷,那些美國獨立戰爭守護總統的愛國電影給他拍來總是有那麼三分藏不住的嘲諷與惡搞、總令我覺得他是爽拿美國錢開心婊美國;說他是個中資導演抱中國大腿罷,看《ID4 星際重生》我也覺得是拿中資婊中國,畢竟不論拍大中國還是大美國拍到誇張豪洨滿滿刻板令我越看越想笑,這不是婊還是什麼呢?不過不論他拍哪個類型的電影,主角總是有那麼幾分瘋瘋癲癲的、總是不太能融入這個行禮如儀的庸碌社會,但總是特立獨行另闢蹊徑,而能見人所不能見、為人所不能為。

美國牛仔,自大囂張無畏權威

以羅蘭風格來看這部《決戰中途島》,可以看出他有些部分的稜角稍稍磨平了、有些新稜角悄悄長出了、有些不變的稜角長得更硬了。譬如以災難特效片來說,《決》片儘管仍有絕望的槍林彈雨與烈焰沖天,但並沒有像《ID4 星際終結者》或《2012》那些虛構爆米花片那麼放浪形骸,這次拍歷史故事他終究還是對視覺的寫實保有高度敬意的;他這次的製作設計不但不像以往誇張放肆,反而還更重視一種素樸斑駁的拼裝感,彷彿可以感覺到每架飛機起飛、每艘船艦啟航、每挺槍砲開打、每次俯衝投彈、每次飄搖降落,都是拼湊搖晃戰戰兢兢地胼手胝足而來。

而不變的羅蘭風在於人物的瘋癲,這次找了 GoT的一代「達里歐」Ed Skrein 這個痞子來代言中途島瘋子,甚至他飾演的 Dick Best還只是個引子,正如某人台詞「這場戰爭都靠這種 cocky cowboy 贏來的」,這裡好多人都是自大美國土生土長的 cocky cowboys:伍迪哈里遜演尼米茲如是、後座機搶手下士 Guido如是、陸航海上起飛的杜立德中校如是;甚至較靦腆的情報官 Edwin Layton 亦如是、只是需要尼米茲從旁推一把大方說真話;循規蹈矩的飛行員如 McClusky與 Lindsey 亦如是、只是他們也需要 Dick Best從平日就囂張跋扈以激起他們戰時覺醒的爆發力。

然後本片一票男人中少數出現的兩位老婆,也不是哭哭啼啼拖著老公不要走的家庭至上小女人,而是英姿颯爽大膽放手有時連老公都吃一驚的 cocky cowgirl。低調女配角是情報官夫人 Dagne Layton ,女人不懂戰爭之重就簡單請教一句、老公簡單解說她「喔」一聲二話不說幫戴眼鏡煮咖啡去;高調女主角是 Mandy Moore飾演的飛官夫人 Ann Best ,她出去社交面對長官就是老公今晚戰局的 wingman、老公迷惘時她以後方女人長期強大的心理建設靜定直言「誠實坦率和盤托出」就是最振奮人心的武器,人人有了自覺自能坦然面對、都會成為視死如歸的 cocky cowboys。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擷自IMDb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擷自IMDb

日本職人,忍辱負重堅守崗位

對我來說,這部電影大群美國帥哥是來演文戲的,這文戲也不是多深的內心戲而是要來耍帥的,它甚至不聚焦單一主角而是讓眾生接棒拍個美國牛仔連環圖。相對地,本片作為戰爭片還有個令我驚訝的特色:它除了美國方,也一樣認真甚至平等地描繪日本方,上有幾位我們熟知的日本老中青帥哥代言、下有甲板上焦急地開著高射砲與艦橋上戰競聽令的年輕面孔代言。眼看著《飢餓遊戲》金髮男孩 Alexander Ludwig 在甲板上向敵機開槍聲嘶力竭著,我們再看接下來一次次美機俯衝日艦的似曾相識場景,本片德國導演鏡頭下那美國日本都是熱血男兒的同理心已不言而喻。

綜觀全片結構是一分為二:開場是美日兩邊代表 1937 年在東京把酒言歡的美好時光,然後轉眼到了 1941 年已是戰陣兩邊各自努力再不相見。英雄惜英雄的兩位跨國外派軍官山本五十六和Edwin Layton,從這場對話我們就看見了未來中途島日軍將領們的無奈身影:山本五十六親美而主和、反對侵華戰爭、疑懼大國崛起、憂心破壞現狀平衡、怎奈國內鷹派抬頭鴿派式微,「別逼日本太緊,給我們溫和派一點空間」,整個是忍辱負重委曲求全,而四年後變成了時不我予仍堅守崗位。看看日本這邊鞠躬盡瘁的情懷,也許本片美方只有身段三分日式拘謹的 Layton 能懂吧?

看看 Layton 自己,也許浸淫東方文化已久也真有那麼點日本味。在珍珠港一役他廣泛蒐證大膽預測了,但拘謹身段沒能與上司一起悍然說服華盛頓高層,這才須為「美國情報史上最慘重失敗」如啞巴吃黃蓮般默默扛責任;但伍迪哈里遜瘋癲演出的尼米茲上台了,他大膽相信 Layton 與旗下情報官們的浩瀚工程與審慎判讀,你們認真工作的結果說是中途島、我就大膽相信並向上說服就是中途島!這一次的簡報,不能再謙恭拘謹地出言保守給個模糊的機率,要時地明確斬釘截鐵堅定說出來!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牛仔對職人,一場文化的戰爭?

從 Layton 身上我們看到日本與美國兩種文化的結合,但美國文化終於激勵他大放異彩改變戰術。也許,此片在羅蘭艾莫瑞奇捕捉的視角下,這場美國對日本的決定性大戰,從美日開戰前政治乃至中途島海戰,都是一場「美國牛仔 vs 日本職人」的文化對決吧?

在日軍,職人們盡的是職責,如南雲忠一與山口多聞在戰敗時仍堅守崗位的 "duty";在美軍,牛仔們投注熱情與心血的是工作,如 Dick Best 在最後一戰前勉勵後座機槍手的 "job"。

在日軍,人人不畏危險拼命戰鬥口口聲聲都是為了天皇,甚至兵敗如山倒時仍想孤注一擲不計犧牲所要捍衛的是榮譽;在美軍,以 Dick Best為首的弟兄們熱血戰鬥為的是替珍珠港報仇、他個人則是為了犧牲的官校兄弟。

在日軍,眾將領階層森嚴紀律嚴明,就算前線有什麼最新狀況、就算挑戰美國會造成什麼動盪,都只有聽上級長官的份摸摸鼻子盡忠職守;在美軍,本片上自尼米茲偕 Layton 對抗華盛頓、下至 Dick Best特立獨行對抗中隊長官、乃至下士 Guido二話不說提起機槍勇救戰艦,那都是牛仔的專業堅定無畏權威。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在日軍,本片也描繪了幾次當戰陣危機將至疑雲重重時,中高階軍官往往以「美軍能力不夠裝備不優」為場面話鎮定軍心,這話雖有幾分真實但有時也是說得心下忐忑;在美軍,上自尼米茲就任下至 Dick Best激勵中隊都不是靠場面話,而是誠實坦率醜話通通說出來,人人都有九死一生的自覺,自能自主做好心理建設全力以赴。

在日軍,戰陣前堅守崗位不眠不休是如武士的苦行;在美軍,本片拍了很多「好好睡一覺」、「有病快去養」的放鬆。在日軍,本片拍了一次被擊墜飛機的自殺攻擊;在美軍,每一架中彈飛機即使在海上生死未卜仍不瞄準敵艦而落海求生。

到最後,在美軍,已擊潰日軍要不要追到底?指揮官決定「今天是勝仗,且見好就收」;在日軍,仍有殘餘軍力可傾巢而出戰到最後捍衛榮譽,屬下仍聲音顫抖地建言著,還好跨文化的山本五十六那顆美國心悄悄回來了,今天就打到這裡吧。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莫委曲求全,All Or Nothing At All

整部片在日美兩邊這樣看下來,我是為日軍這邊默默流淚的。每每看兩邊似曾相識的甲板艦橋砲台乃至飛機起飛等場景,日本這邊的是集體嚴峻而肅殺、美國這邊則是熱血沸騰地呼喊,日本這邊是戰戰兢兢恭謹聽令心下忐忑不敢說、美國這邊則是專業判斷有話直說無畏權威。於是,美軍一切個人英雄的洞見與才氣都由下而上得到了發揮改變了戰局,日軍則是保守壓抑由上而下而無法靈活因應現實。在日軍那邊難道沒人敢說真話?看羅蘭拍的每一個森嚴場景,我真無法想像誰有種暢所欲言,只有一個個明知大禍將至聲音顫抖卻只能艦亡人亡的男孩身影。

整個日軍從高層如山本五十六、到低層如山口多聞的艦橋小軍官,他們身在那時代的日軍文化下都只能委曲求全,不像美軍讚揚 Dick Best這種攔路嗆上將的牛仔實力說話堅定出聲。帶著這兩種文化身體的比較觀察,我繼續看到了 Annie Trousseau演唱法蘭克辛納屈經典的片尾曲 "All Or Nothing At All"竟然更心有所感:要不就捍衛價值大聲爭取、要不就雙手一攤徹底放棄,就不要做個委曲求全的夾心餅乾、那只會任岸邊浪潮捲走自己。

這首歌如此聽來,是否也有本片片頭山本五十六那忍辱負重的無奈呢?也許,那時的日軍文化已經走到了必將自毀的死胡同,戰敗要悍然自盡、抓到俘虜就會悍然處死、遇佔領區人民窩藏敵軍就會悍然屠殺... 真令我慶幸也心懷感恩,我們不生在那個年代的台灣,而今天的日本已然大不同。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看這部羅蘭艾莫瑞奇電影,我漸漸開始了解他可能看見了什麼。在訪談中他曾表示,這部《決戰中途島》他已想拍了二十年,可惜當年預算不夠沒法拍,今年大片廠不支持他就找獨立市場與中資仍努力拍出了。他這個從製作設計不知不覺變成導演的影人,要求的預算與製作規格是努力堅持絕不打折的,這回錢顯然不花在災難片與科幻片的出奇特效,而花在重現那戰陣場景與戰艦機具的斑駁質感,那都是艦隊百工小螺絲釘胼手胝足打造出來,正如看似簡單的俯衝轟炸是失手多次犧牲無數才換來。

他也強調他不是個國族主義者、而是個全球主義者,他感嘆國族主義往往造成戰爭、而期許自己的戰爭電影能超越國族。此片最令我珍惜的不是羅蘭招牌的特效場面,而是他所鍾愛的文化身體,一邊是看似討厭其實率性伸張的 cocky cowboys、另一邊是看似秩序井然其實壓抑接近崩潰的委曲求全... 一邊值得珍視、一邊值得憐憫,也許這就是羅蘭式戰爭片所想表達的跨文化價值?羅蘭絕不是個大美國或大中國主義者,他的兩集 ID4與其說舔美舔中我還覺得更像嘲美諷中,但今年《決戰中途島》倒是放下了嘲諷、代之以溫暖的崇敬與體察,即使我是戰爭麻瓜也要強力推薦!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陳子玄 高以翔 陳建隆 何如芸 許孟哲 王瞳 周亭羽 郭彥甫 劉畊宏 馬俊麟 吳淑敏 走光 高宇蓁 王力宏 狄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