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評有雷/《1917》一鏡到底背後的難度與真誠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2020-02-04 12:11噓!星聞 文/馬修藝術伽

本文由網友「馬修藝術伽」授權轉載

這是一部令人驚喜的戰爭片,剛剛獲得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大獎。

故事發生在一戰白熱化的1917年,兩名16歲的英國士兵接到命令,必須在八小時內穿越火線,將立刻停止進攻的命令傳遞到友軍,以免落入敵軍的圈套,被選中的原因就是其中一名士兵的哥哥在友軍任軍官,所以這個消息不僅決定了友軍1600人的命運,也決定了親人的生死。

兩個少年就在這猝不及防的情況下義無反顧地開始他們的歷險,最終他們一人殞命,一人歷經艱險磨難,及時到達,挽救了大部分友軍的生命。

這部電影最大的特點就是幾乎是一鏡到底的,中間的轉承十分精妙,不露痕跡,整個故事因而感覺一氣呵成,情節無比連貫,令觀影者屏氣凝神,不能自拔,深深沉浸入電影的細節裡。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這種一鏡到底的風格源自希區柯克的《奪魂索》1948年,電影《鳥人Birdman》2014年是這種風格的集大成者,該片獲第87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最佳攝影等四項大獎,當然《鳥人》一片並不是真的一鏡到底,只是通過黑暗和鏡頭移動來完成轉接部分,據說有全片有16個剪輯點,展現了電影剪輯的功力。

這部《1917》也是這樣的,並不是真正的一鏡到底,也巧妙地通過近景和黑暗轉接過度,從而達到一鏡到底的效果。我觀察到的剪輯點不多,所以影片都是一個個的超長鏡頭組合起來的,這非常考驗導演,演員,場景設計和剪輯的功力,而且因為的大場面的戰爭片,參演人員很多,場面非常宏大,難度就比那些一鏡到底的文藝片或懸疑片更上層樓了。

一鏡到底的敘事手法讓本來就緊張的戰爭情節更為緊湊連貫,加上戰場細節的細緻展開,令觀影者很容易地融入故事中,感受電影裡的血肉與惡臭,體驗戰爭的殘酷與無奈,深度拷問人類在戰爭中的良知與人性。

影片裡的場景設置非常細緻,可以說真實還原了一戰戰場的殘酷,道具服裝也極為精細到位,軍迷們應該也會非常滿意。戰爭場面真實而宏大,人物與場面的互動非常緊密。

影片的基調是冷峻,陰霾,泥濘,殘酷的,影片的色調完全符合基調,大量運用了廣角鏡頭,以兩個主角作為前景展開宏大而肅殺的場景。

影片裡有許多大牌演員充當配角,令關鍵人物在情節展開轉承上非常有力,主角的兩名士兵倒是新鮮,名氣不大但表演真實可信,就是眾多的如背景一樣的群演也非常到位,在一鏡到底的壓力下也非常完善到位,英文對白非常的英國風格,冷峻而強硬,如同這該死的戰爭一樣。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這部電影,重點看超長鏡頭的巧妙運用,場景道具的精密細緻,演員表演的功力與真實連貫,將戰場的冷酷與殘忍,小人物的堅韌犧牲在長鏡頭里串聯融合。

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幕在接近結尾處,剩下的一名士兵歷經艱險,逃出德軍的圍追堵截,丟掉所有裝備,跳入河中,飄流到一個橫倒的大樹前,爬過堆在樹前腐爛腫脹的人馬屍體,用盡力量登岸進入樹林,樹林裡正是他要尋找的英軍友軍,他們在等候加入第二波衝擊波,圍在一起唱著古老的英國民謠,精疲力竭的士兵軟軟依靠著樹聽完這首民謠。

全曲如下,非常的輕靈飄逸,是本電影的點睛曲。

Wayfaring Stranger《徒步旅行的陌生人》

I'm a poor wayfaring stranger 我是一個流浪異鄉的遊子
While traveling thru this world of woe 在這悲傷的世界徒步旅行
Yet there's no sickness,toil,or danger 有個地方沒有病痛,艱難和危險
In that bright world to which I go 那是我即將前往的光明世界
I'm going there to see my Father 我要去那兒探望我的父親
I'm going there no more to roam 我要去那兒不再遊歷他鄉
I'm only going over Jordan 我將穿過約旦河
I'm only going over home 回到那屬於我的家園
I know dark clouds will hang round me 我知道烏雲會籠罩著我
I know my way is rough and steep 我知道路途艱難而險遠
Yet beauteous fields lie just before me 但美麗的田野終會展現在我的眼前
Where God's redeemed their virgils keep 那裡是被上帝拯救的自然聖潔的樂土
I'm going there to see my mother 我要去那兒看望我的母親
She said she'd meet me when I come 她說她會迎接我的歸來
I'm only going over Jordan 我將穿越約旦河
I'm only going over home 回到那屬於我的家園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從這部電影裡,我看到電影人無比的真誠與對高難度的挑戰,看到現代人對殘酷的直面與拷問,對希望的執著,對英勇獻身的褒揚,小人物在宏大歷史裡的無奈、英勇與犧牲。

個人感覺此片是下屆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影片,最佳剪輯獎項的強勁種子選手,最大的對手將會是《愛爾蘭人》。

正如《奇異博士》主角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在影片最後說的那段無比冷峻的話,

Thereis only one way this war end, last man standing.
Havesomeone see your wound. Now fuck off, Lance Corporal.

這句話濃縮的不僅僅是戰爭的殘酷與無奈,更透出無比的堅毅,決絕與犧牲。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劉真 辛龍 俞小凡 歌仔戲 陳亞蘭 楊麗花 楊麗菁 翁家明 蕭淑慎 YouTuber 成語蕎 舞力全開 奧蘭多布魯 志村健 來自星星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