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遭詐騙幸好女兒阻止 卜學亮自責「很蠢」

網評有雷/《小丑》──扮醜成風 起於青萍之末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2020-02-14 15:44噓!星聞 文/沈育曉

本文由「錢江晚報」授權轉載

在第92屆奧斯卡頒獎禮上,電影《小丑》(Joker)也是主角。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憑藉《小丑》獲得了最佳男主角獎,在電影中,瓦昆菲尼克斯用精湛的演技展現了一個內心複雜的小丑,他的表演為小丑賦予了更多可能性。

相貌平凡、才華平庸,大多數時候都掩身於光彩奪目的朋友身後,很多人都是這樣長大的吧,不矚目也不至於被孤立出去。敏感的人會捕捉到平靜海面下的暗流洶湧,而電影會把所有的孤獨、嫌隙、隔絕放大。就好像厄運會遺傳,偏見會傳染,仇恨會集結起來找上門,所有於陰暗處瘋狂滋長的自我保護的本能,化身成了《黑天鵝》,換裝成了《小丑》。成長的過程,終不似少年遊。

我對漫畫沒什麼興趣,甚至不知道小丑是DC漫畫蝙蝠俠宇宙中的王牌反派,也不熟悉他標誌性的綠髮紅嘴和神經大笑。僅僅把它當成一部現實題材的黑色電影也未嘗不可。有人拿它與《黑天鵝》對比,它比《黑天鵝》更殘酷,高譚市所有的罪惡矛頭都指向亞瑟這樣的社會邊緣人,身心被疾病折磨;也比《黑天鵝》更陰暗,在滿地都是六便士的世界裡,他唯一一輪乾淨的月亮也被遮擋,本是至親的人欺騙了他大半生。可以說《小丑》是有相當強的政治隱喻的,血腥抵抗金元政治、貧富差距。然而,聯繫當下的局勢再回看高潮部分戴著小丑面具的人們,面具背後不一定是真正絕望的底層人民,也可能是那些曾經在街頭毆打亞瑟的暴徒,利用亞瑟無心插柳的槍擊案,製造暴亂。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亞瑟在整部片子中,被各個階層,各種膚色的人欺凌過,他本該誰的立場也不站,最後是人流將他推到仇富者精神領袖的神壇。很難說究竟要批判哪一方。他經歷了被街頭混混和華爾街精英毆打、被同事陷害、被富人階層無視、被政府援助項目、被自己最喜歡的喜劇主持人莫里嘲笑、被母親的臆想症欺騙,最終選擇了用暴力反擊。從「把歡笑帶給世界」到「死亡比人生更有意義」,小丑是如何一步步從臉上的一抹油彩到吞噬亞瑟整個人生,是在我看來比批判外部社會更耐人尋味的精神世界的一場賭博。

在亞瑟的想像中,觀眾被他的表演逗得捧腹大笑,女鄰居溫暖友善,偶像莫里待他親切似父子,而實際上這個街道上永遠堆滿垃圾的城市,沒有人真正關心一個丑角的生活。當亞瑟的內心再也無法承受這些毫無理由從四面八方向他襲來的不幸,終於把槍對準了所有傷害過他的人,這其中包括亞瑟的母親。這一幕的觀感很像《寄生上流》片尾,底層司機拿起刀突然向財閥雇主砍去,不同的是,《寄生上流》裡的富人並沒有苛待窮人,富即是原罪,《小丑》生活在一個毫無人情味的殘敗世界裡,以一齣悲劇的方式犧牲自我,在別人眼裡卻如同一幕喜劇。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亞瑟的一萬種不幸裡,最容易產生共鳴的是,每個人或多或少嚮往真正被人傾聽,被人看見,所以當亞瑟指責社工不認真聽他講述的時候,當他憧憬舞台的時候,他幻想自己在聚光燈下被莫里點名的時候,我才理解了亞瑟為什麼為媒體對他的負面報導而興奮,為什麼站上警車頂起舞。不要說尊重、平等這些詞彙,富人操控的高譚市秩序在瓦解,亞瑟的精神也在走向崩潰。

嘲諷缺陷、踐踏善良、掐滅理想,荒漠般的文明城市每天都在上演一出出悲劇,想活下去的人只好混進丑角的隊伍,一邊大笑一邊哭。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周亭羽 劉真 法比歐 辛龍 賀一航 雞排妹 九把刀 謝忻 阿翔 徐懷鈺 李紫嫣 鄭少秋 蕭淑慎 韓素希 夫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