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評有雷/《女鬼橋》──你說過會保護我的

嚴正嵐接演「女鬼橋」打破怕鬼心房。圖/傳影提供
嚴正嵐接演「女鬼橋」打破怕鬼心房。圖/傳影提供
2020-02-27 15:35噓!星聞 文/網友Sharp

本文由網友「Sharp」授權轉載

據聞,東海大學於建校初期,由於教學區和學生宿舍之間有一條大壕溝,校方為了讓學生方便往來兩區,於是搭建了一座吊橋供人使用,即使到了現在這座吊橋已經被拆毀,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水泥橋,然而流傳於這座橋的鬼故事從未消失。有人傳言,在這座橋上有一個長髮披肩的女鬼,每到夜晚她會便會在橋邊徘徊,時而嘆氣時而哭泣,聽起來非常可憐,只是當那些經過停下腳步關心她的人,看到她的臉無不放聲大叫然後轉頭就跑。也有人說,如果半夜單獨經過這座橋,女鬼就會出現向你詢問時間,這時候千萬不能說出正確時間,一旦說出正確時間女鬼將會帶走你的命。對於傳說眾說紛紜,可不論是哪個版本肯定都會出現女鬼,所以這座橋就被人稱作「女鬼橋」。

關於女鬼為何會出現在東海大學的這座橋上?比較有名的有兩種說法,一是過去有一對就讀化工系的情侶,因為得不到雙方家長的祝福,於是兩人相約某日半夜12點在這座位於男生第17棟宿舍旁的橋上會合準備私奔,只是當約定時間到了男方卻沒有赴約,傷心欲絕的女學生便跳橋自盡,因此之後如果有男生在半夜12點經過女鬼橋,這個自殺身亡的女生就會出現問他是讀哪個科系,假使回答了「化工系」,那女生就會把人帶走。而第二種說法是,有位被男友提分手的女生,在離開男生宿舍時因為石階濕滑,她不小心從最上階摔落,頭部直接重擊橋面,最終因失血過多不幸離開人世,此後這女生就一直被留在了這裡。要如何能夠見到這女鬼?傳說最有效的,是在半夜12點來到女鬼橋,從旁邊的石階往上走,邊走邊數就會發現最後竟然比平常多出了一階,只要在這時候從階梯上回頭,就會看到女鬼出現在你身後,到底這說法是真是假沒人知道,可在2018年3月就有人在女鬼橋開直播做實測,同步觀看的百名網友不約而同的都看見了直播畫面裡的某一處有道輪廓清晰的白影,不少人都認為這道白影就是傳說裡的女鬼。

林哲熹(左)在「女鬼橋」又有不一樣的演出。圖/傳影互動提供
林哲熹(左)在「女鬼橋」又有不一樣的演出。圖/傳影互動提供

《女鬼橋》便是改編自東海大學的女鬼橋傳說,再加上了2018年的直播撞鬼事件,將兩者編撰成一體而成的恐怖之作。近幾年有改編自台灣鄉野奇談的《紅衣小女孩》、《紅衣小女孩2》、《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還有以民間習俗、文化、禁忌為靈感的《粽邪》、《屍憶》等作問世,在期待還有更多故事被搬上大螢幕之前,現在又有「校園鬼故事」加入戰局,以東海大學「女鬼橋」為一個開始,台灣大學「醉月湖」、政治大學「屍水男宿」、中興大學跳樓頻傳的「鬼王傳說」、文化大學「鬼電梯」...,有名的鬼故事一時半刻說不盡,因為我自己非常愛聽鬼故事,也有買作家笭菁的「禁忌系列」、「禁忌錄系列」、「都市傳說系列」等,若有更多鬼故事拍成電影我還滿樂見的,不過當然首要前提是要「拍的好」。過去多為廣告作品的奚岳隆導演首次執導長片《女鬼橋》,以恐怖片來說是屬於中規中矩型的,驚喜有但不多,前頭四分之三劇情稍嫌單調,基本上全靠演員、特別是張甯、詹宛儒兩位撐場,而最後以一小段翻轉為收場,是有那種「雖然有在猜劇情但沒想到是這樣」的驚訝,更是在暗示著有續集的可能,但可惜以恐怖片來說是還差了一點。

「橋上冤死魂,橋下捉交替。」

其實我有點忘記前面五個字是什麼,不過大抵是類似這樣子的沒錯。《女鬼橋》保留住了直播撞鬼的部分,卻稍加修改了原本傳說中的女鬼起源,本來的「相約私奔男生毀約,女生傷心跳橋自盡」改為「慘被五個男人強暴含冤而死的女子」,然而電影並不是「直接」改掉,而是隨著劇情發展悄悄的讓「口耳相傳的傳說(相約私奔男生毀約,女生傷心跳橋自盡)」變成「曾經發生過的慘劇(慘被五個男人強暴含冤而死的女子)」,如此一來既能讓對原本就有聽過東海大學傳說的觀眾產生熟悉感,另一方面又能和劇情更有關聯性且讓整起事件的發展還有刻意安排的翻轉是再合理一些,不至於太過突然。

特意將原本的起源再染上更多恨意,是又牽回到多數恐怖片最常用的「抓交替」,可同時間順著劇情看到最後,恍然大悟原來一切都是有計畫性的誘導,前半段有鬼後半段有人,鬼與人一起作祟,《女鬼橋》似想做到一個微妙的平衡,想不失去恐怖片的味道,又想安插著對人性的反問,然篇幅太短、鋪陳過久、翻轉太快使電影最終沒能達到預期效果,我自己認為的是最後遭鬼利用的芯喬其實不用問著阿全「你敢為了活下去殺人嗎?」、讓活下去變成一種選擇,若照著設定好的「殺五人」直接一路殺到最後連阿全都殺,或許還會比較痛快。

之所以會這樣想,是由於劇情發生時間點是記者所在的2020年、學生四死一失蹤的2016年,以及被暗藏在裡頭的2012年,導演奚岳隆利用剪接的方式讓這三條時間線穿插在一起,不是為了混淆觀眾而是為了最後的結果,因為如果有看仔細的話大概在一半就會發現本來以為的2016年其實還有一支分歧(2012年)。回到前面提到的,2016年的芯喬在被阿全甩了後復合不成,芯喬是抱持著恨意的說「那就去死吧」,即便在還沒看到後面不知道她被鬼附身,應也是能猜測到破壞女鬼橋禁忌是她刻意的,更遑論後來得知其實她早在2012年就成了女鬼的「殼」,祂透過她於每四年就策動一次循環,這些學生都是她計畫帶去女鬼橋的犧牲者,女鬼的恨再加上愛不到的恨,我是不認為到最後她會不殺掉阿全,反讓阿全殺了自己就為了他想活下這麼輕易,真要是這種走向不是不行,但就是沒有類似徵兆。

很常看鬼片的孟耿如表示:「我光看『女鬼橋』劇本就已經毛骨悚然了!」圖/傳影提供
很常看鬼片的孟耿如表示:「我光看『女鬼橋』劇本就已經毛骨悚然了!」圖/傳影提供

除非是芯喬想要脫離女鬼的控制,所以才要阿全殺了自己好讓他代替她變成女鬼的「殼」、也就是四年循環的幫手,倘若是這樣,那她一句句的淒厲哭喊「你說過會保護我的」就瞬間有了另外一種意思。時間切回到2020年,阿全換了個身分陪著女記者回到東湖大學調查2016年發生的慘案,自始至終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相信觀眾都早就猜到當年的四死一失蹤並不包含阿全,直到女記者察覺到身邊的助手就是影片裡消失的第六人後,他就開始展開他的計畫,片尾他把五個學生帶到女鬼橋是要遵循此循環,而他對女記者說的他需要她的幫助、要她來打破規則,我解讀他的話裡含義,一是要她殺了他,二是他會殺了她,因為每四年死五人是固定的,是當年生前強暴她的人數,可是假設某個四年多死了一個呢?因為多死了一個不在預計內的人,突然出現了的歧異點會不會有可能就破壞了女鬼多年來的規則讓循環停止?這樣想來,當年阿全與芯喬同樣是二留一,不是他被殺就是他殺了她,為什麼不能兩個都死或兩個都活?因為多一個少一個都不是規則訂好的「死五個」。當然這都是我的推論,事實上阿全的話是什麼意思電影沒說明,僅留下這個伏筆引人聯想。

《女鬼橋》的優點其實不少,不論是特效還是特化都是我認為近年台灣恐怖電影最佳,而其餘整體技術方面也都在水準之上,《女鬼橋》在多數時間是能夠給予觀眾一定程度的壓迫感,美術、攝影、畫面、燈光甚至出現的小道具,從美術教室的假人、廁所那滾來滾去的水桶再到一匹一匹掛在上頭的白布,都成功營造出了詭譎氛圍,此外,透過剪輯將不同時間線剪為一塊,最後在從第三者口中揭示真相,無不是為了再提升電影的可看性。安排記者來做為這重要的第三者,功能當然不僅是追查事件揭示真相而已,更是要透過她的職業來傳遞「看一件事(新聞)永遠不要只看表面」這個看《女鬼橋》劇情的重點暗示,假使不看到最後,有多少人會發現劇情是三條時間線再跑?姑且不論2012年與2016年,有沒有人是在真相揭曉前,就察覺到「松哥與石頭」和「阿全與三妹」兩組人根本從頭到尾都沒有一起出現在同一個畫面?每個人應該都是認為他們是分頭去尋找下落不明的文耀才會分頭走,但原來他們本來就是「分開的」,利用剪輯完成的不光是為了最後真相,還有要使觀眾浮現「恍然大悟」的念頭的小小詭計。

曾在「屍憶」扮演女鬼的張寗,新片「女鬼橋」中邪模樣嚇呆導演。圖/傳影提供
曾在「屍憶」扮演女鬼的張寗,新片「女鬼橋」中邪模樣嚇呆導演。圖/傳影提供

除了優秀的幕後團隊,不少演員也都貢獻出了生涯最佳表演,例如可屬《女鬼橋》最大看點的張寗,以及最大驚喜詹宛儒。前者演出作品很多,《醉‧生夢死》、《自畫像》到去年的短片《2923》,她的角色多半都有一定難度,也都是很少人願意去做嘗試的類型角色,在《醉‧生夢死》靠眼神,在《自畫像》靠肢體,在《2923》靠語氣,她其實都和她的對手激盪出精采的對手戲,可說實話我離開電影院之後過沒多久我就忘記她了,她有外型有演技但就是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但這次她在《女鬼橋》裡的表現卻是所有演員中最佳,絕對算得上是她最讓人難忘的一次演出,她所飾演的芯喬戲分吃重,她在不同時刻做出層次分明的演技,她的表情、肢體甚至語氣都清楚讓觀眾知道芯喬「現在的狀態」,最難的是她最後遭鬼附身時,要讓觀眾既能感受到她身為人的悲傷,亦要覺察到鬼透過她散發而出那抑制不了的恨意,簡而言之,張寗還滿適合演恐怖片的。

同樣適合恐怖片的,就是飾演石頭的詹宛儒,不說我真的不知道她原來是在《紅衣小女孩2》裡演楊丞琳的叛逆女兒,剛開始我覺得在《女鬼橋》就像是在演畢業製作,那種被臨時找來的學姊,在她還沒撞鬼之前都太過刻意,但直到她撞鬼了好像就變了個人似的,完全逼迫著觀眾跟著她被鬼追殺,那股透過屏幕穿透而來的恐懼如此清晰,直接壓過戲分不比她少的嚴正嵐。其他除了新人葛丞有記憶點外,像是林哲熹、嚴正嵐、孟耿如、謝毅宏都持平表現。

《女鬼橋》有著構成一部好的恐怖電影的條件,真的就是可惜在於四分之三劇情太過乏味,光靠最後一小段重點段落難以挽救,感覺上不該純靠一直嚇人來達到目的,尤其當鬼纏一個人就要花上十幾分鐘,久了也容易麻木。揭示真相來得太晚又太急,稍微複雜的時間點問題還來不及釐清就要收尾,一頭霧水的機率會偏高。有點太想要跟觀眾說有續集這件事,反而最後有些顧此失彼,畢竟如果觀眾看了「也許」會是首集的《女鬼橋》後覺得好像「就是這樣了」,又會如何興起想要去看續集的念頭呢?

最新文章
+ 噓!超多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熊熊 黃鴻升 金鐘獎 小鬼 吳宗憲 侯佩岑 孫藝真 許光漢 高以翔 楊雅筑 于美人 林瑞陽 潘嘉麗 楊丞琳 玄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