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評有雷/《蚵豐村》──每個人都有「難言之隱」

《蚵豐村》描述王船祭典下面臨世代衝擊的台灣西南漁村。圖為電影劇照。圖/林龍吟提供
《蚵豐村》描述王船祭典下面臨世代衝擊的台灣西南漁村。圖為電影劇照。圖/林龍吟提供
2020-06-17 15:15噓!星聞 文/北漂的公務人員

本文由網友「北漂的公務人員」授權轉載

疫情解封第一檔國片,相較於好萊塢商業爽片,蚵豐村其實更像於臺灣真實人文與環境的紀錄片,透過導演精準、細膩及寫實的觀察,把臺灣土地的殘破(西南沿海地層下陷)及人民的焦慮(發大財?),如同生蠔一般,生猛地攤在觀眾眼前,啟發我們檢視最深層的焦慮源頭,終究是對於「原點」的眷戀。

一、同學,你過得好嗎?

《蚵豐村》導演林龍吟今年只有三十二歲,這是他留學捷克布拉格返國後的第一部電影,找來兩位年輕演員林禹緒(飾演盛吉)、陳莘太(飾演昆男)也是處在是奔三、奔四,本來該是「三十而立」的年紀,然而現在時機不好,盛吉在臺北無功而返後,遇到童年玩伴,滯留家鄉四處打零工的昆男,一邊吹牛在臺北「每個月幾百萬上下」的勝利人生,包括昆男在內的在地鄉親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但轉過頭來卻是接到通知面試的電話已讀不回。

至於有沒有真的發大財?每位北漂青年心裡頭最清楚了,在臺北討生活,究竟能不能向片頭盛吉或片尾昆男所豪洨的「每個月都幾百萬上下」在賺?事實上,在沒有內線(賺好幾個波段)、沒有背景(你好我爸是○○)、沒有父兄輩拉拔的情況下,面對高房價、高物價、高壓職場的現實條件,北漂青年究竟能在臺北都會區存活多久?

二、每個人都有「難言之隱」

如同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日記,在強調商業行銷包裝的現代社會中,「溫拿」的故事總是隨他高興吹噓(最終成為都市傳說?)但那些被現實社會擊倒的「魯蛇」難道只能吃土吃草嗎?《蚵豐村》不是「王子公主幸福快樂過日子」的確定結局,而是未來日子怎麼過都不確定的開放式結局。總是要有人來拍一部「非溫拿」的人生故事吧。

中南部青年前仆後繼前往「天龍國」一圓「臺北夢」的同時,有多少人真的發大財了?又有多少人黯然回鄉?三十歲了,很快奔四,該回家「體驗蚵農生活」或者出走家鄉到臺北賣「○國電動牙刷」?每個人都有「難言之隱」的苦衷,然而表現在外的,只剩下「幹話」或「垃圾話」了吧。

三、世代有衝突嗎?

臺灣人,尤其臺灣男人(臺男不意外?)傳統上不懂得表達情感,在兩個世代的男人之間(父子)溝通起來更是拐彎抹角,要嘛用幹譙的,要嘛就是對著樹木畫圈圈地自言自語,溝通效果實在不好。

然而,以人性來說,傳統觀念的男人在社會上走闖,拚搏一生的財富(蚵田),終究是要留給子女的。在不高的溝通品質背後,還是充滿著父愛的,血濃於水,親生父子間的「世代衝突」或許只是表面上的假議題。

最後,如果賣「○國電動牙刷」能在臺北買3棟房子,可以幫忙介紹一下嗎?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羅霈穎 米可白 于美人 澎恰恰 莫子儀 翁家明 小甜甜 利菁 寶媽 張景嵐 王燦 Angelababy 周孝安 劉真 黃少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