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黃鴻升遺作28日上線 追思音樂會免費入場

獨/陳雪甄失婚2年拼事業 自揭脆弱淚嘆:要被肯定

陳雪甄。記者余承翰/攝影
陳雪甄。記者余承翰/攝影
2020-09-15 19:43聯合報 記者黃保慧/專訪

曾入圍金馬最佳新導演的陳雪甄,在新片「馗降:粽邪2」駭人深刻的演出,嚇壞不少觀眾,但其實在她嚴肅的外表下,有著雙魚座浪漫的一面,和脆弱的樣子。她在2年前拍攝「菠蘿蜜」之前離婚,小孩監護權歸前夫,但他們共同扶養,她說:「離婚不單是誰對誰錯,不適合就是不適合,我們非常和平。」對於這段感情她不後悔,「是很棒的人生經歷,對我的表演工作有很大幫助,可以讓角色更深入更貼近自己,當過媽媽才知道當媽媽是怎麼一回事。」

陳雪甄從事劇場導演、電影演員及表演指導多年,更是不少學生短片的常客,她喜歡與學生創作,也熱愛演出。她非科班出生,大學就讀台大園藝景觀學系生物科技組,研究所考到台大微生物研究所,就讀許多人的夢幻科系她卻非常不開心,常問自己「要繼續跟我這些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過2年嗎?」某次老師把她叫進辦公室討論文題目,當老師提出研究「木瓜樹下之菌種多樣性」時,她瞬間情緒湧上,她告訴老師:「我不知道我在幹嘛。」隔天她毅然決然地休學了,默默打工存錢,直到要飛往英國讀「當代表演藝術」的前一刻父母才知道陳雪甄所做的決定。

她很勇敢,不靠家裡,在英國同時兼2份工換取生活費,她在飯店衣物間當小妹,還要去打掃廁所,跟一群非洲難民一起工作,甚至遭到種族歧視。也當過酒保被醉客當面罵「笨亞洲女孩」,雖然無助,但為了表演,這些她都挨得下去。

陳雪甄從小習慣把事情攬在身上,力求完美,尤其是5年前孩子剛出生時,她肩負學著當母親的責任,還得出去工作,又想完成拍片的夢想,這段期間讓她壓力極大,當時還胖了5公斤左右,雖然最後婚姻畫上句點,但她主演加執導電影「菠蘿蜜」,讓她在夢想往前一小步。

有著雙魚座浪漫天性的她笑稱,自己有很多少女心,總是一頭把浪漫的地方都用在愛情,形成和外表很大的反差,揶揄自己:「所以我在想是不是這樣,所以我在愛情這麼失敗。」她也說:「大家都看到我強勢那面,其實我另一面非常脆弱、非常女孩的,看我在外面強勢恐怖,在家都蠻自卑、蠻脆弱的。」但她消化後又說:「這是我的功課。」很多時候必須照顧別人,內心還是很希望有個依靠,現在她不強求感情,也不覺得一定要結婚。

現在的她重心放在工作,把自己逼得緊,想試探能在這領域達到什麼境界,她大笑說:「所以趕快給我一個金馬獎,我想要放慢腳步。」她理解「努力在做事情時不需要別人的肯定」的道理,但她突然深嘆一口氣,像女孩般吐露著:「我當老師那麼久,當表演指導,同時我這麼堅持表演這麼多年,都是我在給別人鼓勵,很多時候撐起這個肩膀給學生靠。其實小女孩嘛,還是有那一面,很期待哪一天有人鼓勵,覺得妳演得不錯。」這次「粽邪2」上映13天全台票房狂破4700萬,也有不少名人給正面回饋,她說:「這不是虛榮感,那是我真的很少被肯定,所以我真的是打從心底謝謝。」話到這她悲從中來,眼眶都紅了,還是擠出笑容說:「我真的覺得我蠻努力的。」

她在劇場經驗豐富,但在轉到影視的過程很挫折,不僅不適應鏡頭語言,與工作人員的互動也要調適,「安全感是演員最大的敵人,表演需要相當的安全感,面對陌生環境、人、事、物,要做完整表演是一個很沒安全感的事」,她後來到法國進修1年,把自己歸零,得到的答案是「現在應該更相信自己,在狀態上去尋找更簡單的東西」。那年她也反省,「演員做大的敵人常常是自己,恐懼是無所不在。原來恐懼人人都有,不是要拋棄他,而是要面對它跟它當好朋友,恐懼會帶著你去認識跟發現很多新的東西,是你從來沒有的」,面對未來挑戰,她選擇持續保持好奇心,跟恐懼當好友。

陳雪甄。記者余承翰/攝影
陳雪甄。記者余承翰/攝影

陳雪甄。記者余承翰/攝影
陳雪甄。記者余承翰/攝影

陳雪甄。記者余承翰/攝影
陳雪甄。記者余承翰/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黃鴻升 小鬼 熊熊 竇智孔 綜藝玩很大 楊丞琳 費玉清 許瑋甯 楊麗花 金鐘獎 陳意涵 恆述 吳宗憲 許孟哲 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