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被火燒臉、看誰都不爽 「刻在」曾敬驊暴走腹黑史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2020-10-08 19:52聯合報 記者黃保慧/專訪

曾以電影「返校」入圍金馬新人的曾敬驊,初出道就備受矚目,近期又以新片「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人氣飆升,他在片中狂放不羈的模樣吸引不少影迷,可私下卻是個容易害羞的大男孩,他日前接受本報專訪坦承年輕時有一段叛逆黑暗期,自認脾氣非常暴躁:「那時聽到任何聲音都覺得煩,甚至學校施工的怪聲音也受不了,整天都想揍人!」

22歲的他私下個性沉穩,絲毫看不出曾經歷過「暴走的青春」,回首過往,他陷入沉思,傻笑吐露:「那時父母講的話完全聽不進去,很想離家出走。」高中時因起床容易流鼻血,身體上的不適與情緒不穩,常讓他火冒三丈,「老師講什麼我都不想聽,家人又愛碎念,一切都覺得不耐煩。」他形容整天只想揍人,連女友都懶得交,「那時看誰都不順眼,有些女生會想來認識,我也懶得搭理。」年輕氣盛的他,更為無聊小事不惜與朋友打架!

「為什麼要那麼聽話!」這是他叛逆期的最大疑問?曾敬驊家裡經營早餐店,晚上則是包子饅頭批發商,身為獨子的他,從小得和3位姊姊一起幫忙家業,他羨慕別的小孩不需早起,有很多時間玩樂、唸書,導致心理很不平衡,他說:「我怕有油煙味帶去學校上課,一天要換好幾套衣服,有時忘記帶,整天很臭,看到手都是水泡破掉也很煩。」有一天早上,他一如往常幫忙早餐店,瓦斯爐意外噴大火,直接燒向他的臉,結果手部與眉毛燒傷,他到學校後,情緒愈來愈低落,一度崩潰放聲大哭,表示,「哭很慘,那天情緒蠻低落的」。

曾敬驊心裡清楚父母辛苦工作供他讀書、衣食無缺,但仍會止不住不滿情緒,「一脾氣暴躁會把很重的壓力丟給家人」,他開始講求效率,凡在早餐店工作就不希望時間被浪費,「只要身邊有人鬆懈我就開罵,我就是要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解決」,對於他心裡的不平衡,雖沒說出口但他猜想家人都清楚,早知父親覺得他不想幫家業,是不是看不起這份工作?雙方總以「寧靜革命」面對問題,因而讓這段關係變得更緊繃。

到了高三,他為證明自己在外也可以過得很好,寧願到處打工也不想幫家裡的忙,那時做過牛排店服務生、菜市場賣菜,後來自己找了一份親子飯店陪小孩玩,他說因為這份工作多少有改變躁動的脾氣,「我會覺得說好像可以回到小時候的感覺。」當時他也愛上看電影,電影的世界成了他放鬆的出口,也奠定了想讀影視相關科系的大學。

上大學後因為和家人相隔兩地,他開始會反省自己,也成了他與家人破冰的轉捩點。現在他從大學畢業踏入社會,爸媽對他當演員也從妥協到支持,他說:「尤其是我爸,現在手機瀏覽紀錄全都是我。」如今成為演員最不能適應的事,他透露就是表演以外的目光,「不管是粉絲或是觀眾、工作人員,有時會有點擔心別人怎麼看。工作上會怕有些禮節沒做到,或是不小心講錯話,影響到別人」。出道1年多他對這份工作有不少覺察,「在這圈子做自己很重要,但是顧慮別人更重要」。面對自己的未來他說:「很確定想把演員這個職業當成我該努力的目標。」對於成為一個好演員,他散發出自信說:「我已經確定了!」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曾敬驊私下個性沉穩,坦言其實有過一段暴走期。記者邱德祥/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