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茵「接拍情慾三級片」爆不堪內幕:被導演騙去

解讀魷魚遊戲 從綠色運動服看韓國社會

「魷魚遊戲」 劇照。圖/Netflix提供
「魷魚遊戲」 劇照。圖/Netflix提供
2021-11-13 10:56中央社 首爾12日綜合外電報導

Netflix熱門韓劇魷魚遊戲」受到全球歡迎,9月開播以來約有1.42億觀眾看過這部血腥的反烏托邦題材劇集。導演兼編劇黃東赫在劇中的安排環環相扣,每個畫面都有深刻意涵。

「紐約時報」報導,劇中主角展開生死廝殺時穿的成套綠色運動服,其實在韓國文化、政治和歷史有特定象徵意涵。

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文學翻譯與韓國研究教授鄭在原(Jae Won Chung,譯音)受訪表示,「這部劇其實在講韓國社會」,綠色運動服「有太多層次意涵」。

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服裝設計系教授申珠英(Jooyoung Shin,譯音)說,成套運動服在韓國現代社會是一種階級象徵。

她說:「當我看到成套綠色運動服,心裡浮現的第一個字是『白手』(baeksu)。」這個字意指無業遊民,直譯是「白色的手」,因為這些人成天遊蕩,什麼事也不幹,手掌當然乾乾淨淨。

韓國連續劇裡,看到一個角色白天上雜貨店、身穿成套運動服,就知道「這個人是個魯蛇,沒法經濟獨立,必須仰賴父母或家族,因此遭到主流社會階級漠視,或因為失敗而受到社會歧視」。「成套運動服成為白手的象徵,代表這種非常懶散,甚至可謂寄生的生活模式。」

申珠英的解讀,在奉俊昊(Bong Joon Ho)2019年執導、橫掃奧斯卡金像獎的韓國暢銷電影「寄生上流」(Parasite)當中也可以看見。劇中主角兒子金基宇和高中老友聚會小酌,提到自己是「白手」,因為家境貧寒無法上大學。

紐約流行設計學院(FIT)藝術史教授邊慶熙(Kyunghee Pyun,譯音)表示,「魷魚遊戲」的成套綠色運動服,令人想到男星金秀賢主演的2013年電影「偉大的隱藏者」(Secretly Greatly)。他在劇中飾演一名北韓特務,偽裝成一名無害的「鎮上傻子」。他在劇中的服裝是什麼呢?綠色運動服,「只不過他的有帽子」。

邊慶熙說:「相較於學校制服象徵守紀律和道德標準,便宜的成套運動服,尤其不是在上體育課的時候穿,在韓劇、節目和小說中,通常象徵某個人不被社會接受。」

以首爾人的審美觀點來看,成套綠色運動服顯然是很落伍的時尚,導演黃東赫(Hwang Dong-hyuk)曾說,這套服裝是從他1970年代高中時期的體育服為發想。

若融入韓國現代史,這種「新復古風」(newtro,新與復古的混成字)通常是懷舊的日本或美國風,歸因於韓國經歷遭殖民、獨裁統治、民主化及快速現代化的政治歷史背景。

「魷魚遊戲」藝術總監蔡京順(Chae Kyoung-sun,音譯)接受「中央日報」訪問時提到以「新村運動」(Saemaul Undong)為靈感。

新村運動在1970年由當時韓國總統朴正熙發起,是由政府出資、社區主導的社會經濟計畫,目標是快速實現工業化,發展韓國的住宅與基礎建設。

除了首爾和其他大都會城市,韓國在戰後農村地區大多仍是茅草屋頂。新村運動讓社區具備可以徹底改頭換面的建築材料,被普遍認為是韓國經濟起飛,打造所謂「漢江奇蹟」的基礎。

申珠英說:「我那一輩的人常開玩笑說,綠色已經成為公職人員的象徵。」

她從小在韓國長大,「每天聽到新村運動」。學校和社區早上會播放(由朴正熙親自作詞作曲的)新村運動主題曲做早操。新村運動的標誌是一面亮綠色旗幟,中間黃色圓形圖樣裡有一株新芽。

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歷史系教授文悠美(Yumi Moon,音譯)表示,新村運動雖然改善了生活水平,但「這種政治體系指導鄉村人民聽從政府,替經濟做出貢獻」,某種程度上強制消除了文化傳統。

至於新村運動在「魷魚遊戲」的象徵意義則有多種解讀。鄭在原表示:「其中一種非常諷刺的解讀就是,新村運動象徵集體的掙扎與進步,但在新自由主義的背景下,參賽者被動員到了只能產生一個贏家的零和遊戲當中。」

另一方面,這場遊戲其實沒有真正贏家。「魷魚遊戲」裡的工作人員身穿亮粉色連體褲,代表他們的匿名性與對立性。他們是看不見的手,要讓遊戲(戲中對資本主義競爭的比喻)繼續下去。

柏林韓裔設計師金娜(Na Kim)表示,劇中選擇讓他們穿著亮粉紅色,雖然不像綠色運動服具有那麼多象徵意義,但也是典型的色彩對比手法。

最新文章
+ 噓!超多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福原愛 大S 宋智孝 江宏傑 劉品言 詹雅雯 汪小菲 吳亦凡 那對夫妻 王一博 鍾麗緹 林心如 霍建華 傅子純 于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