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導演任俠拍出家鄉血淚:無法說服自己寫良心的警察

「少年」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少年」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2021-11-26 17:00聯合報 記者黃保慧/即時報導

香港導演任俠今天參加金馬58「新導演論壇」,談起自己執導的電影「少年」,每一個演員都冒生命危險在拍攝,他也提到寫劇本的過程中不斷的推翻自己,「因為每天都有很強烈的事情在發生,當初對警察描寫比較中立,還有寫過有警察默默的幫助人的,但到了2020年,我無法說服自己去寫一個良心的警察,就是一個很大的轉變」。

任俠2018年以「紙皮婆婆」拿下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不過至今還沒拍攝,據知,因遇到資金問題暫緩拍攝,而他先啟動另一部電影「少年」就入圍本屆金馬新導演和剪接。「少年」故事背景是在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的時候,而發生此社運事件後又掀起青年自殺潮,他說看到民間搜救隊非常有感,「那是一個一群人找一個陌生人的故事,也想說大家關注到的都是前線的抗爭,畢竟比較吸睛,但有一幫人默默想救人,不應該被遺忘掉」。

因為香港的社會狀況,再加上敏感題材,他說當初不敢報創投,怕太高調會受到關注,本來希望花10天、3個導演同時拍,後來其中1位導演也退出。電影大量起用素人演員拍攝,任俠形容每一個演員都冒生命危險在拍攝,「我們去年開拍,當時香港有蒙面法、限聚令,我們在街頭打游擊的拍,真的是冒死的狀態,因為會被查、被罰錢、甚至被捕,但他們都很義無反顧地去做」。尤其他們在街頭拍攝尋人的戲,有不少是真的直接問路人,也有人說真的有見過他們在找的少女,「所以拍攝時真的有現實跟虛構產生模糊的感覺」。

該片除了任俠,還有另一名導演林森,由於題材敏感,他說當初不敢報創投,怕太高調會受到關注,本來希望花10天、3個導演同時拍,後來也走了1個導演。他說當時真的有一種看不到終點的感覺,也不知道會影響到多少,工作人員也想說會不會拍了這部電影被打壓、無法做其他工作,「演員也換過人,還有很多工作人員離開,我們都很包容他們」。最後他說:「但我覺得開始就要從一而終,所以把自己積蓄拿出來拍完。」


任俠當導演前曾經是B-BOY,他很早就發現自己不喜歡讀書、討厭制度,「我很小就喜歡電影,自從小時候爸爸帶我看『超人』就愛上電影。」他說還是想留在本土文化、拍自己熟悉的講廣東話的電影,「覺得比較有機會表達我自己吧」。

而任俠後來成為香港名導陳果的徒弟,聊起這段關係,他詢問了陳果是否可以當他畢業作品的監製,約了吃飯後,陳果要他說一次自己的故事,講完,陳果問:「任俠你覺得你是天才嗎?」他雙腿發抖不語,陳果接著說:「我覺得你不是,你憑什麼一畢業就當導演,先跟我兩部我再考慮。」他接受這個安排,也順利通過考驗,陳果問他:「你想當哪種導演?是坐在監視器前把腿翹起來的導演,還是親力親為,你想像我一樣,我就教你。」他們的師徒情持續到現在,但任俠笑說,「少年」給陳果導演看後直說:「我對你太失望。」還被罵了1周,但任俠深知,導演是愛之深責之切。

「少年」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少年」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少年」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少年」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任俠聊起拍攝「少年」過程。記者李政龍/攝影
任俠聊起拍攝「少年」過程。記者李政龍/攝影
「少年」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少年」劇照。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金馬獎 大S 汪小菲 張清芳 亨利卡維爾 曹雅雯 林柏宏 王彩樺 劉冠廷 湯姆哈迪 采子 後宮甄嬛傳 賈靜雯 雞排妹 宋仲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