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幫成員一度走投無路 如今重上「空想夜車」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聯合報 記者袁世珮╱即時報導
WhatsApp

不能不看的超夯「噓!短片」都在這

2007年那首批「星光幫」,曾經為歌壇帶來一股活水,一晃10年,有成有敗,潘裕文搭上這班「空想夜車」,獨立製作的4年一度幾乎憂鬱成病,幸好林宥嘉這群星光朋友一直在。

「我是全世界最帥最棒的人」,剛推出單曲「空想夜車」的潘裕文如今每天這樣自我催眠,非常不像當年斯文的「菜園王子」,他說:「催眠,心情就轉變了,不再那麼緊張了。」這樣的體悟是因為10前猶如一步登天,又簽進大公司,沒想到後來獨立製作,突然發現「不一樣」。

獨立製作的第一張專輯就砸下400萬,是潘裕文先前幾年攢下的錢,親力親為不辛苦,他說:「辛苦的是碰壁。原本能去的平台,現在都去不了。」他氣得回家捶玩偶、在夜深人靜時掉淚,「我一直很順,用功讀書就能考前5名,認真追女生就追得到,只有當歌手是我這輩子最大挫折。」

潘裕文靠演出養下一首單曲,最窮時的財產只有二手破機車、PS4和42吋電視,2015年底時確認「做這件事已經不開心了,累積的情緒已變成憤怒」,才發表「被自然淘汰」的說法,「一直覺得烏雲罩頭,不想接觸人,大家都成功,只有我失敗,自閉到兩個星期不出門,真的走投無路了。」

爸媽會擔心:「你都3字頭了,什麼時候可以讓我們退休?」每年過年,親友心照不宣,不會多問他的事業,但潘裕文已經考慮轉業,「我不知自己在堅持什麼,不知我對世界有什麼貢獻。」他考慮去做日本那種「便利屋」生意。直到2016年底簽了闊思音樂,人生有轉機。

星光幫有一個群組,10個人時常聯絡,潘裕文也會跟林宥嘉請教,「他聽我的demo,很快就有回應和建議。」相較之下,當年外界老說他和楊宗緯的事,反而楊不在群組、也沒有聯絡,「我不想再被說是在消費他」。現在已豁然開朗的他,唱「空想夜車」就是他的心情寫照,已決定要開心工作、積極交朋友,「今年終於可以包紅包給爸媽了。」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潘裕文專訪。記者陳立凱/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潘瑋柏 張惠妹 王心凌 姚元浩 曾國城 本土劇 韓瑜 豬哥亮 蔡依林 張玉嬿 葉華 植劇場 五月天 賴雅妍 陳楚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