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鑫濤的微笑」 瓊瑤含淚訴:心在滴血!

平鑫濤、瓊瑤。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平鑫濤、瓊瑤。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聯合報 記者杜沛學╱即時報導
WhatsApp

不能不看的超夯「噓!短片」都在這

知名作家、編劇瓊瑤5日在臉書上發表一篇3000多字的長文,以「一個美麗的微笑…」為題,內容透露丈夫平鑫濤住院400天,因老化已不認識她,渴求一個「鑫濤的微笑」,但丈夫卻無法給她,文末也透露自己寫下這篇文章的心情:「我從醫院探視回家後,百感交集,含淚書寫。」

瓊瑤文章前半段描述在醫院認識的一位老太太,對方出院時給了她一個微笑,她對平鑫濤說:「有個老太太出院了,她會對我笑,你,也對我笑一下好嗎?我已經一年多沒有看過你的笑容了!」但丈夫「眼珠轉開,然後閉上不理我了。」讓瓊瑤崩潰:「我心上那個洞,又開始流血,即使我擁有老太太那個美麗的微笑,也無法取代我渴求的,鑫濤的微笑!」

瓊瑤心痛對丈夫喊話:「鑫濤,我不知道你會躺多久,只知道你再也不會跟我說話,對我微笑了!」她也描述過去夫妻共同經歷的幸福時光,「當我們在一起,誰能剝奪我們的幸福和快樂?我握著你的手,我們還在一起,為什麼我只感到心在滴血,卻感覺不到一點幸福呢?是我們以前太揮霍,把幸福都用完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我竟然恨著目前這個我?這個依然愛著你的我?這個學不會放手的我?這個把你變成這樣的我?」另外,她也PO出過去丈夫寫給她的信,懷念夫妻相處的美好時光。

瓊瑤臉書全文:

一個美麗的微笑......

因為鑫濤生病住院,我這兩年勤跑醫院探視。在我去探病的這層樓,都是單人病房。病房裡的病人,絕大部份是高齡的病人,每個病人,都有自己僱用的外勞或照顧者,二十四小時照顧著。病房要透風,雖然病患很少出門,房門卻常常開著,我經過時,會好奇的張望一眼。有時,也會在走廊碰到被看護用輪椅推出來的病患。於是,我發現這些病患的一個共同點,就是沒有一個會笑。這些老人,每個都愁眉深鎖,有些失智者,即使什麼都不知道了,依舊會皺著眉頭。因而,我會問醫生或護理長:「他們會不會痛?他們常常在呻吟,是不是會痛?」

護理長是個熱心、美麗、解人、和藹可親的女子,我非常喜歡她。她會很有耐心的回答我各種問題。坦白告訴我:「抽痰會很不舒服,吃軟便劑會造成肚子痛,長期臥床,身體會有臥床的各種後遺症……」我不需要她多說,也深深體會到,這些「臥床老人」,雖然失智了,中風了,或因其他重症變成無行為能力,也無法表達了……他們的「軀殼」依舊會讓他們痛苦!多麼殘忍的最終一段路!對於深愛他們的家屬,更是酷刑,不能代替他痛,不能給他任何安慰和幫助,只有無可奈何的看著他,陷進自我的挫折和痛楚裡,無法自拔!

「臥床老人」這個名詞,是榮總的陳方佩主任告訴我的,泛指依賴維生醫療系統活著的老人!我在給兒子和兒媳那封信裡,特別提出我不要成為「臥床老人」,典故就來自於此。我希望每個65歲以上的朋友,都能被我喚醒,留下遺囑:「拒絕當臥床老人」!恐怕比立法安樂死要容易得多。因為有了「病人權利自主法」,每個病人,都可以選擇「自然死亡」,不需要插滿管子,痛苦難言的「活著」(如果這算「活著」的話),即使這樣「活著」,最後還是難逃一死!也希望大齡的子女,提醒父母交代好自己的這段路,要如何去走?愛到極致時,不是強留病人的軀殼,是學會「寧可把痛苦留給自己,對最愛的人放手」!

話說回頭,我在這家醫院裡,看到的高齡患者,沒有一個會笑。也很少有人能夠走出病房。可是,我卻常常在走廊裡,碰到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在照顧者的扶持下,勉強的走動或復健。照顧者是個年輕姑娘,身強體健,嗓門很大,老太太可能有點耳背,年輕看護屢次高聲指點她這麼做那麼做,老太太不見得能聽令行事,於是,看護就會大聲指責她。每次我在走廊裡遇到她們,我都會對老太太微笑一下,點個頭,但是她從沒反應。她總是皺著眉頭,雖然年華老去,依舊能看出年輕時是個美人,而且有份雍容華貴的氣質。

有一天,我又在走廊裡遇見她們兩個,年輕看護正在對老太太怒吼:「妳撒謊!妳告訴每個人我對你不好,我哪有對你不好!你撒謊……」老太太顫巍巍的站在那兒,嘴裡低聲的,喃喃的不知在說些什麼,看來弱不禁風又可憐兮兮。我知道這不關我的事,但是她們兩個攔住了我的去路。在那一剎那,我沒有運用思考,就本能的插進她們兩個之間,先把小看護推開幾步,對她溫和的、小聲的說:「老太太說什麼,妳聽聽就好,要對她笑,不要罵她呀!」看護瞪了我一眼,氣呼呼的跑進病房去了,把老太太一個人留在走廊裡。我回頭看著她,只見她茫然的站著,瘦弱的身子像一片掛在樹梢搖搖欲墜的葉子,滿臉無助和委屈。我的「瓊瑤病」頓時發作了,往前一步,我用雙臂擁抱住老太太,在她耳邊說:「沒事沒事!不要難過,她還年輕,千萬要保護好自己,不要和她生氣,生氣對身體最不好了!」說完,我放開老太太,只見老太太眼中充滿了淚水,第一次,她正視了我。用很微弱的聲音說:「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被人罵我撒謊,我哪有撒謊?」我正要繼續安慰老太太時,只見主治醫師帶著護理長等一行人走過來巡房,也目睹了我擁抱著老太太的一幕。我對他們打個招呼,趕緊去探視鑫濤了。

那天,護理長對我說:「那一老一小讓你受不了,是不是?」我說:「是啊!那看護好凶啊!一直在罵老太太!」護理長笑著說:「這是她們兩個的相處之道,就像祖母和孫女兒一樣!」我沒聽清楚,驚訝的問:「原來那看護是老太太的孫女兒?」護理長搖頭說:「不是不是!是我們醫院代她請來的看護!因為她們見面就吵,我已經幫老太太換了好幾個護士,可是老太太都不要,只要她!每次都說,胖妹呢?胖妹呢?到處找這個會凶她的胖妹!我只好把胖妹再請來!」哦!我恍然大悟,心想,這樣吵吵鬧鬧,也是一種情感的發洩吧!當我明白這位老太太是個獨居老人時,我的感觸更深了。如果每天沒人跟你說話,有個能吼你罵你的人也好!或者別的看護,都是靜悄悄服侍型的人!她需要的,卻是一個能對她說話的人!

過了兩天,我再去醫院,卻發現這位老太太,正從醫院大門走出來,她居然病癒出院了!我們兩個迎面走來,四目相接。忽然,我看到老太太對我綻開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我呆住了!原來她會笑,原來我那個擁抱是有意義的!我立刻回了她一個微笑,她對我說了三個字:「祝福妳!」我回答了一句:「也祝福妳!」然後,我們錯身而過了!

那一整天,老太太的笑容隨時閃現。以前,我總認為世間最美麗的笑,是嬰兒的笑,現在才明白,嬰兒生來會笑,老人卻在逐漸失去笑的本能,他們的生活裡只有痛苦,沒有「笑」這個東西了,尤其是插著管的臥床老人!我看著鑫濤,他的眉頭皺得很緊,我上去撫平他的眉頭,對他說:「有個老太太出院了,她會對我笑,你,也對我笑一下好嗎?我已經一年多沒有看過你的笑容了!」他茫然的看了我一會兒,我開始讀秒,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秒鐘,他的眼珠轉開,然後閉上不理我了。我心上那個洞,又開始流血,即使我擁有老太太那個美麗的微笑,也無法取代我渴求的,鑫濤的微笑!

當你活在一個沒有笑容的世界裡,你才知道笑容的珍貴!以前,多少笑容都是「平常」,多少笑容都是「當然」,多少笑容被我「忽視」,多少笑容被我「漏掉」!多少笑容,我甚至視而不見。現在,渴求一個笑容,卻難如登天!我呆呆的看著他,一任我的心流血。鑫濤,我不知道你會躺多久,只知道你再也不會跟我說話,對我微笑了!我握住你已經變形的手,你會痛嗎?你會痛嗎?如果你不痛,我能不能告訴你,我每天都會笑,但是,我每天都在痛呢?

鑫濤,你知道嗎?經過你這十幾年來大大小小的生病,經過將近十年我當「特別護士」的日子,經過無數次我們討論「生死」問題,再經過你最近三年每況愈下的身體,我早已從「被保護者」的地位,轉成「保護者」的地位。不知道為什麼?生病不能對外人講,我需要醫生以外的支持啊!國外有各種心理輔導,輔導家屬如何面對疑難雜症,如何撫平自己的疲累和傷痛……我沒有人能幫忙啊!三年來,我崩潰過,痛哭過,最後只能擦乾眼淚,對自己說一句:「加油!只有妳有力量支持他,只有妳可以讓他減少痛苦,妳不能倒下!用正能量來對付所有的負能量吧!」於是,我把眼淚留給自己,把笑容送到你的眼前。回憶起來,我幾乎做到了「一見你就笑!」

我這麼努力,一見你就笑!直到現在也一樣。可是,你連一個笑容都不再給我了!超過半世紀的愛,我們彼此付出,彼此守護,你說過:

「有多少夫婦能夠像我們一樣分享50年前的經典電影

有多少夫婦能夠像我們那樣,每天有講不完的話題

我們實在太幸福了,生活裡有小小的不如意,正是一種點綴

當我們在一起,誰能剝奪我們的幸福和快樂?」

當我們在一起,誰能剝奪我們的幸福和快樂?我握著你的手,我們還在一起,為什麼我只感到心在滴血,卻感覺不到一點幸福呢?是我們以前太揮霍,把幸福都用完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我竟然恨著目前這個我?這個依然愛著你的我?這個學不會放手的我?這個把你變成這樣的我?

瓊瑤

寫於可園

2017.04.05

鑫濤住院滿400日

我從醫院探視回家後,百感交集,含淚書寫。

瓊瑤PO出平鑫濤曾寫給她的信。圖/摘自臉書
瓊瑤PO出平鑫濤曾寫給她的信。圖/摘自臉書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張小燕 郭靜 陸明君 張惠妹 本土劇 曾國城 王心凌 姚元浩 葉華 韓瑜 潘瑋柏 豬哥亮 蔡依林 張玉嬿 李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