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王冠- 你所看到的燦爛與光彩,是我用犧牲與承擔換來的!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2018-01-05 14:37聯合新聞網 普羅米修士

曾經有朋友拿著兒子的命盤,帶著一臉的關切問道:「紫微星坐命將來到底會不會讀書?」我半開玩笑地回答:「皇帝有需要努力讀書嗎?會讀書的應該是輔佐皇帝的大臣們吧…」

也有命宮主星是紫微的學員,在上完課之後懷著略帶辛酸的心情問道:「論行動力和創新能力,紫微比不上七殺、破軍、貪狼;論聰明才智,紫微比不上廉貞、天機、天梁、巨門;論親和力,紫微比不上太陽、太陰、天同、天相;又不像天府、武曲這麼務實會賺錢,那麼態度高高在上的紫微活在這個社會到底有什麼用處?」

的確,對於命宮主星是紫微的人而言,要平衡自己在心態與現實情況下的落差的確是不太容易的事,畢竟這是一個以個人能力與特色取向的社會。紫微坐命的人若是沒有爬到一定的位階,領導者的特質就沒有機會發揮與展現。而如何清楚地定位自己的角色與提供價值,也是紫微坐命者的一大課題。

或許,我們由美劇「王冠」(The Crown) 所描述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角色中可以獲得一些啟示。


努力扮演好「理性主導」的角色

英國國王或是英國女王所享有的皇室特權,與至高無上的地位,足以描述紫微星所代表的所有特質。但是在君主立憲的政治制度下,國家並不是由君主實質統治;君主只能扮演象徵及禮儀性的角色。而長久以來「英國王室是否有存在的必要」之爭議,某種程度也和「紫微星到底有什麼用處」的質疑如出一轍。

既然戴上這頂王冠之後是衣食無憂、享有特權,並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照理說應該人人夢寐以求。但為什麼承接這個王位的人,卻呈現出一副大難臨頭、沉重無比的無奈,甚至像喬治六世(伊莉莎白二世的父親)對外交大臣所說的:「你所認識的艾伯特•溫莎(喬治六世的原名),早在他哥哥(愛德華八世)退位的那天,就被哥哥謀殺了!」。

伊莉莎白二世在接到父親過世的噩耗後,從出訪的旅途中趕回英國。在飛機抵達倫敦機場時,接到了祖母瑪麗王太后給他的一封信:「…..你父親的過世將被許多人銘記,但是人民需要你的堅定指引。 我曾經目睹三位君王,因為無法將社稷與私情分開,而導致整個國家分崩離析。你萬萬不可犯下同樣的錯誤! 你在悼念你父親的同時,還需為另一人哀悼──伊莉莎白·蒙巴頓(她登基之前仍是冠夫姓) 因為她已經被另一個人取代──這個人就伊莉莎白女王 ! 這兩位伊莉莎白會經常互相爭鬥;可是王權必須勝出,必須永遠勝出 !」

這段話也點出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終其一生的責任與行事原則。「伊莉莎白·蒙巴頓」代表的是凡人所擁有的感性與私心,「伊莉莎白女王」則代表理性、責任與國家利益。因為戴上王冠的人,並無法按照自己的情緒、喜好及自由意志來決定所有的事,而是必須依照傳統、先例、規矩行事,不能危害皇室的名聲,凡事的思考邏輯也必須以大局為重。也像極了紫微保守、自重自愛、有框架的行事作風。

因此,雖然伊莉莎白二世願意依循女性的傳統及丈夫的意願,使用丈夫蒙巴頓姓氏作為王朝名號。但是在眾人及首相邱吉爾的反對下,伊莉莎白二世最後還是決定保留原有的姓氏,堅持溫莎王朝的名號。在「做一個好妻子」與「做一個符合傳統價值的女王」中,伊莉莎白二世顯然選擇了後者。

之後要求丈夫菲利普必須在加冕儀式上向她下跪,以表示對女王的尊重,對權威的服從。對於妹妹瑪格麗特違反皇室傳統(王室成員不得與有離婚紀錄者結婚)的戀情,雖然在照顧妹妹的個人意願上,她同意尋求可能的方法來解決。但是在政府內閣與教會皆堅決反對的情況下,在「親情」與「王權」中,伊莉莎白二世再次選擇了後者,而拆散了一對戀人。隨之而來的當然是輿論批評她冷血、不近人情與諸多的責難,以及日漸疏離的情感鴻溝。伊莉莎白二世所面對的兩難及批評,一如紫微常背負的固執、墨守成規、冷血、不知變通等的負面評價。

在論命的過程中,我也常常聽到當事人的無奈:「我也很不願意這樣做!」、「我也是被情勢所逼!」、「基於我的立場/角色,我必須大義滅親!」。顯然地,凡夫俗子也會有如同英國女王所面臨的兩難困境,而必須做出痛苦的決定。就像伊莉沙白二世或許不是紫微坐命,但是她必須常常違反本性,被迫配合演出一個「紫微」應該有的樣子。


掌握權力的智慧與責任

嚴格來說,君主立憲制度下的英國國王(女王)是一個責任大於權力的角色。而長期處在權責失衡的壓力中,也正是這個角色的難為之處。

如果伊莉沙白二世所代表及展現的是君主的象徵──紫微,那麼圍繞在她身旁的人所代表的,就是與紫微具有近似特質的皇室家族──天府。在人格特質上,紫微與天府最大的差異就是對責任的承擔、價值的取向與對理念的堅持。紫微要承受的是「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的重擔,而天府在「就算是天塌下來還有紫微頂著」的心態下,依著個人意願享受著權力所帶來的好處。

這些「天府們」一方面要與伊莉沙白二世分享權力,要求要有自己的舞台、滿足個人的慾望;另一方面卻又對自身該付的責任嗤之以鼻,拒絕承擔。「天府們」通常都自認比伊莉沙白二世更具有鮮明的個人特質、充滿魅力、大方親民;愛面子、愛熱鬧、作風海派、不拘小節、喜歡交朋友。動輒批評王室作風保守,以凸顯自己開明的形象。

作為女王丈夫的菲利普,認為自己為了這段婚姻犧牲了事業、家庭、家族的姓氏以及丈夫的尊嚴。不甘事事以女王為重、處處走在女王之後,菲利普開始向外發展,不時發生的緋聞也成了公眾關注的焦點。之後更向伊莉沙白二世要求親王的名號,希望藉此得到更多的尊重。

身為女王的妹妹,瑪格麗特始終認為她才是父親最鍾愛的女兒,比伊莉沙白二世更適合當女王。與王室侍從武官彼得·湯森違反皇室傳統的戀情,鬧得舉國沸騰。代表王室面對媒體、公眾時的大而化之海派作風,恣意發表個人批評意見,讓內閣與伊莉沙白二世傷透腦筋。但是她始終認為自己生活在伊莉沙白二世的陰影下,而自己原本可以擁有的幸福婚姻,也毀於女王不近人情的堅持傳統。

「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溫莎公爵(退位後的愛德華八世),一方面批評伊莉沙白二世「一個才智平庸且缺乏想像力的平凡年輕女子,經過了加冕典禮的包裝後竟成了女神 …」,另一方面又請邱吉爾勸說伊莉莎白二世提高他的津貼待遇。高傲的他從不認為是自己背離了王室,而是王室強加壓力於他。甚至日後還厚顏地回到英國請求女王同意,希望求得一官半職。

伊莉沙白二世在年幼時期的學習中,習得憲法有兩個要素:效率與尊嚴。「效率」代表的是以內閣為首的政府,「尊嚴」則代表以君主為主的王權。「效率」有權制定與執行政策,並對選民負責。「尊嚴」則賦予「效率」應有的意義及合法性。而王權和政府必須互相支援與信任,國家才能運作。

若以紫微與天府的特質來看:天府注重實質效益與效率,代表「政府」;紫微注重願景與尊嚴,代表「王權」。擁有實際資源與執行能力的政府(首相),常將王權(女王)視為象徵而有意無意地忽視。無論是第一任首相邱吉爾,對伊莉沙白二世刻意隱瞞自身的健康狀況(邱吉爾中風而無法處理國政)、對倫敦霧霾所造成巨大影響的粉飾太平,或是第二任首相艾登一手主導的「蘇伊士運河戰爭」(導致日後英國在國際地位的一落千丈),擔任首相的「天府們」皆採取迂迴或迴避的方式與伊莉沙白二世溝通。這種刻意的輕蔑與忽視,不僅影響彼此的信任關係,甚至造成國家的危機。

面對不同的「天府們」所製造的事端,伊莉沙白二世像是一個疲於奔命的消防隊員,不斷地想方法及對策來滅火。而這些原本應該是與她最親近的親人或是事業夥伴,到頭來卻是傷害她最深的人。內外夾擊的壓力與無人可訴的苦衷,更讓人深刻地體會到伊莉沙白二世「高處不勝寒」的孤獨處境。


領導者的特質是什麼?

就像伊莉沙白二世在面對第三任首相哈羅德·麥米倫堅持要辭職時所說的:「從我加冕之後成為女王至今的十年內,這段時間我已經換了三位首相。他們都是有野心、聰明、傑出的男人,但是沒有一個能夠撐到任期結束。他們不是年紀太大、病得太重,就是過於軟弱。他們都是當選後就半途而廢的人!」

所有的人都可以選擇半途而廢、中途下車,無論他們是為了愛情、名聲、政治利益。但是選擇承擔的領導者卻沒有這個權利。

更重要的是,真正的領導者
在眾人皆醉時,必須維持一顆清醒的頭腦!
在眾人皆逃避時,必須勇於面對,挑起無人可以承擔的責任!
這就是紫微星在現代社會中無可取代的價值!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陳沂 劉寶傑 炎亞綸 林志玲 樂基兒 許老三 詹雅雯 海裕芬 黎明 黃安 木村拓哉 鄧紫棋 小泡芙 延禧攻略 吳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