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司打不完 主播秦綾謙「什麼時候才能放過我?」

TVBS台主播秦綾謙。圖/TVBS提供
TVBS台主播秦綾謙。圖/TVBS提供
2018-07-30 17:12聯合報 記者林怡秀╱即時報導

TVBS台主播秦綾謙2016年爆出婚變,和前夫吳炳輝及前公婆對簿公堂,前公婆遭判恐嚇取財未遂,但前夫家又告她妨害名譽,向她求償600萬,台北地院今開庭,她和前夫出庭後沒有受訪,事後她在臉書發了千字文,表示因為離婚是家務事,無奈前夫家卻不放過她,刑事告不成又告民事,前後共向她索討1230萬,讓她身心俱疲,忍不住悲喊「什麼時候才能放過我?」

她在臉書詳述快3年來始終擺脫不了前夫家的官司糾纏,為此上了兩期周刊,自己身敗名裂,對方卻還告她妨害名譽,刑事不起訴又改告民事,前夫和前婆婆還各自向她求償300萬,共600萬的天價,「於是我又多個官司繼續打,打不完….而從頭到尾我就是因爲不堪被騷擾恐嚇取財及相關傷害,提告刑事及民事損害賠償,然後每個人都問我怎麼ㄧ直被媒體寫?因為官司打不完啊,因為相同的刑事民事要告兩次?!」

她和前夫的婚姻僅維持11個月,她卻為此付出慘痛代價,無奈表示自己只是想好聚好散,對方卻不斷興訟,讓她心理與精神飽受折磨,「婚姻失敗的女性,付出代價,是要被這樣被毀掉人生嗎?」只盼能早日回到平靜的生活。

以下秦綾謙臉書聲明全文:

#離婚都快三年好聚好散這麼難嗎?

兩年多快三年來,我一直沒多說什麼,因為我一直認為婚姻對錯是兩個人的事,應該各自負責承擔,不是搞到要父母出面,或用各種手段毀掉人,所以我默默承受處理,但這一切…

#協議離婚後又恐嚇取財

當時拿了錢、也簽協議兩願離婚,吳母都在場還簽名當證人,但錢到手離婚後,卻開始恐嚇勒索:「不給錢就讓我死、讓電視台播、讓我身敗名裂⋯」

一審吳父母已被判刑,吳母還是不得易科罰金的刑期,且法官判決書載明:「被告兩人始終矯飾犯行,毫無悔改之意,耗費司法資源,惡性非輕,…缺乏為自己行為負責之觀念,自應施以相當之刑罰,以期收矯治及社會防衛之效,且恐嚇取財之金額250萬,數額非少…」

#恐嚇取財一審判決後又歹戲拖棚

不願被恐嚇,我還真的立刻連上兩期周刊。外人不了解婚姻裡各種狀況,不斷不斷被汙衊影射報導,我…真的身敗名裂名譽全毀,這樣滿意了嗎?沒想到…上第一期周刊後,名譽全毀的我反倒立刻被吳家告刑事「妨害名譽」,理由是:我說他們恐嚇(但一審法官判了不是嗎?);還有周刊報導婚姻失敗原因公婆佔了極大因素,搜我房間翻我抽屜剪破我的傘,說我下符求自己婚姻離散,他們認為這是毀他們名譽;還有婚禮宴客有爭執,婚顧對話說前婆婆是奧客也都是⋯

#我被告妨害名譽刑事不起訴

#再議也被駁回判決定讞他們竟又濫訴

但這些都有人證物證,也早在法庭證明過全都非假,且根本沒有妨害名譽意圖,所以他們告我的刑事告訴被法官駁回不起訴,他們申請再議,高院也還是判定再議駁回,不起訴定讞。高院判決甚至載明:「聲請人仍執枝微末節,反覆爭執,委無足採…原檢察官偵查已臻完備,聲請再議為無理由。」

#再重新告我民事妨害名譽告訴並要求天價600萬

這案子好不容易有結果已是兩年後,沒想到,我又收到自己成為被告的傳票,刑事敗訴後,他們竟立刻再用相同罪名,還是「妨害名譽」再告我ㄧ次,刑事敗訴再告民事,母子各告300萬,加起來是600萬天價!於是我又多個官司繼續打,打不完….而從頭到尾我就是因爲不堪被騷擾恐嚇取財及相關傷害,提告刑事及民事損害賠償,然後每個人都問我怎麼ㄧ直被媒體寫?因為官司打不完啊,因為相同的刑事民事要告兩次?!

#不斷興訟浪費社會資源是為了錢還是滿足恨

僅11個月的婚姻,沒小孩沒金錢往來,我只求離散

#這家人卻前後用各種理由加官司意圖索討共1230萬

(380萬+勒索250萬+妨害名譽官司母子各告300萬)

#婚姻雖然失敗了是否還能努力劃上沒有傷害的句點呢

我就這樣被死纏困住,我的家人朋友甚至同事都被騷擾過,騷擾大事記相關證據都已交給法官,但官司每次進展就得被媒體寫一次,全是重覆又重覆,對只想要擺脫這家人的我來說,根本是一次次凌遲

#現在更誇張連開庭都有人通知媒體

#拜託不要再利用我公眾人物的身分消費我了

什麼時候才能放過我?我只是想要繼續我的人生,不想要再跟這家人的名字有任何關連,這是心理與精神的不斷折磨,婚姻失敗的女性,付出代價,是要被這樣被毀掉人生嗎?我只想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而已。放下恨,也是饒了自己,走出恨的牢籠,開始過下一段人生吧!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翁馨儀 延禧攻略 古力娜扎 咘咘 朴敘俊 秦嵐 甄珍 劉濤 Sunnee 葉全真 吳謹言 陳意涵 謝金燕 霍建華 火箭少女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