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姚以緹移動式性愛 老爸回應3個字

姚以緹在「浮士德遊戲2」飾演具有殺手身分的單親媽媽,兩種身分都是挑戰。記者邱德祥
姚以緹在「浮士德遊戲2」飾演具有殺手身分的單親媽媽,兩種身分都是挑戰。記者邱德祥/攝影
2019-06-24 10:00聯合報 記者陳慧貞╱即時報導

手球選手出身的女星姚以緹外型亮眼有特色,出道以來,她戲劇、電影邀約不斷,奇怪的是,始終未能大紅大紫,她曾自糗「小眾片女王」,藝術質感高卻商業性不足,為了讓當初反對她入行的爸爸,看懂她的作品,姚以緹甚至邀請爸爸一起看她主演的「烏鴉燒」、「最後詩句」等戲,只是她演出的「移動式性愛」場面,尺度大膽火辣,爸爸心臟受得了?她笑稱爸爸看了沒有想像中的大發雷霆,只有一句評語:「很勇敢。」

姚以緹主演福斯新創影集「浮士德遊戲2」,飾演具殺手身份的單親媽媽,劇中大量動作戲,第一次和導演碰面時,就被要求「會不會抬腿?」讓她當場傻眼;因運動員出身,她全身幾乎都受過傷,尤其有舊疾「髕骨股骨疼痛症候群」,膝蓋會愈動愈痛,但為了戲,她仍特地接受武術訓練,施展起來還是嚇嚇叫,只要能做的範圍,她盡量親自上陣;其中哭戲也多,「常常哭到斷腸,哭到最後,都希望那個人能『善終』。」。

「浮士德遊戲2」動作戲多,姚以緹過去在戲劇上,「肢體動作戲」更多,曾和吳慷仁、黃健瑋都有激烈吻戲、調情戲,在電視電影「最後的詩句」中,還和傅孟柏有場「移動式性愛」, 2人從窗邊一路激吻、愛撫到床頭,雖無太多裸露,但畫面火辣令人看了口乾舌燥,她笑稱,為了表演,其實不太在意尺度,只專注在表演上,不會想太多,神經大條地說:「還好對手演員都是認識的人,不是陌生人。」

提到入行之初,姚以緹坦言當時已進入國家代表隊,便一邊參與訓練、出國比賽,一邊從事表演工作,踏入演藝圈後,一度也經過家庭革命,因父親認為演藝圈收入不穩定,爸爸希望她繼承衣缽從事代書,沒想到她也直接,為了說服家人,她對爸爸說:「你當初考代書也是考了6 次才考上,也沒說要放棄過,難道你也要我放棄嗎?」這句話,讓爸爸語塞,不再反對,這些年來,隨著她的作品多了,「浮士德遊戲2」舉辦簽名會,爸爸和哥哥也會到場加油支持,對照當初的反對,意義非凡。

「浮士德遊戲2」以一款許願app為主軸,戲中有大量後製特效,姚以緹自糗「與科技的距離」很遠,劇本電子檔不會看,一定要看紙本,手機功能不會用,以為壞了直接送修,提到「許願」,她笑稱演這部戲後,也經常思考這問題,直言若容易達成的,也就不叫願望了,她無厘頭希望能看到外星人、希望能當老鷹、大象,體驗不同的人生。

場地提供/晶華酒店

姚以緹曾是手球選手,因為踏入星途還經歷過家庭革命。記者邱德祥/攝影
姚以緹曾是手球選手,因為踏入星途還經歷過家庭革命。記者邱德祥/攝影
姚以緹在「浮士德遊戲2」飾演殺手,戲中有大量動作戲。記者邱德祥/攝影
姚以緹在「浮士德遊戲2」飾演殺手,戲中有大量動作戲。記者邱德祥/攝影
姚以緹接演過不少為女性發聲的角色。記者邱德祥/攝影
姚以緹接演過不少為女性發聲的角色。記者邱德祥/攝影
姚以緹透過角色為女性發聲、喚醒女性自覺。記者邱德祥/攝影
姚以緹透過角色為女性發聲、喚醒女性自覺。記者邱德祥/攝影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高以翔 楊晨熙 藍鈞天 楊子儀 謝和弦 放浪兄弟 Jasper 陳小春 林志玲 走光 孫安佐 吳怡霈 詹雅雯 AKIRA 歌仔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