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康康上酒店十年花一億 看志村健下場感觸深

康康從工作上的長假,體會到和家人之間的距離,他非常享受其中。圖/康康提供
康康從工作上的長假,體會到和家人之間的距離,他非常享受其中。圖/康康提供
2020-04-10 18:27聯合報 記者葉君遠/即時報導

志村健染疫離世,康康看了深有所感,「據傳他最後可能是因為疫情期間酒店業績不好去捧場而染肺炎,隨後昏迷,到離開都不知道自己得病。他過的日子跟我年輕時候一樣,天天喝酒喝到早上,我算一算,10年喝了上億,不同的是,我有了老婆小孩,因為家人,我開始怕死。」

康康剛出道時工作量大,下了班不知如何排遣壓力,學會上酒店,每月花費百萬,前後整整10年。當時還曾鬧過趣事,交了女友想吃水果,他不知水果哪裡買得到,竟到酒店吧檯點水果盤請司機給女友送去,於是他更懂諧星出身的志村健為何流連酒店,「他沒結婚,始終一個人,紅了一輩子,成了國寶,最後雖然留下10多億遺產,但沒了生命,遺產再多也沒用了。」

康康跟高凌風是莫逆之交,高凌風和志村健同年,他視志村健是影響人生重要的偶像,新聞出來後,他在家開了瓶啤酒,看著志村健的節目,遙遙致意,還發了多封簡訊給張菲、許效舜等人,原因是,志村從患病到離開,來不及跟身邊的人說再見,康康認為有時間就該多關心身邊的好友。

台灣酒店、舞廳因防疫而被政府強迫停業,相關從業人員哀鴻遍野,康康說,「各行各業都受影響,沒生計也只能自己想辦法,像我,幾乎沒通告了,雖一直固定在PUB表演,如今政府要求室內百人不能群聚,我一上台下面就超過百人,若堅持表演,其中若有人因此確診我無法承受,所以接下來的演出都取消,生命比什麼都重要,人要活著才有機會,大家只能共體時艱。」

他說,疫情之下原本就不多的工作幾乎歸零,「每天陪著兒子、女兒生活,看著他們成長,我從中感到幸福,每天早起弄他們上學,睡個回籠覺中午起來吃片吐司、白開水,就出門走路,之前都會超過1萬步,但我有痛風,醫生說不能過度,所以我改成8千步。因為不必表演或上鏡頭,我就不染頭髮,所以一頭灰白,加上鬍子,也沒人認得出我。」

康康老婆是杭州人,岳母年前來台灣幫忙照顧生病的孫女,結果遇上杭州封城回不去了,這一待就待到現在,簽證到月底,預計5月1日連假返回大陸。

康康(中)很享受跟家人相聚時光,岳母(右一)從去年來台因疫情受困,至今還沒回杭州...
康康(中)很享受跟家人相聚時光,岳母(右一)從去年來台因疫情受困,至今還沒回杭州,一待超過半年。圖/康康提供
康康從工作上的長假,體會到和家人之間的距離,他非常享受其中。圖/康康提供
康康從工作上的長假,體會到和家人之間的距離,他非常享受其中。圖/康康提供
康康從工作上的長假,體會到和家人之間的距離,他非常享受其中。圖/康康提供
康康從工作上的長假,體會到和家人之間的距離,他非常享受其中。圖/康康提供
康康每天規律生活,除了跑步,還日走6千至1萬步。圖/康康提供
康康每天規律生活,除了跑步,還日走6千至1萬步。圖/康康提供
康康從工作上的長假,體會到和家人之間的距離,他非常享受其中。圖/康康提供
康康從工作上的長假,體會到和家人之間的距離,他非常享受其中。圖/康康提供
康康(後左)很享受跟家人相聚時光,岳母(右一)從去年來台因疫情受困,至今還沒回杭...
康康(後左)很享受跟家人相聚時光,岳母(右一)從去年來台因疫情受困,至今還沒回杭州,一待超過半年。圖/康康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