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屏縣府批「性侵」文不專業 隋棠反擊:腦補、莫名!

隋棠到偏鄉各國小擔任「蝴蝶朵朵」繪本種子講師。圖/摘自臉書
隋棠到偏鄉各國小擔任「蝴蝶朵朵」繪本種子講師。圖/摘自臉書
2020-06-17 22:21聯合報 記者杜沛學/台北即時報導

隋棠到偏鄉各國小擔任「蝴蝶朵朵」繪本種子講師,為孩子們宣導性侵害防治觀念與如何保護自己,日前PO文分享一名小女孩「無數次被叔姪兩人帶去工寮侵犯」,卻遭屏東縣府發公文指正與事實不符,隋棠也PO文反擊,稱縣政府教育處自行「腦補」,且對她的指正相當「莫名」。

屏東縣府指出,基於保護孩子與捍衛縣府職責,發聲明澄清,小女孩應為強制性猥褻並非數次,且隋棠未經專業查證即公開發文造成臆測,不僅對孩子是另一種傷害,同時也造成民眾對縣府誤解。

隋棠自清:「我從頭到尾沒有提到過我遇到的那位女孩是被『性侵』,我的用詞是『侵犯』。」並也反擊縣政府,「但教育處經過腦補之後,除了為了要澄清,反而公佈了他們自己猜測中的那位受害孩子的隱私之外,也沒有意識到他們說我『沒有經過事實調查就發文』有多麼莫名。」

不過隋棠文中也透露,她寫PO文時,「接收到了縣府已重新修正聲明稿內容的消息。很感謝之餘,也希望政府能瞭解,那份沒有經過完整思考並嚴謹看待的聲明稿,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因它可能會去動搖了默默在每個城市努力關懷孩子的講師們的心意,或澆熄那些積極為學生爭取更多資源的學校師長的熱血。」

隋棠反擊全文:

在星期一凌晨的那篇發文文末,我早已清楚說明「為保護當事人,資料經過適當修改以避免被辨識」,在一定要保護當事人的優先前提之下,整個文章的重點其實不在於事件本身或是細節內容到底是什麼,而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去關注兒童性侵害議題,才會有更多的力量去保護每一個小孩子。

這一個簡單的初衷,在今天屏東縣政府教育處發出了聲明稿指責我:「隋棠說的不是事實、小孩其實是被性猥褻而不是性侵,且次數也不是數次」等等澄清言論下,受到了瓦解。

尤其,我從頭到尾沒有提到過我遇到的那位女孩是被「性侵」,我的用詞是「侵犯」。

但教育處經過腦補之後,除了為了要澄清,反而公佈了他們自己猜測中的那位受害孩子的隱私之外,也沒有意識到他們說我「沒有經過事實調查就發文」有多麼莫名。

我們和學校通報是為了即時啟動機制,但,事實調查不是舉發者的責任,何況是孩子主動告知,這任一公民都該關心並通報!

其實我和我的助手在學校能做的,僅僅只能到讓受害兒童信任我們、並願意讓我們聽見他們各自說不出口的傷痛,僅此而已。後續的部分,我們只能把每個鼓起勇氣發出了求救訊號的孩子們,緊緊的、緊緊的交到學校的師長手上,告知、並且信任學校會秉持一樣的心情,迅速積極的進行後續的相關通報措施。

說實話,自從我和助手雞婆自發辦了個「棠棠姐姐的朵朵信箱」來無償服務各學校後,我們心裡最大的遺憾,永遠脫離不了要如何在顧及個案通報隱私的前提下,確保這些孩子有實際被進行了通報?又,在孩子被通報確認後,政府的處理方式是否有足夠的配套措施,來讓這些孩子真真切切的遠離傷害?屬於這一個一個受害孩子們混沌未明的將來,我們幾乎不會有答案。

另外想提的是,這幾天有數個政府單位到處的詢問個案訊息,也讓我們認真思考,所謂完整的通報網絡系統,它實際的樣貌是什麼?相關單位間的連結、透明度、及彼此能知悉的程度是否出現了模糊地帶?政府單位的網絡連結應該都是清晰並通暢的,而非在事件真的發生後,多頭馬車的放錯焦點,打著想要確保當事人安全的名義來掩飾對這些數字及事件的訝異慌張,更造成了許多學校的壓力,以致有些我們還未完成的學校為了避開壓力,只能選擇暫時放棄我們、放棄了學生的利益,真的好遺憾。

寫此文章的同時,接收到了縣府已重新修正聲明稿內容的消息。很感謝之餘,也希望政府能瞭解,那份沒有經過完整思考並嚴謹看待的聲明稿,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因它可能會去動搖了默默在每個城市努力關懷孩子的講師們的心意,或澆熄那些積極為學生爭取更多資源的學校師長的熱血。

無論如何,感謝有很多朋友、警政單位、檢調單位的正面支持,並願意理解、還有清楚看到事情的本質樣貌。

領我進入兒童性侵防治領域的老師,曾對我說:「在受害孩子面前,比起空有技巧而無心,有心才最重要。不要因為不是專業社工而小看自己,心會帶著妳走的。」

期許每個想保護孩子的同伴,我們就繼續跟著自己的心吧!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