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瓊瑤小生滿頭白髮拄拐杖監工 網驚:怎麼變這樣?

獨/「與惡」男星慘被霸凌!窮到睡陽台、吃吐司稱開心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慘被動物罵白癡。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慘被動物罵白癡。記者陳柏亨/攝影
2020-07-27 19:43聯合報 記者杜沛學/專訪

施名帥這2年因演出「我們與惡的距離」中詼諧醫生一角受討論,其實戲劇科班出身的他已出道超過10年,近來首度在戲劇中挑梁演男主角,LINE TV、民視「黑喵知情」中卻慘被霸凌,甚至被動物罵「白癡」,他透露自己私下也很常被朋友嗆,該角完全以他本人為原型所寫。

「黑」劇中施名帥突然聽得到動物說話,他直喊戲外完全不想要有這樣的本事,否則一定一天到晚被家裡的貓罵「白癡」;但他也自招:「我也滿M(被虐)的。」明明幾乎連自己都快要養不活,但也不忍心拒絕要給他養貓的家人,並從此甘願當貓奴,他笑稱,在家中的地位高低分別是女友朱芷瑩、貓,自己在最底層。

施名帥雖然從退伍之後一直都有戲拍,還拍了一支胃藥廣告讓人印象深刻,但因都不是要角,集數短、片酬就沒那麼多,可能拍一部才領2、3萬,根本存不到什麼錢,是否有過只能吃吐司度日的時候?施名帥卻大呼:「吐司很好吃耶,我很喜歡。」不覺得這算辛苦。

施名帥更道出,過去讀北藝大時,生活費大部分都拿去買看表演的票,只能住類似倉庫的房間,房租一個月只要2500元;還有一陣子住阿姨家,但阿姨家也生活辛苦,他就睡在冬冷夏熱的陽台,他笑說家人給他的觀念就是樂觀,不會教他要跟別人比較,就算窮也很開心。

直到這3年,施名帥到餐廳吃飯才不用在意價錢,「以前先看我『可以吃什麼』,現在則是看『想吃什麼』。」但也是辛苦軋戲、經常南北跑,才能過較好的生活,他笑說以後絕對不會讓自己小孩讀藝術科系,至於自己當演員,他自嘲:「腦袋撞到吧,白癡啊!」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慘被動物罵白癡。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慘被動物罵白癡。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個性樂觀,不覺得自己窮日子很苦。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個性樂觀,不覺得自己窮日子很苦。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慘被動物罵白癡。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慘被動物罵白癡。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個性樂觀,不覺得自己窮日子很苦。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個性樂觀,不覺得自己窮日子很苦。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個性樂觀,不覺得自己窮日子很苦。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個性樂觀,不覺得自己窮日子很苦。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慘被動物罵白癡。記者陳柏亨/攝影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慘被動物罵白癡。記者陳柏亨/攝影

最新文章
+ 噓!超多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小鬼 黃鴻升 熊熊 金鐘獎 李易 鍾瑶 于子育 陳意涵 費玉清 吳宗憲 柯有倫 綜藝玩很大 恆述 張菲 吳皓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