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壓力大到冒2塊鬼剃頭 大鶴私下找諮商的憂鬱孤單路

大鶴專訪。記者潘俊宏/攝影 潘俊宏
大鶴專訪。記者潘俊宏/攝影 潘俊宏
2020-08-17 20:03聯合報 記者黃保慧/專訪

林鶴軒(大鶴)出道7年,至今有10部大銀幕作品,可說是年年有片拍,其中還不乏破億大片,但他總是演「大綠葉」,今年上映電影「逃出立法院」、「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也是畫龍點睛的配角,他樂在其中,說道:「演配角很舒服啊,不用扛票房、扛收視,舒服自在才能讓我盡情發揮。」他在銀幕前樂得搞笑帶給大家歡樂,私底下的他其實既憂鬱又害怕孤單,而去年以「切小金家的旅館」拿下男配後,幾度遇到瓶頸,無數壓力扛上身,今年初身體發出警訊,還得尋求心理諮商師解心結。

大鶴從台藝大戲劇學系畢業,科班出生的他早確定自己會走這行,一開始從「大學生了沒」節目班底出身,其後正式踏上演員路,第一個影視角色是沒有名字的「宅男B」,直到戲劇「18歲的勇氣」才有名字、有台詞,這時才意識自己像個明星了;回首初期,演過的荒謬角色百百種,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廣告裡穿著銀色緊身衣,飾演一台「翻譯機」。

他樂觀覺得自己的演藝生涯非常幸運,曾在「通靈少女」有合作的郭書瑤都讚他是「吉祥物」,雖然總是演配角,但他說:「演的戲都被大家看見被大家喜歡,這點覺得非常幸運。」面對爸媽有時會問,怎麼演過夯劇「想見你」卻沒新聞?他回:「拜託人家新聞當然以主角為主啊,我又不是主角。」大方坦言到後來確定自己的定位後,就變得自在,最大的轉捩點就是在拍攝「通靈少女」的時候,他表示,「沒有壓力的感覺更有發揮空間。」

螢幕前總是搞笑角色居多,但他堅定地說:「大家如果期待我就做給你看。」而他在「切小金家的旅館」的表現被看見後,也拿到了獎,對於自己演員生涯上的「搞笑」角色已解鎖,「這(角色)是我在行的,我接到我一定能做得好,但也希望能做到一些大家想像不到的角色」。

大鶴自「切小金家的旅館」拍攝完後到今年5月為止戲約都沒有斷過,「自己的頭髮都沒有辦法照自己的意思剪,3年都在為角色而活」。那麼多戲找上門也不是沒原因,自爆見導演試鏡前工作做非常足,會使用一點小技巧,對試鏡的導演做背景身家調查,看完劇本後,一到現場就先穿著貼近角色的樣子,用角色私下會出現的樣跟對方聊天,讓導演以為「哇!他跟角色好像喔」,就達到大鶴的目的,話雖如此還是有失足的時候,不過他樂觀表示,掉了一個角色總是有更好的角色上門。

私下的他在朋友裡也是「開心果」,他總是本能地讓氣氛熱絡,但他說:「以前很享受這樣的狀態,後來發現給人這個印象,私下樣子影響到工作,想耍帥卻帥不起來。」後來希望可以更做自己,變得難約,內心又擔心大家覺得拿了獎後變難約,其實他得獎前就會選擇性出席聚會,因為發現有些同學約他聚會也是功能性角色,搞笑抱怨:「我不只在戲裡是功能角色,連自己生活都是功能性角色。」

「無聊又壓抑的人」這是大鶴對自己真實樣貌的形容。他在外給人開朗活潑印象,內心卻積滿壓力,還曾去尋求心理諮商師幫助,他說:「情緒直接影響工作,突然覺得自己不會演戲,連詞都講不好,低潮情緒影響我的表演工作,又影響情緒,惡性循環。」後來因為診療費太貴沒持續下去,他不改幽默回:「諮商真的蠻傷的,我不能把金錢的壓力轉到我情緒上。」

他積極力甩過去的形象,今年5月初殺青一部電影,搞得自己壓力大到有2大塊鬼剃頭,身體亮紅燈最嚴重的階段是今年初,不僅失眠、冒痘還長痔瘡,當時他關在家養病,也剛好不想有太多社交,練習跟自己多相處;矛盾的是,獨自相處久會感到很孤單,他哼起陳綺貞的歌曲「太多」來解釋自己:「喜歡一個人孤單的時刻,但不能喜歡太多」。這2年開始學著做自己,希望自已更隨心所欲,他說:「以前試著搞笑,現在試著更做回自己。」

大鶴專訪。記者潘俊宏/攝影 潘俊宏
大鶴專訪。記者潘俊宏/攝影 潘俊宏
大鶴專訪。記者潘俊宏/攝影 潘俊宏
大鶴專訪。記者潘俊宏/攝影 潘俊宏
大鶴專訪。記者潘俊宏/攝影 潘俊宏
大鶴專訪。記者潘俊宏/攝影 潘俊宏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海倫清桃 許聖梅 柯以柔 郭宗坤 吳淡如 林志玲 金馬獎 言承旭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陶子 賈靜雯 周興哲 趙又廷 大S 咘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