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子被虧「酒鬼」 竟喝到考取「一級品酒師執照」

蔡黃汝狂哭如中魔咒 歇斯底里強吻張書豪讚「有彈性」

蔡黃汝(左)在「腦波小姐」中單戀張書豪。圖/麗象影業提供
蔡黃汝(左)在「腦波小姐」中單戀張書豪。圖/麗象影業提供
2020-09-01 00:04聯合報 記者杜沛學/台北即時報導

蔡黃汝在中天「腦波小姐」中與張書豪是青梅竹馬,並單戀對方多年,因身分跟自尊心等因素,表面冷酷的她,只能把這份愛深藏心底。她透露與張書豪有一場肌膚之親的吻戲,在又要哭又要打狀態下,還要歇斯底里的哭著親他,「是該劇最難拍攝的一場戲之一!」

蔡黃汝形容,拍攝當下沒有感受到害怕,反而因張書豪是專業演員,而相當信任他。蔡黃汝還形容張書豪像「勁量電池」,每次到現場都有用不完的電量,到處逗所有人開心,「非常有彈性,既能收也能放。」因自己角色個性較陰沈,拍攝空檔大多躲在角落看書,「張書豪見狀都會與其他演員一起來鬧我,讓我偶而能從角色中抽離放鬆。」

蔡黃汝形容自己在「腦」劇角色「丁嶼」個性面面俱到、處事圓融、且進退得宜,後期則個性180度大轉變,充滿羨慕、嫉妒、恨。她認為角色前期個性年輕純淨較像自己,角色後期個性轉變,則是自己不曾演過的角色,希望觀眾能看到她不一樣的演出。

蔡黃汝說,該角像極戴著面具的小丑,在人前看似堅強,人後暗自舔傷,「每次到片場,都覺得為什麼今天(角色)又要哭。」認為與在演藝圈的狀態相符,「演藝圈很多事情,只能報喜不報憂。」

提到演出「腦」劇最大挑戰,蔡黃汝認為是哭戲,拍攝第一場戲就要哭,沒想到就像施了魔咒一樣,後來幾乎一路哭到尾,「每一種哭都不一樣,有默默一滴一滴眼淚掉下來,有揪心的哭,或是微笑後轉頭後落淚。」透過每一場哭戲,一路堆疊情緒,到最後形成一個爆點,預告角色最後將有毀滅性選擇。

蔡黃汝自認在「腦波小姐」中的角色像戴著面具的小丑。圖/麗象影業提供
蔡黃汝自認在「腦波小姐」中的角色像戴著面具的小丑。圖/麗象影業提供
蔡黃汝在「腦波小姐」中從頭哭到尾。圖/麗象影業提供
蔡黃汝在「腦波小姐」中從頭哭到尾。圖/麗象影業提供

最新文章
+ 噓!超多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