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失蹤再見竟是無名屍 女星傷痛欲絕自責「罪孽深重」

陳薏曾演過「戲說台灣」,是類戲劇熟面孔。圖/萬鴻經紀提供
陳薏曾演過「戲說台灣」,是類戲劇熟面孔。圖/萬鴻經紀提供
2020-11-04 13:40聯合報 記者陳慧貞/即時報導

演過「戲說台灣」、「玫瑰瞳鈴眼」等類戲劇演員陳薏,戲劇中她模擬社會案件過程,未料自己的真實人生竟也有段悲慘經歷,一句對母親負氣的話,造成一生遺憾,驚曝:「我媽媽當年走的時候,是被當無名屍方式處理的」直到透過DNA檢驗證實身份,母親才得以真正入土為安,想到母親在冰櫃裡躺了1個多月,陳薏至今仍充滿罪孽感,強忍淚水回憶這段傷痛欲絕的往事,不自覺身體微微顫抖。

想起和媽媽的過往,陳薏自責懊悔,當年她和媽媽發生嚴重口角爭執,導致母女不歡而散,連叔叔打電話勸和,還在氣頭上的她,竟狠絕回一句:「如果她出意外,我就負責幫她收屍」沒想到這句話最後竟一語成讖,事後據警方描述,判斷母親應是落水溺斃,無法判斷是自殺或他殺,打撈上岸時已全身浮腫,身上又無證件身分難以辨認,而這些她渾然未知,聽警方描述當下,心痛到無法言語,只是不停落淚。

陳薏説:「我記得找到媽媽時,離過年不到2周,當年若不是貴人美珠姐幫忙四處奔走,加速完成相關法律流程,讓我能趕在農曆年前領回媽媽的大體,使她早日入土為安,不然媽媽在冰冷的冰櫃裡,恐怕還要再待上好些時日,我們全家都很感念她的善舉。」

她坦言,至今仍走不出對媽媽的虧欠,連帶也影響自己的婚姻,提到和前夫認識2個月即閃婚,2個月後又閃離,1年多後2人重逢又復婚,二嫁都是同一人,但第二次的婚姻,卻勉強撐了1年,還是宣告破局,她唯一感想「相愛容易相處難」,現在她和老爸爸相依為命,最慚愧的是沒能有自己的窩,而是帶著老爸四處租賃而居,已3年沒戲演,只能憑紋眉、美甲技藝開店營生,陳薏也盼能有機會再拍戲,「不然老本吃完,我就真的要開始吃土了!」

陳薏曾二婚嫁同一人終究破裂,如今只盼有戲演。圖/萬鴻經紀提供
陳薏曾二婚嫁同一人終究破裂,如今只盼有戲演。圖/萬鴻經紀提供
陳薏曾演過「戲說台灣」,是類戲劇熟面孔。圖/萬鴻經紀提供
陳薏曾演過「戲說台灣」,是類戲劇熟面孔。圖/萬鴻經紀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