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華燈》揭秘日式酒店 重新定義台女美麗風情

宋芸樺、吳慷仁攜手「送煞」吳慷仁自爆差點窒息

吳慷仁(左)和宋芸樺都第一次演鬼片。圖/HBO GO提供
吳慷仁(左)和宋芸樺都第一次演鬼片。圖/HBO GO提供
2021-11-09 16:50聯合報 記者楊起鳳/即時報導

HBO亞洲原創恐怖選集影集台灣篇「亞洲怪談2:送煞」導演廖士涵、女主角宋芸樺,以及男主角吳慷仁9日出席宣傳活動,首次接拍恐怖影集,吳慷仁表示印象最深的應該是一場被勒住的戲,因為那場的表演很真實,導演沒喊卡他真的感受到窒息感,最後拍完還告訴對手女演員「手勁很大」。宋芸樺則自爆自家常有不明聲響,但她認為無形的東西不會傷害人,人比好兄弟恐怖。

「亞洲怪談2:送煞」恐怖指數頗高,最後一幕吳慷仁幾乎快被勒死,他說重點其實在勒他的女演員,她已經在聲嘶力竭表演,「我快窒息了,那個演員情緒來了又很難控制力道,我瞬間是很想媽媽的,導演又沒有喊卡」。他打趣差點要變成冥婚的故事繼續往下走,拍完他還虧對方「手勁不錯」。

他也稱自己八字重,雖然相信神鬼之但很尊重他們也不擔心有人會跟回家,他在台中拍戲期間就會從片場直接跑回住的飯店,「我的腳程很快,他們(指好兄弟)應該跟不上。」

宋芸樺表示這是她第一次拍恐怖片,前期花了很多時間上課還有自己練習。從中邪時的聲音、肢體、表情、眼神⋯等,每次下課後或練習完,都有一種「天啊,剛剛這幾小時我到底做了什麼」的虛脫感。排練的嘶吼聲一度讓樓下的工作人員擔心鄰居會報警以為發生家暴。也因為當下太入戲導致背部瘀青完全沒發現,休息一陣子才慢慢散掉。

她說自己也相信鬼神但抱持著和平相處的想法,她一人獨居新家冰箱常冒出怪聲,或是乾燥花插在鋁箔瓶掉下,她堅信一定是風,都「請自便」。她說:「比起好兄弟,我真的比較怕險惡的人類!」

導演廖士涵曾拍過「粽邪」,他說拍鬼片都有SOP,現場不能開玩笑、有護身符和隨行法師和通靈的老師在現場,開拍前會拜拜。但拍攝期間還是有兩次碰到靈異事件,一次是半夜拍攝送煞隊伍出發時,導演忽然聲音啞掉,完全講不出話來,結果等到放宵夜的時候,會觀靈的副導就說,「導演,你剛剛是不是有怎樣,因為剛剛隊伍在出發的時候,有連續使用搖鈴聲,導致有『無形朋友』靠近你。」。第二次是拍攝另一場戲時,會觀靈的副導說在她螢幕旁邊一直有個小女孩在觀看著,他當下不以為意,結果沒想到那位小女孩也跟著他們回飯店,後來竟還幻化成一名老太婆。

宋芸樺也分享常看到現場通靈老師在現場會比火影忍者的手勢,她都會跟老師相視而笑,有時候跟老師坐很近尋求一種保護,她也不敢問導演發生什麼事,若當下知道,會覺得太可怕。她說要是知道假扮小女孩的老奶奶在附近,睡覺應該會很緊張。

這次演員黃河也擔任演員副導,導演透露黃河本身通靈、修行,還幫忙問濟公師父拍片注意事項,濟公師父當時就提醒要注意火,拍攝期間真的有場重頭戲會用到火,事前有叮嚀要小心,但拍攝時側拍師仍發生工作人員意外燙傷。

「亞洲怪談2:送煞」故事描述一名剛離開婚禮現場的新娘,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卻不巧撞見當地替自縊往生者所舉辦送煞儀式。負責主持儀式的道士叮囑她必須遵循其習俗,否則將遭受詛咒。然而女子竟不顧警告轉身離開。從此她的生活便開始充斥著怪陸離的超自然現象,縈繞心頭的不安也讓生活不再安寧。出自於對詛咒的恐懼,她向廟裡的師父尋求協助。沒想到局勢卻越演越烈一發不可收拾,她也被迫跟時間賽跑,必須在怪事摧毀她前,先行找出謎底。

吳慷仁(左起)廖士涵與宋芸樺為「亞洲怪談2:送煞」宣傳。圖/HBO GO提供
吳慷仁(左起)廖士涵與宋芸樺為「亞洲怪談2:送煞」宣傳。圖/HBO GO提供
吳慷仁(左)和宋芸樺都第一次演鬼片。圖/HBO GO提供
吳慷仁(左)和宋芸樺都第一次演鬼片。圖/HBO GO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安以軒 汪小菲 吳佩慈 朱茵 大S 福原愛 李李仁 劉品言 陶晶瑩 Shiny 房思瑜 詹雅雯 小S 趙薇 徐若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