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女星現實上演「華燈」 慘被角頭老大強壓摩鐵陷憂鬱

何方近來推出新書「21道翻牆的記憶」。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近來推出新書「21道翻牆的記憶」。記者沈昱嘉/攝影
2021-12-30 15:49聯合報 記者許晉榮╱專訪

1990年代曾以「停看聽」與「情不自禁」兩張專輯在歌壇站穩腳步的何方,沒能乘勝追擊,意外的家庭變故與感情重創,更將她推向黑暗低谷。她近來為新書「21道翻牆的記憶」接受本報專訪,娓娓道出那段人生風暴,「21歲發生很多事,連續2次的巨大車禍,加上父親事業破產,終讓我陷入無底洞。」

父親事業突然崩盤,何方一家幾乎支離破碎,她說:「父親當時還糖尿病纏身,眼睛看不見、耳朵也聽不到,身體幾乎全壞了,加上脾氣暴躁,常想著要告人,但家裡沒錢憑什麼打官司?」一想起父親常因情緒失控,砸毀飯桌甚至砸碎整片玻璃的脫序行徑,何方形容就像處於「世界大戰」,「我沒法忍耐,最後實在受不了,只能透過打工逃離家。」

她的打工際遇,竟與近來熱門華劇「華燈初上」的劇情不謀而合,何方倒抽一口氣:「『華燈初上』就是我那個年代啊!有一回音樂領班臨時起意想帶我們去山上吃東西,結果就碰到如李李仁戲裡『彪哥』長相的男人直接上了我們車,硬要我們幫忙買單吃喝,還把我們強壓到山下摩鐵,領班被痛扁一頓,每個人還被分配一個房間,幸虧有個強悍的朋友狠咬對方一口,一陣尖叫後,大家全衝了出來,最後是另一位大哥出手解圍,才化險為夷。」

她笑稱那天之後突然清醒,或許是老天爺要趁機打她屁股,何方僅待了半年,就完全退出「華燈初上」的燈紅酒綠生活。

21歲對何方來說也算是高低起伏,「因為進入大學城比賽,讓我和音樂結緣,甚至參與廣播節目擔任助理,日子回歸單純,但後來爸爸過世,來不及見他最後一面,也成為我心中遺憾,其實我爸很想保護我,他對我去Pub駐唱很不滿,這也是我們父女失和最大主因。」由於心結打不開,好長一段時間後,何方決定把心關起來。

曾經怨天尤人嗎?何方點頭:「有啊,我不知道為何要活著?我以為已殺光的負面情緒(父親過世與被男友狠離的打擊),竟在一夕爆發才發現根本沒清除,當時心很累,我一直和輕生的念頭對抗,卻又不想真的結束生命,當一切都不太對勁,我才發現原來早已重度憂鬱。」後來透過朋友陪伴、信仰及專業治療,何方才走出憂鬱低潮。

何方因為家庭變故與感情重創陷憂鬱。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因為家庭變故與感情重創陷憂鬱。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形容21歲是人生低谷。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形容21歲是人生低谷。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的21歲發生很多巨變。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的21歲發生很多巨變。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嘆來不及見父親最後一面。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嘆來不及見父親最後一面。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走出憂鬱後,才重拾新人生。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走出憂鬱後,才重拾新人生。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曾以「停看聽」與「情不自禁」兩張專輯在歌壇打下基礎。記者沈昱嘉/攝影
何方曾以「停看聽」與「情不自禁」兩張專輯在歌壇打下基礎。記者沈昱嘉/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周杰倫 趙小僑 朱俐靜 黃嘉千 夏克立 郭鬼鬼 賴慧如 蔡淑臻 竇智孔 李沛旭 朴敏英 許藍方 韓宜邦 顏正國 胡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