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正夯 有人卻選擇急流勇退

25歲的瑞典青年菲力克斯‧凱爾柏格(Felix Kjellberg),在YouT
25歲的瑞典青年菲力克斯‧凱爾柏格(Felix Kjellberg),在YouTube網站化名「屁弟派」(PewDiePie)的頻道紅得發紫。 取自PewDiePie臉書
中央社 洛杉磯19日專電
WhatsApp

不能不看的超夯「噓!短片」都在這

網紅有多夯,看看財富探照燈的「富比世」雜誌,也開始公布全球網紅排名便可得知,這是一股難以抵擋的趨勢,不過也有網紅決定見好就收,選擇急流勇退。

富比世(Forbes)創刊於1917年,這個專評富豪的刊物百餘年來關注的焦點中,有相當大的篇幅是介紹藉著資本操作而成為身價非凡的巨賈。

而近來富比世也開始發掘,那些無本經營,靠著社群網站在通路累積大量鐵粉而竄紅於虛擬世界,因而快速致富的網紅們。

圈選網紅,富比世採計IG、推特、臉書與YouTube4個社群網站的粉絲數,分析他們在社群界的影響力,還有影響力化為收入的實力。

那些網紅都不是好萊塢的金童玉女,也不是演藝圈的大咖,但是所拍攝的影片或照片,就能入帳至少新台幣數百萬元,粉絲數甚至超過世界上某些國家的人口數,真可謂名利雙收。

像是富比世去年年終公布的網紅排名,由瑞典的PewDiePie居首,這個電玩玩家經營的電玩社群粉絲超過5000萬人,是台灣總人口數的2倍多。

富比世估算,PewDiePie的稅前收入超過150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4億5400萬元),比2015年增加300萬美元。雖然網紅們的主要收入來自於廣告,不過他們的生意頭腦動得快,也發展其他累積財富的管道。

總體來說,網紅拓展的業務領域,可觸及出書、發行專輯、簽經紀約、經營虛擬店面,終極目標就是建立專屬個人品牌。

像是在2015年富比世網紅排行榜排名第7的Michelle Phan,她的收入大約是300萬美元,不過根據「企業家」(Entrepreneur)雜誌報導,而立之年的她自創的美妝品牌Ipsy,每年銷售額超過1億2000萬美元。

網紅名利雙收,人人稱羨,但並非所有網紅都是風光亮麗,背後也有不為人知的心酸與壓力,有的甚至拋棄網紅的光環,回歸正常生活。

今年3月間「時尚雜誌」(Vogue)專訪IG界的一姊席琳娜(Selena Gomez)。她受訪當時,IG粉絲數累計破億,緊追其後的是2015年IG女王、小天后泰勒絲(Taylor Swift),當時泰勒絲的粉絲數約9400萬人。

席林娜的走紅勝過小天后,令人側目,不過她在訪談中坦承,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早已刪除IG的App,她的IG網頁目前由專人打理,個人不再過問。

這算不算是在巔峰時期就急流勇退,見仁見智,不過擁有上億粉絲,以致聲名大噪,別人實難忘其項背,而席林娜如此選擇「放棄」,實在不符合常理。

而飲料大廠可口可樂在去年暑假期間,藉由席林娜的IG頁面當平台,放送主打席林娜的廣告獲得超過660萬網友熱烈回響,超越緋聞男友小賈斯汀(JustinBieber)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但席林娜的正常生活也受盛名之累,她受訪時說,當粉絲數破億後,成就感逐漸被害怕、恐懼與壓力所取代,無論何時都要留意自己是否有哪個地方不完美,以及有可能淪為網路瘋傳的把柄。

這位IG女王每天得耗數小時,圍著拍照與修圖打轉,似乎拍照與修圖成了生活的重心及唯一,早晨睡醒張開眼睛,找手機刷IG成為反射動作。

最後,疲憊不堪的席林娜求助醫師諮商,得到的答案是陷入病態的上癮。

網紅風潮使素人也能成為眾所矚目焦點,進而達到自我實現的成就,更帶動網紅經濟蓬勃發展,但網紅追求名利的背後,得到的卻可能是身心俱疲,甚至有的網紅最後也不得不選擇急流勇退。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薔薔 小S 陳庭妮 池昌旭 曾之喬 周杰倫 昆凌 丫頭 蔡依林 蔡瑞雪 大S 宋仲基 藍心湄 宋慧喬 賈靜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