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溢詩歌才華 創作歌手許含光用音樂發光

許含光。圖/種子音樂提供
許含光。圖/種子音樂提供
2018-03-22 11:42中央社 台北22日電

創作歌手許含光發行首張專輯「曖曖」,除了音樂才華受許多前輩肯定,身為知名詩人許悔之的兒子,言談間更流露詩意氣質,身兼詩人、歌手的靈魂,才華洋溢的許含光正用音樂發光。

24歲的許含光日前在台北接受中央社專訪,留著蓬鬆微捲且及肩的長髮造型,微笑時略帶迷人傻氣,一揹起吉他就能感受是十足愛音樂的大男孩。除了擁有陽光溫暖的形象,他的歌聲則帶點捉摸不定的迷幻飄忽感,介於美聲和吟唱間的風格,聽著他的音樂,就像掉入他天馬行空的想像世界中。

「聽許含光的歌要小心,我在一個毫無心理準備的夜晚,一不注意播放起,就被他的樂他的聲,簡直是綁架般地踏上無法停止的旅程。那其中曖曖,卻異常透明」。以上出自金曲樂團蘇打綠主唱青峰的推薦語,這名天王天后都愛的詞曲創作人,也掉進許含光的音樂世界;其他還有音樂人林生祥、知名製作人陳建騏、劇場導演黎煥雄也都為他寫下推薦評語。

出道作品就備受許多前輩的讚許,許含光先是直言「很驚喜」,但對他而言,無論是青峰、林生祥甚至是路邊的阿伯,「只要有人喜歡你的作品,無論是誰都是等值的」。他開心的是有人願意支持,而這些推薦語在他眼中更像是「祝福」。

許含光18歲高中剛畢業,就被知名音樂人陶(吉吉)相中簽約,醞釀6年完成首張「全自作」專輯,風格包含他小時候常聽的80、90年代輕快英式搖滾,同時揉合他熱愛的電子、民謠、R&B和抒情搖滾,再搭配明亮的吉他聲響,成就屬於許含光的個人風格;特別的是,有別於一般新人創作歌手單純寫歌,他還直接挑戰製作人身分,一個人包辦編曲、混音。

「我不覺得詞、曲有比配樂重要」,在許含光眼中,就算前奏也是歌的一部分,為了讓音樂盡量貼近他想呈現的樣貌,雖然多少會請教前輩意見,但最後往往會回到心裡所想的那個選擇,「下決定的還是自己」。

他被關注的身分,除了是陶(吉吉)簽下的歌手,另一方面則是詩人許悔之的兒子,從小在書香世家長大,許含光憶及,創作的渴望自高中就開始萌芽,當時的他會在網路「無名小站」上寫一些零散的文字,歌曲上也會嘗試創作短旋律,直到上大學,他才有意識地發覺到,「我是在寫詩和寫歌」。

事實上,許含光和音樂的緣分,可追溯回他從小就接觸鋼琴、小提琴學古典樂,國中開始聽流行樂、搖滾樂,高中則加入熱音社玩樂團,對於漸漸愛上創作的契機,他略帶詩意的形容:「一杯水倒滿了自然會溢出來,那溢出來的就是你創作的東西。」就像水滿了會自然地溢出來,對他來說,會想創作也是自然而然地。

言談間,儘管是聊音樂,多少也能感受到許含光流露的詩人氣質。

許含光的歌曲能見以「詩」入詞的隱諱文字,他說,寫作和寫歌他都很喜歡,前者沒有篇幅限制,後者則多了技術上的趣味;問及歌詞的靈感,他直言就是靠直覺,同時認為創作對他而言好玩的地方在於:「手裡有劍,但會忘記劍的存在。」這樣的創作能力,相信也是身為詩人靈魂的直覺。

過去常有歌手會和詩人合作,問及是否會想找父親一起創作?許含光卻斬釘截鐵地回:「不會。」就像許多星二代不愛被貼標籤,他其實多少也有些避諱聊到父親。

對許含光而言,創作是很私密的東西,就像「不會主動把日記給父母看到」,但他接著忍不住爆料想起過往趣事,有次他的弟弟準備作文,一篇是爸爸教的,一篇是身為國文老師的媽媽教的,但最後分別拿到70幾分和90幾分,許含光笑說:「創作這種東西真的不要打分數。」

逛許含光的臉書(Facebook)粉絲專頁,能發現許悔之對每篇貼文都會按讚,有些還會分享轉貼,不僅實質給予許含光支持,也能感受他十分關心兒子的音樂表現,許含光則打趣笑說:「很煩。」展現父子間直白又自然的好感情。

談及親子互動,許含光坦言,雖然他很愛酸言父親,還會說自己是「不肖子」,但其實身邊朋友都知道他和爸爸感情十分深厚,「只是同為創作者,我很幼稚,我爸也很幼稚,在一起就會有比較特別的關係」。

身兼詩人與歌手的靈魂,才華洋溢的許含光開始用音樂發光,他用堅定的眼神說:「創作對我來講,應該是一輩子會做的事情,現階段我選擇用歌曲來表現,之後也有可能寫小說或拍電影。」他坦言,似乎也抱有「導演夢」,認為未來一切充滿著可能性。

這個週末,許含光將舉辦首場個人售票演唱會,24日在台北The Wall公館登場,要透過「曖曖」的音樂征服歌迷的心。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丁文琪 周子瑜 昆凌 恬娃 倚天屠龍記 兵家綺 阿信 嚴立婷 周幼婷 唐嫣 五月天 小8 林青霞 林宥嘉 陳亞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