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振南為台語歌開疆闢土 盼成世界音樂

出道超過30年,多數年輕人對蔡振南的第一印象是知名演員,不過「南哥」創作的台語歌
出道超過30年,多數年輕人對蔡振南的第一印象是知名演員,不過「南哥」創作的台語歌道出市井小民的愁苦無奈,穿透常民生活,總有著一份專屬於他的感性火候和獨到魅力,功力絕不在他的戲劇演出之下。 中央社
2018-04-02 23:31中央社 台北2日電

蔡振南出道超過30年,寫出不少膾炙人口歌曲。這位為台語歌開疆闢土的先行者接受中央社專訪,儘管近年專注戲劇演出,仍未曾離開音樂世界,更盼台語歌能成為世界音樂的一份子。

多數年輕人對蔡振南的第一印象是知名演員,不過「南哥」創作的台語歌道出市井小民的愁苦無奈,穿透常民生活,總有著一份專屬於蔡振南的感性火候和獨到魅力,功力絕不在他的戲劇演出之下。

他填詞的「花若離枝」,細膩道出女性最深層的掙扎和無奈;一手包辦詞曲的「金包銀」,則道出江湖兄弟的滄桑和無奈,悲從中來。除了詞曲創作,他的滄桑歌聲特質更深植人心。

然而,這種獨特的聲音特質需要代價。他在16歲時就對爵士、靈魂樂深深著迷,那份癡愛讓他不惜刻意破壞喉嚨,把聲音弄成藍調(Blues)韻味。這一外力破壞,使男孩嗓音由稚嫩轉為沙啞,竟也巧妙改變了他的人生。

蔡振南眼中,台語歌的滄桑感其實就是Blues。回想當年錄唱片,「最賭爛的是樂隊先做好再叫歌手配唱」。他的錄音過程則是十足霸氣:「我會先清唱,再送去編曲、配樂,讓他們先聽我的歌被感動」。在他的音樂世界中,藍調精神的互動回應絕對是必要的。

1997年,他參與製作並演唱的專輯「南歌」,成為第一張奪下金曲獎最佳專輯的台語專輯,當年還拿下最佳方言男演唱人、最佳唱片製作人,隔年再以「可愛可恨」蟬聯最佳方言歌王,同時以「花若離枝」摘下最佳作詞人。

連兩年報名金曲獎就入圍5項,百分之百拿獎。然而,他也不再以金曲獎光環滿足。他淡淡地說,後來的金曲獎,他就沒再報名了。

蔡振南知道,唱片市場競爭激烈,他寫的歌有時不適合自己唱,唱的歌也不一定是出自自己之手。憑一個人的力量加上環境因素,無法讓他實現對音樂的理想。到現在,他還有很多作品未曾對外發表。

「我一個人也不能改變世界,我是誰?我憑什麼?不過我知道,台語並不是只有這樣,我希望台語歌再過10年,可以跟世界所有的音樂一樣,有多元的面貌。」

現在64歲的蔡振南著迷西藏歌和蒙古音樂,喜歡的歌手是黛青塔娜。對於台語歌,他一方面感嘆許多台語歌手不斷原地踏步、繞圈,風格永遠走不出來,「快50年了,台語歌還是這樣」;另一方面,他卻也佩服現今的年輕人,願意好好創作,不怕作品沒銷路。

提起自己最熟悉的母語,蔡振南彷彿是個台文語言學專家,對於用字的研究相當精闢深入,不斷強調:「台語有話,就一定有字。」並一一舉出台語同字不同意的例子,分析發音和原意。他流利地「吟」出台語七言對句,直誇「以前的台語多漂亮」,疼愛不已。

以往寫歌時犯下的錯則讓他耿耿於懷。他說,「花若離枝」的其中一段台詞:「恨你不知阮心意,為著新櫻等春天…。」當中的「櫻」應寫作「穎」,為幼芽、萌芽之意,但當年的他,怕大家看不懂真正的字彙,當下決定寫做「櫻」。他說,如果現在寫的話,就會選擇標準字,然後在一旁加上註解。

對於未來,年紀已大的蔡振南坦言不會想再開大型演唱會。因為他只要登台,就會將共鳴、胸腔和喉嚨的運用發揮到極致,太消耗元氣,別人唱30首,他只能唱10首。「我會用我所有感情唱出那種悲鳴,用我的生命在哀號」,蔡振南總是用這種毫無保留的表演方式和心意,獻給喜愛他的聽眾。

他說,未來頂多考慮辦幾百人的小型音樂會,並霸氣訂下規則:不賣票,純粹邀好友來聽,「我會一個人,找一個樂器跟我對飆,不套譜、一對一,這樣的演唱會嘛才會爽!」若真的要發唱片,也是不賣,只送給身旁朋友和多年來的支持者。

非常「蔡振南」的風格,一份不為商業而做的氣魄和堅持。

儘管現在以演員走紅,蔡振南仍是個鍾愛音樂的布魯斯熟男,心中也已擬好表演樂譜,可能有一天,他會站在舞台上,再度用120%的氣力唱出穿透歌迷靈魂的台灣藍調。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孫安佐 Bo妞 鈕承澤 狄鶯 咘咘 楊冪 福原愛 布萊德彼特 苦苓 林鳳嬌 防彈少年團 安潔莉娜裘莉 解婕翎 成龍 林志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