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砂、阿乃都不是正緣!他爆孫安佐命中有4個小孩

專訪/周蕙用完被丟「像破爛菜瓜布」 揪彭佳慧取暖

周蕙。記者黃義書/攝影
周蕙。記者黃義書/攝影
2018-08-16 10:31聯合報 記者梅衍儂╱即時報導

周蕙發行專輯「不被遺忘的時光」,人生中也有難以遺忘的時刻,她03年事業正夯,卻發生合約糾紛,她形容:「就像海綿有一天被榨乾,像破爛的菜瓜布,有一天被利用進了就把你丟進垃圾桶。」她失眠一年,生理失調,臉的皮膚狀態不好,整天足不出戶,和當時也身陷低潮的彭佳慧相互取暖,因為沒有工作,2人時常窩在泡沫紅茶店,一待就是一整天。

周蕙當年以一首「約定」紅遍大街小巷,首張專輯「周蕙精選」在台拿下60萬張銷量,事業攀升之際,卻因為和前經紀人季忠平發生合約糾紛,整個人消失樂壇,人生降到谷底,「有段時間我不想唱歌,覺得唱歌一點都不快樂,只剩利益。」

第一張唱片在對岸賣了百萬張,第一次結版稅拿了一百多萬,但周蕙全都交給媽媽管,她拿零花錢度日,有次戶頭剩下零頭提不出來,得拿存摺臨櫃提取,她只好把唱歌當打工,「我心情不好不想工作,只有缺錢時才跟經紀人說幫我接一場活動。」

合約糾紛期間,她不想讓媽媽看到她愁眉苦臉的樣子,只好把自己關在房間,整天都不想出門,有天朋友找她去餐廳聽歌,當天上台的是剛好也在事業低潮的彭佳慧,同病相憐的兩人很快就成為好友,「因為沒工作,她每次臨時打來約我都有空,反正她也正在經歷同樣的事情,我們就互相療傷,每次都去泡沫紅茶店,翻翻雜誌,也不一定會說話,就是互相陪伴。」

那一年,兩人度過了最難忘的情人節,「那時她失戀,我也沒男朋友,兩個人就一起去淡水街頭閒晃,一邊吃阿給一邊互相陪伴,話也不用說太多。」

她坦言2007年發行的專輯「綻放」根本就是為了還債,「因為我前經紀人把我簽給那個東家,我一定要去發片,不然不讓我解約,我都稱那張專輯是還債專輯,進錄音室第一天,我痛哭流涕,什麼歌都唱不出來,心裡亂糟糟。」

當下她決定跟公司告假去西藏,尋找心靈上的平靜,問題來了,已經許多沒工作的她身上根本沒錢,去西藏一趟約10萬元,她完全付不出來,「我當下發了一個願說我真的很想去西藏,但沒錢,隔天經紀人就打來說幫你接了一場錄影一場商演,你要去嗎,我立刻說要!」

西藏之旅其中一天她脫隊,想找地陪帶她去大昭寺拜拜,旅費已經有點拮据的她,遇上的地陪剛好是歌迷,「他說不要我的錢,只要一張簽名CD就好。」她才了解,原來什麼東西都不安排,得到的遠比想像更豐盛,一如人生。她在大昭寺禮佛痛哭,瞬間高山症上身,頭痛欲裂,卻反而更得清明。

回來後錄完專輯,她知道公司沒預算再幫她宣傳,這時貴人又一位位出現了,「趙少康的弟弟趙少威幫我處理了整個電台宣傳,我一毛錢都沒有花,卻變成那個月的主打星。」兩人的緣分始於她入行時,「少威哥早期是齊秦的經紀人,只要齊秦有商演,他就會像拼盤那樣夾帶我一起,早年剛入行,很多大陸商演都是齊秦帶我跑的,也讓第一張專輯在那邊就賣了100萬張,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即便因為合約我消失4年,回去還是有市場。」

提起當年,已經雲淡風輕,她以書本「當和尚遇到鑽石」自比,「鑽石要經歷幾千年的地熱擠壓才能生成,人生也是這樣 我告訴自己我是一顆鑽石,我只是經歷所以很痛,我用這句話一直告訴我自己,這是過程,我必須經歷這些擠壓的痛苦。」書沒看完,她只記得這段譬喻, 「以前我提到合約糾紛就掉眼淚,因為我想不通,但十幾年後的現在,可以輕輕鬆鬆把事件講完,它在我人生只是一個經歷,沒有任何負面的痕跡,很多時候我越來越懂,為什麼麼哲學家說,不管好的壞的,最終都是好的。」

周蕙。記者黃義書/攝影
周蕙。記者黃義書/攝影
周蕙。記者黃義書/攝影
周蕙。記者黃義書/攝影
周蕙。記者黃義書/攝影
周蕙。記者黃義書/攝影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孫安佐 林志玲 AKIRA ARASHI 網紅 A-Lin 狄鶯 放浪兄弟 方文琳 防彈少年團 黃心穎 米可白 雞排妹 崔佩儀 徐懷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