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被問這題全沉默 1秒後魏如萱問瑪莎:你也XX嗎?

瑪莎(左)、方序中出席「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記者杜建重/攝影
瑪莎(左)、方序中出席「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記者杜建重/攝影
2019-04-26 19:01聯合報 記者梅衍儂╱即時報導

「小花計畫展-查無此人」26日在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辦開展記者會,策展人瑪莎以及參展藝人家家、魏如萱、宇宙人等都到場,受訪時被問到可否為展覽多宣傳、介紹,眾人突然集體沉默,隨即大笑,魏如萱對瑪莎說:「你也是懷孕傻3年嗎?」笑翻現場。

「小花計畫」2015年誕生,當時名為「小花,土地故事與記憶保存計畫」,並於2015年秋天舉辦了第一屆的攝影展,得到了很大的迴響。2016年夏天,「小花計畫」陸續加入多位來自不同領域的藝術家。而2019年春天,是小花計畫的第5年,主題定為「查無此人」,集結了9組才華洋溢、作品充滿在地情感與溫度的音樂人,寫下面對「不想消失的是…」這個問題,每組音樂人各自從不同的角度傳達了深層的想法,拉近我們與過去人事物地的距離,並且和不同的藝術家合作,結合視覺、聽覺然後產生知覺的化學作用,為「小花,土地故事與記憶保存計畫」撒下了新力量的種子,期待可以擴散到每個人的心中。

記者會上,參與「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的音樂人及藝術創作團隊,包括家家+曲倩雯、宇宙人+紀昀、告五人+吳仲倫、魏如萱+豪華朗機工、李英宏+新興糊紙文化+齊振涵+李嘉泉、Point許志遠+黃邦銓、蔡孟閶、王宗欣、蘇益良等人皆到場,除了分享這次展覽的創作主題,也透露最不想消失的人事物和合作趣事。

瑪莎被問到最不想消失的事物,他說最不想消失的東西是小時候的照片,「其實這是很簡單的東西,可能就是幾張紙而已,現在的照片對所有的攝影大哥來說就是換記憶卡,少了很多沖片的時間,或者大家也會存在手機裡面,但很多時候照片的電子檔不小心不見了。」他說數位時代,已經沒有把照片拿在手上翻開、撫摸、寫字在上頭的經驗,「現在回想,會想為什麼小時候沒有多留一些照片,我可以拿在手上真實觸摸,時間經過它會泛黃變色。」

魏如萱則笑說今天出來放風好開心,也說到先前陳建騏老師就和豪華朗機工合作,她當時就有過一面之緣。「第一次跟他們開會是我生完孩子第一個恢復的工作,我講話很跳躍、天馬行空,我覺得他們很厲害,把我所有沒有形狀的東西變成一塊一塊實現出來。」她也說最不想要消失的就是青春,也說到前陣子父親、好友以及人生中第一隻養的貓咪過世,「我看起來好好的,但內心很空洞,像是cheese,一個洞一個洞的。談戀愛分手就算了,起碼知道那個人還活著,但死亡我沒辦法面對和接受。」她為展覽寫下歌曲「很難很難」,把捨不得和遺憾放進去,「很真實地說很難很難,我沒辦法一下子就毫不畏懼的面對死亡。」

李英宏也在台上分享當初老師傅提到傳統的紙紮屋工藝都是「有前無後」,不僅象徵時間的流逝並暗指人們是繼續往前無法回頭的,也讓他產生了創作「有前無後」這首歌的靈感。

宇宙人和藝術家紀昀的共同作品「禁止觸摸」,反映了科技進步下日常事物的虛擬化,使我們喪失了許多物品觸感的機會。成員阿奎分享前陣子弟弟去印度帶回一件喀什米爾的織品,「他說這是工人一針一線做的,要我一定要摸摸看,我摸了後想,如果這分享在IG,大家沒有辦法感覺到這麼真實的觸感。」主唱小玉也說最不想消失的是CD,「我本來在展覽的影片是說不想讓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消失,但剛才逛了一圈展,發現好不想讓CD消失,但現在大家都沒有CD player了。」黃子佼笑說:「你家才沒有,我們家都有好嗎!」

而小玉前陣子和「小周迅」林映唯分手,他坦言兩人分開已經有好一陣子,他最近靠認識新朋友、玩狼人殺轉移情傷。他也分享展品「禁止觸摸」帶有反諷意味,「我們的作品是必須要去觸摸的,但摸上去是冷冰冰的材質,像現在的生活如網路消費行為,很多東西買了和實際看到不一樣。」他笑說自己曾網購一雙草編拖鞋,以為是草編的透氣材質,結果拿到時發現拖鞋竟然只是把草編圖案印上去。

瑪莎、家家、魏如萱、宇宙人等出席「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記者杜建重/攝影
瑪莎、家家、魏如萱、宇宙人等出席「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記者杜建重/攝影
瑪莎、家家、魏如萱、宇宙人等出席「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記者杜建重/攝影
瑪莎、家家、魏如萱、宇宙人等出席「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記者杜建重/攝影
瑪莎出席「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記者杜建重/攝影
瑪莎出席「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記者杜建重/攝影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王瞳 馬俊麟 雪莉 網紅 走光 謝忻 宋慧喬 IU 謝震武 黃文星 劉喬安 宋茜 珍妮佛勞倫斯 許維恩 f(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