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30/Jolin沒國語專輯卻拿年度專輯獎?陳珊妮這樣說

2019-06-30 00:18聯合報 記者梅衍儂╱即時報導

金曲獎迎來第3個10年,29日在眾星熱鬧表演中揭開第30屆得獎名單,林憶蓮在高呼聲中封后,比同樣入圍7獎的蔡依林率先拿下第2座歌后,不過蔡依林「Ugly Beauty」奪走最大獎年度專輯獎,「玫瑰少年」也拿下年度歌曲獎,林憶蓮的「0」除了歌后也獲得最佳演唱錄音專輯獎,雙方各贏2獎平手。而歌王則是Leo王和李榮浩的對決,最後由新世代Leo王拿走寶座;最佳國語專輯獎由曾入圍最佳新人的孫盛希「希遊記」抱走。

陳珊妮表示最難選出是最佳國語專輯獎,投票一共投了4輪,最後一輪是林憶蓮和孫盛希,最後孫盛希9票贏過林憶蓮7票,「『希遊記』是在整個國語專輯裡非常大膽特別的,看得出來所有人在裡面的嘗試。」

不過這樣一來,「Ugly Beauty」同樣入圍最佳國語專輯獎卻落榜,反而奪下年度專輯獎,是否產生矛盾?陳珊妮解釋:「年度歌曲和年度專輯要考慮到大眾的共感及傳唱度,還有帶來的社會影響。」年度專輯獎投票時有3位評審迴避,一共投了兩輪,最後「Ugly Beauty」拿下7票,陳珊妮表示:「我們覺得所有的作品裡都有很多很悲傷,在台灣有很多悲傷的氣氛,評審團一致認為蔡依林用快樂的舞曲去療癒台灣年輕人的心情。有很獨特的敘事角度,得到大家共鳴。」

最佳樂團獎由閃靈拿下,陳珊妮說:「很激烈,討論好久,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在討論樂團獎時,所有的評審都希望有樂團專輯獎,現在已經是樂團的時代,比如美秀集團前幾天賣票秒殺,台灣的年輕人看樂團的習慣是有廣大群眾的,樂團專輯跟一般專輯是很難評的,閃靈得獎代表他的感言和自由時代,和時代脈動是連結的,他們作品傳達了當代的現況,還有台灣歷史脈絡,也不只是這麼大範圍,比如『千歲』有關於親情感人的東西,是大家非常推崇喜歡的。」

她也提到,最佳樂團獎評選時旺福、美秀集團,Tizzy Bac、血肉果汁機都有討論,「這次有兩個金屬團,一個是閃靈一個是血肉,很少見,顯現出台灣的音樂其實很多元,我記得落日飛車跟南瓜泥有些討論,他們的曲風比較摩登,花了些時間討論旺福和TB,TB是大家對哲毓很有感情,當然作品也很優秀。旺福如同電影喜劇很難得獎,但他們用很紮實的技術做輕巧的東西,也有評審提到應要讓美秀集團受肯定,既然是樂團的時代,他們正在一個非常好的起步,如果我們給他非常好的鼓勵,或許有很大的進步,樂團真的非常困難。」

陳珊妮也指出本屆金曲獎新舊的撞擊非常重要,「金曲獎必須要考慮到文化性跟大眾觀感,但台灣的流行音樂工業已經改變了,現在有很多小廠牌、新樂團,累積了非常多的群眾,用自己的方式讓自己的作品被聽到,這些東西都在改變當中,這一屆的評審是試著在延續華語音樂的文化脈絡,還要顧到整個產業的未來性,所以我很努力讓這些中生代和新生代的音樂人撞擊和學習,我認為評審團是在提供審美,跟定義未來的趨勢,所以整個過程沒有一個大贏家,我們很認真的在做好提供審美和定義趨勢。」

此外,今年評審團獎並未如同往年在入圍時就公布,而是在典禮上宣布,得獎者王若琳甚至在後台吃便當,有些措手不及,陳珊妮解釋:「就是為了要公平,她才會在後台吃便當,因為今年是金曲三十,我私心不希望評審團獎從缺,這個評審團主觀覺得需要鼓勵的,跟其他獎項的專輯不一樣,我們覺得王若琳鼓勵了很多獨立歌手,她本來是主流歌手,她不接受別人給她的標籤,她就一直做,這個勇敢和想像力是會鼓勵創作者,讓這個時代有更多不一樣的音樂,他的歌曲是英文,也沒辦法被納入國語專輯台語專輯,門檻很高,但這還是一張很棒的需要鼓勵的專輯,還有很多跟她一樣的女性創作人需要被鼓勵。」

下一屆是否也會循此模式頒發評審團獎?她未置可否,「每次的進步就是往前,每個人加起來往前走一步,我們現在很努力在做這件事,也許到明年這個獎項會變成重要的常態獎,也許會有更好的修正方式。」

陳珊妮、蔡依林。圖/報系資料照
陳珊妮、蔡依林。圖/報系資料照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宋慧喬 走光 宋仲基 詹惟中 高宇蓁 袁艾菲 泫雅 曹雅雯 金家好媳婦 任達華 邱琦雯 賈靜雯 隋棠 安苡愛 劉以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