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頭只剩500塊 澎恰恰「借錢借到大家都怕」

20年走一條不流行的路 張四十三下一步要拍電影

「我不流行二十年」展開全台首映計畫。圖/角頭音樂提供
「我不流行二十年」展開全台首映計畫。圖/角頭音樂提供
2020-03-22 13:37中央社 記者鄭景雯台北22日電

成立21年的角頭音樂,去年底推出紀錄片「我不流行20年」,透過導演龍男的鏡頭,回看創辦人張四十三建立獨立音樂廠牌過程,張四十三說,接下來的夢想是要拍電影。

受到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影響,這陣子藝文影視從業人員工作大幅銳減,角頭音樂原定2月要到日本北海道員工旅遊,張四十三在日本還未被列為第三級旅遊警告之前,就毅然決然取消這趟旅程,雖然一賠就是新台幣30萬元,不過他也只是聳聳肩地說,「遇到疫情,這也沒辦法。」

幸運的是他及早取消,否則這趟旅途不只是員工還包含員工家屬,若當時為了不想賠錢而出國,恐怕現在回台會有更多的擔憂。

然而疫情也打亂角頭一整年的計畫,包括原定4月要參與文總在東京的Taiwan Plus活動延期,原定11月才舉辦的愛愛搖滾帳篷音樂節,活動雖在下半年,但贊助商也因疫情狀況未明,多半不敢出手投資,張四十三只好宣布停辦2020愛愛搖滾。

近期的活動則是在全台6個城市舉辦「我不流行20年」城市首映,今天下午將在嘉義、台南、高雄各放映1場,紀錄片裡不只講角頭的存亡考驗,也談張四十三的中年危機。

做為發行獨立音樂唱片的角頭,早些年還能靠實體專輯收入增加營收,但隨著實體銷售下降,角頭的營運多半只能靠辦音樂活動來支撐,今年少了活動收入來源,張四十三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苦笑說,「2020年,角頭沒有計畫,今年就抗疫。」

不過他坦言,這一波疫情反倒可以讓台灣音樂節市場沉澱一下,「台灣這麼小的地方,一年卻有100多場音樂節,投資成本那麼高,大家根本分不到錢,停一下也好。」

張四十三向來總是樂觀,他說,「既然要走上獨立音樂,一定有必須要面臨的困難,那個困難是我已經預設好,我沒在說辛苦的,要甘願做甘願受。」

他表示,角頭最艱困的是創立前5年,「那時我幾乎是以公司為家,一年出6張唱片而且都沒有補助。」薪水發不出來時,張四十三跟會計阿翠不敢領薪,把現有的資金全都給員工。

然而張四十三說,會有現在的角頭音樂,「一切都要感謝音樂人陳樂融。」在成立角頭之前,張四十三曾在綠色和平電台工作,之後也曾在角頭音樂現址設立地下電台,卻因登記申請未通過而罷休。

當時他一度到飛碟廣播應徵主持人,進到複試階段最後卻被陳樂融給刷下來,「後來想想真的要感謝陳樂融,我的氣質跟飛碟也不同。」後續便成立角頭音樂。

從小對黑社會有所憧憬的張四十三,當不成真正的黑社會老大,就把「角頭」作為公司名稱,另一個用意是他認為,「搖滾樂在台灣就應該要叫『角頭』,有稜有角」,融入在地文化的搖滾樂,變得更台味有個性。

接下來張四十三計劃要拍電影,他自豪地說,學生時期拍的短片還得過中時晚報電影獎(台北電影獎前身)。念電影出身的他表示,「我能創作的年紀已經不多了,再不拍片,這個夢想這輩子就無法達成。」說完,他朝窗外吐了一口菸,開始聊起劇本的構想。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羅霈穎 炮仔聲 寶媽 許聖梅 于美人 高圓圓 利菁 曾志偉 言承旭 陳志強 張景嵐 回到未來 王燦 侯怡君 小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