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雪藏差點消失演藝圈 女星熬6年終回歸

獨╱繳不出健保費 金曲4入圍樂團窮到只剩音樂

金曲入圍新人王「告五人」3年有成。記者胡經周/攝影
金曲入圍新人王「告五人」3年有成。記者胡經周/攝影
2020-09-21 18:37聯合報 記者許晉榮/專訪

由雲安、犬青及哲謙組成的「告五人」樂團,成軍3年來,終於如平地一聲雷般在金曲31入圍大放異彩,加上雲安與犬青剛認愛的喜悅,堪稱喜上加喜。只是對於最在意的新人獎,3人臉上忽然浮現小小不安,犬青說:「這屆真的超競爭,每個都是勁敵,也都超可怕,大家都很全面,每一組都很有特色,坦白說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過他們也做好準備,不論結果如何,接下來的共同目標就是早日站上北流與高流舉辦屬於自己的演唱會,雲安說:「我們從第1場的120人開始唱起,然後開始各種大小場演出,歌迷一路跟著跑,上次唱的已是2500人的場,小巨蛋肯定是未來目標,但這需要再磨練一下。」

從法院佈告欄一人一字拼湊出的團名,說起當初莫名其妙的取名過程,忍不住又竊笑,雲安說:「我們3人是曾經想過要重新賦予它的一點意義,但想很久,這名字還真的沒有任何意思。」是否打算改名?3人看了彼此,異口同聲說:「不會!」

去年的專輯「我肯定在幾百年前就說過愛你」一口氣入圍今年金曲獎「最佳新人」等4項獎,但3人都曾有3年過著滿窮的日子,「貴人總在意想不到狀況出現,我們定義的成長,不一定有物質參與或心靈寄託,但過了這一關後,再回頭看以前還真的滿苦的。」

雲安透露一度窮到連健保費繳不出,團長哲謙靠著教課賺鐘點費,勉強支撐樂團往前進,「我們北上表演,演出費用大多給樂手老師,基本上我們幾乎是無酬演出。」而3人憑著一股對音樂的熱愛,苦中作樂熬出頭,才有今天3年有成的「告五人」。

金曲入圍新人王「告五人」3年有成。記者胡經周/攝影
金曲入圍新人王「告五人」3年有成。記者胡經周/攝影
金曲入圍新人王「告五人」3年有成。記者胡經周/攝影
金曲入圍新人王「告五人」3年有成。記者胡經周/攝影
由雲安(右起)、犬青及哲謙組成的「告五人」樂團。記者胡經周/攝影
由雲安(右起)、犬青及哲謙組成的「告五人」樂團。記者胡經周/攝影
由雲安(左起)、犬青及哲謙組成的「告五人」樂團。記者胡經周/攝影
由雲安(左起)、犬青及哲謙組成的「告五人」樂團。記者胡經周/攝影
由雲安(右起)、犬青及哲謙組成的「告五人」樂團。記者胡經周/攝影
由雲安(右起)、犬青及哲謙組成的「告五人」樂團。記者胡經周/攝影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